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政党政治的特点、原因及其走向

Contemporary World - - 国别政治 National Politics - DOI: 10.19422/j.cnki.ddsj.2018.09.017李永春

内容提要 韩国政党政治最为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各个政党的聚散离合非常频繁,很难找到一个长寿政党,究其原因在于激烈的派系之争、浓厚的地域主义色彩、滞后的政治制度。在2018年第七届韩国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的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掌握了中央和地方的主导权,并在下届总统选举中处于有利地位,而遭到大败的在野党则将陷入新一轮的聚散离合。 关键词 韩国;政党政治;聚散离合;地方选举

纵观韩国政党政治的历史,可以发现一个显著特点:在每次重要的选举前后,都会有一些旧政党消失,一些新政党出现,政党的聚散离合异常频繁,令人眼花缭乱。据统计,自 1945年光复以来,韩国先后出现过 500多个政党,诸多政党的平均寿命只有三年左右,甚至不足一年。因此,如果一个政党能存续十年就被称

”。[1]

为“长寿政党 近年来,韩国政坛经历了闺蜜干政、总统朴槿惠被弹劾、提前进行总统选举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导致韩国政治版图发生巨大变化。但韩国政党政治的这种特点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韩国政党政治的这种痼疾导致2018年韩国地方选举中执政党的大胜和在野党的惨败,而这一结果又将对今后韩国政党政治的走向产生直接影响。

韩国政党政治的特点:聚散离合 一、新国家党分裂为正党和自由韩国党

“闺蜜干政”事件的爆发对新国家党造成巨大冲击,以金武星、刘承旼为中心的“非朴派”提出“亲朴派”要引咎辞职,但通过排挤打压“非朴派”掌握党内主导权的“亲朴派”却拒绝放弃权力,结果导致众多“非朴派”集体脱离新国家党另立门户,创建了“正党”,留下的部分“非朴派”与“亲朴派”则将党名更改为“自由韩国党”。2017年,自由韩国党举行党代表选举,曾经的“亲朴派”新国家党议员洪准杓当选为党首,随后便宣布开除朴槿惠党籍,以此项措施为由,曾经脱离该党加入正党的大部分议员重新回归自由韩国党。朴槿惠遭 到弹劾之后,自由韩国党提出要清算“亲朴派”,一来可以与朴槿惠划清界限,二来可以借机确立“亲洪派”的主导权。在 2017年年底举行的院内代表竞选中,“亲洪派”金圣泰最终获得胜利。金圣泰从政后与金武星关系密切,是 2017 年 1月脱离新国家党的 33名“非朴派”议员之一,创建正党后担任事务总长等要职。但2017 年 5月却应自由韩国党总统候选人洪准杓之邀回归自由韩国党,转而成为“亲洪派”核心人物。由此可见韩国政客的善变与政党政治的乱象。

二、国民之党的分裂与正未来党的创立

在朴槿惠遭到弹劾之后举行的早期大选中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只位列第三。大选失败之后,在2017 年8月召开的全党大会上安哲秀当选为国

民之党党首。他总结大选失败的原因在于国民之党的传统票仓局限于湖南地区,其支持力量主要是进步势力。为了实现更为远大的政治目标,即在2018 年 6月地方选举中获得支持率第二名,在 2020年国会议员选举中成为第一大党,进而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获胜入主青瓦台,安哲秀决定将国民之党与刘承旼的正党合并,打破地域主义的束缚,团结乐见改革的保守派人士和理性的中间派力量,创建一个全国性政党,积极推动政治改革。[2]而大选失败之后,以金武星为首的一大批议员脱离正党回归自由韩国党,致使正党的力量大为削弱,甚至失去了国会交涉团体的资格。为了个人的政治生涯及正党的存续,陷入窘境的刘承旼当然愿意与安哲秀合作。但是,两党的合并遭到国民之党内部湖南籍议员的坚决反对,他们批评安哲秀与保守势力“野合”背叛了湖南地区的民心和金大中总统倡导的“阳光政策”,从而在国民之党内部形成了“统合派”与“反统合派”之间的尖锐对立。两派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国民之党分裂“,反统合派”创建了“民主和平党”,而“统合派”则与正党合并,创建了“正未来党”。

