大宗商品低迷期非洲面临三重危机挑战

——以非洲五大经济体为例近期肯尼亚和津巴布韦的政治危机吸引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其实类似危机隐患在众多非洲国家存在,政治危机背后是经济和社会危机。尼日利亚、埃及、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是当前非洲五大经济体,也是中国开展对非“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国家。受近年来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及全球局势整体动荡影响,五国同样面临不同程度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挑战,需要中国投资者重点关注,尽力规避风险,实现合作双赢。

Contemporary World - - 当代世界 - ■ 李智彪/文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2.014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015 年数据,尼日利亚、埃及、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安哥拉是当前非洲五大经济体[1],五国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非国内生产总值的60% 以上,对非洲大陆整体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走向影响巨大,同时也是中国开展对非“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国家。然而,伴随近年来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严重依赖石油和矿产资源生产与出口的非洲五大经济体经济、社会与政治形势面临严峻挑战,不仅影响各国正常发展进程,而且也对中国在非洲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成挑战,需要中国投资者重点关注。

根货币贬值、通胀高企和增长低迷构成的经济危机

非洲五大经济体同时也是非洲油气和矿产资源生产与出口大国,五国经济发展普遍倚重对外贸易,对外贸易又以出口初级产品、进口工业制成品为主要格局,即使是工业相对发达的南非,以矿产品为主 的大宗商品出口也占其出口收入的一半左右。这种贸易结构导致各国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变化比较敏感。自 2014 年 6月起,以石油为主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经历了一波长时段的持续快速下跌潮,其中石油价格从每桶 100多美元跌至最低30多美元,铁矿石、铜、铝等基础金属类矿产品价格也经历了较大幅度的下挫,这对非洲五大经济体宏观经济形势产生了较大影响。

首先,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五国出口收入急剧萎缩,出口收入萎缩又引发各国货币大幅贬值或汇率剧烈波动。尼日利亚货币奈拉对美元的年均汇率2015 年为 193:1, 2016 年贬至 254:1,2017 年预计将贬至约314:1。埃及原本实行埃磅盯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但在外汇极度短缺并影响到国内经济正常运行的情况下,埃及央行不得不于2016 年 11月放弃固定汇率制,让埃磅根据市场供求自由浮动。之后埃磅进入快速贬值通道,埃磅对美元汇率很快就从原先的 8.88:1 贬至 16:1,预计 2017 年年均汇率将贬至约18:1。安哥拉货币宽扎对美元的年均汇率2015 年为 120:1,2016 年贬至 165:1,2017年预计为167:1。南非货币兰特对美元汇率呈短期波动态势,如2016 年1月份在 16:1 上下波动,9月份又回升至 14:1 左右,2017 年预计保持在13.6:1 的水平。五国中只有阿尔及利亚因外汇储备相对充足(2015年底总额为 1430 亿美元 本币对美元

),汇率基本保持稳定。

其次,出口收入萎缩和本币贬值又引发各国通胀率攀升,五国中通胀问题最严重的是安哥拉。2009— 2015 年间安哥拉年均通胀率一直在 10% 上下波动,2016 年猛增至32.4%,预计 2017 年和 2018 年将继续保持在 30.9% 和 20.6% 的高位。尼日利亚和埃及的通胀问题也较严重,2016 年两国年均通胀率分别为 15.7% 和 10.2%,预计 2017 年和2018年两国通胀率将继续保持在两位数水平。相对而言,南非和阿尔及利亚的通胀率比较温和,基本保持在6%上下的水平。由于五国贫困人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