三、民主和平党与正义党组成共同交涉团体

民主和平党在创建时只有14 名国会议员。根据韩国《国会法》规定,只有拥有20名以上国会议员的政党才能在国会组成交涉团体,与其他交涉团体谈判磋商,参与组建各常任委员会、审议通过主要法案和预算案等重大政治议程。民主和平党创建后因无法在国会组成交涉团体,因此在国会和媒体上均备受冷落,无人问津。与此同时,在国会只有6个议席的正 义党也无法独立组成交涉团体。如果两党合作,议席达到20席,正好满足可以组成交涉团体的条件。于是,处境相同的民主和平党与正义党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在议政活动中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就共同组建交涉团体展开协商。但是,由于政治倾向不同,合作一事在两党内部均遇到巨大阻力。经过多轮艰难谈判,两党于2018年 4 月 2日正式宣布组成共同交涉团体,名称定为“和平与正义的议员聚会”,交涉团体代表由两党轮流担任,运作期限截至20届国会任期届满。“和平与正义的议员聚会”成为国会第四个交涉团体,引发韩国国会格局的变化,即“进步阵营”与“保守阵营”的比例由原来的1:2 变成2:2,维持了一种均衡局面,在“朝小野大”的形势下握有关键性一票。

韩国政党聚散离合频繁的原因

一、韩国政党派系之争激烈

韩国政党聚散离合非常频繁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其内部激烈的派系之争。对韩国的政党进行深入分析可以发现,每个政党内部均存在着不同派系。虽然韩国政治已经脱离了威权主义时代,民主化取得了相当进展,但至今仍然存在着威权主义的残余,即党首仍保留着巨大的权力,例如,国会议员选举时党首掌握着推荐本党候选人的公推权,党首可以利用这个权力推荐支持并忠于自己的人,排挤打压与自己作对的其他派系的人。因此,为了争夺本党的主导权,这些派系必定展开激烈的竞争,其结果往往导致该政党的分裂与重组,不断出现新的政党。近年来,这种状况愈演愈烈。在 2016 年 4月举行的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中,保守政党新国家党遭到惨 败,直接导火索就是围绕推出候选人的公推,“亲朴派”与“非朴派”展开激烈争斗引起了选民的反感。而在进步政党内部,同样也存在着激烈的派系之争。2014 年 3月创立的“新政治民主联合”内部主流与非主流之间的对立非常尖锐,最终导致安哲秀带领一批湖南籍议员另起灶炉创建国民之党,留下的一派则将党名更改为“共同民主党”。在第20届国会议员选举中,国民之党成为“黑马”,在共同民主党的大本营湖南地区获胜,打破朝野两党长期把持国会的格局,时隔20年再次确立了“三党体制”,从而掌握了国会运行的决定性一票。

二、韩国政党具有浓厚的地域主义色彩

韩国政党聚散离合频繁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浓厚的地域主义色彩。由于历史原因,韩国的主要政党都拥有自己的传统票仓地区,如保守政党的选票主要来自岭南地区,而进步政党的选票主要来自湖南地区。韩国的政党争取的对象并非全体选民,而只是特定地区的选民,具有非常大的地域局限性。各个政党均充分利用不同地区之间的竞争关系甚至是敌对情绪,在自己的大本营获得压倒性的支持,而这些地区的选民也基于地域感情,无条件将选票投给本地区的政党或候选人,而不是以各政党提出的竞选纲领或候选人的优劣为标准。因此,每当选举时各政党虽都提出要取得全体国民支持的口号,但至今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取得全国各地选民的普遍支持。例如,国民之党内部大部分湖南籍议员反对与正党合并,最终退党创立民主和平党,不仅是因为对植根于保守政党新国家党的正党怀有强烈的排斥感,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安哲

秀对文在寅政府积极推行的“清算积弊”政策持消极态度,由此引发湖南选民对安哲秀及国民之党的不满情绪,导致其在总统选举中败北。为了继续得到湖南地区选民的支持,他们只能脱离国民之党另起灶炉。

三、韩国政党政治制度滞后

综观韩国政党政治的历史,可以发现在每次重要选举前后,以某些政党领导人为中心,各政党均会出现频繁的聚散离合,这种现象表明韩国政党政治的制度化水平依然较低,即使实现民主化以后已经过了30 年时间也尚未看到明显的进步。因此,在韩国政界和学界主张尽快改善滞后的政治制度,以便促使民主主义正常运行的声音高涨。例如,在韩国国会中, 只有取得国会院内交涉团体资格的政党才能直接参政议政,致使那些不足20个议席的政党为了扩大其政治影响力,采取一些权宜之策,要么与其他政党合并保留院内交涉团体资格,要么合作组建共同交涉团体。因大部分议员退党失去院内交涉团体资格的正党为了存续其政治生命与国民之党合并创建正未来党,而民主和平党和正义党最终克服党内的重重阻碍组建院内共同交涉团体“和平与正义的议员聚会”,就是两个典型的案例。这些合并创建新政党或合作组建共同交涉团体的政党,在政纲、政策、路线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而且在特定地区互为竞争对手,因此舆论对这种合作关系能维持多久均表示怀疑。

韩国政党政治发展的未来走向 一、共同民主党将获得中央和地方权力的主导权

在 2018年第七届韩国地方选举中,共同民主党获得压倒性胜利,从而掌握了地方政府的主导权。首先,在全国17个市、道、广域行政区首长竞选中,共同民主党在14个地区获胜,自由韩国党仅在2个地区获胜,无党派人士元喜龙在济州道获胜。其次,在全国226处基层政府领导选举中,共同民主党在151处获胜,自由韩国党只在53 处获胜。[3] 地方选举当天,韩国还在全国12个选区同时进行了国会议员再选和补选,共同民主党在 11个选区取得胜利,其在国会的议席数增至130席,而自由韩国党只

在一个选区获得胜利,其在国会的议席数增至 113席,共同民主党将与自由韩国党的差距扩大为17席,有利于其今后在国会掌握主动权。此外,如果加上对共同民主党友好的民主和平党 14席、正义党6席、民众党1席及无党派2席,泛进步圈的议席将达到153席,超出了泛保守圈的议席数(147席),同时也超过了国会全部议席300席的半数,有利于青瓦台和政府提出的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4] 但是,国会“朝小野大”的格局依然存在,仍保留近半数议席的保守政党将全力阻击,而民主和平党和正义党在一些议题上与共同民主党存在分歧,不可能无条件予以支持。因此,如何处理好朝野关系将成为决定今后政局走向的关键因素。

二、2018年地方选举将成为下届总统大选的风向标

随着在地方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共同民主党内有望参加下届总统选举的候选人队伍逐渐壮大。在此次选举中,朴元淳不仅成为史上首位三次连任首尔市市长的人,而且还因对共同民主党在首尔市区长选举中大获全胜有功受到好评,由此在党内确立了作为下届总统选举候选人的有利地位。金庆洙虽然是任期还未满两年的初选议员,但通过此次选举成功当选庆尚南道知事,从而提高了其在全国的知名度。在 2017 年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竞选时,李在明曾以 0.3%的微弱劣势排在安熙正(21.5%)之后,位列第三,2018年 3月安熙正因涉嫌性侵害退出政坛之后,李在明一跃成为下届总统选举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但是在此次选举中,李在明虽然最终当选京畿道知事,但却因“辱骂兄嫂”“女演员丑闻”等事件不仅 饱受保守势力的攻击,还受到共同民主党内一些人的批评,致使其形象遭受损失,导致其支持率大幅下跌。[5]

与共同民主党阵营人才济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在选举中惨败,在野党的洪准杓、安哲秀、刘承旼等参加过上届总统大选的人均引咎辞职,若想“东山再起”将困难重重。今后,在野党阵营中主张“革新保守”的年轻一代有望成为下届总统大选的潜在候选人,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元喜龙。元喜龙以无党派身份参加济州道知事选举最终成功连任,得到全国选民的关注,从而为参加下届总统大选打下基础。

三、在野党将陷入新一轮的聚散离合

在此次地方选举中遭到惨败的在野党陷入混乱之中,均面临着重新洗牌。虽然以前党首洪准杓为首的领导层引咎辞职,但围绕着党的出路和路线等重大问题,自由韩国党显示出内讧激化的兆头。尤其是围绕着是否召开全党大会选出新领导层一事,赞成派和反对派形成尖锐对立。赞成派主张应该提前召开全党大会,以便早日实现党政运营正常化,而反对派则主张首先应该组建非常对策委员会收拾残局,进行深刻反省,寻找出路。新当选的党首将拥有2020 年国会议员选举的公推权。因此,一些重量级议员对竞选党首表示关心,暗自展开竞争。担任代理党首的金圣泰提出了一套改革方案,其主要内容是:解散中央党;组建非常对策委员会,从外部引进委员长;变更党名。但是,该方案遭到了部分议员的反对,而且这些措施与该党以前提过的改革方案相比并没有多少新鲜的内容,能否奏效值得怀疑。

正未来党也处于相似的境地。以刘承旼为首的领导层集体辞职,院内代表金东哲任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他表示为了参与第20届国会后半期各委员会的组建,要尽快选出新的院内代表,并选出新一届领导层。关于与自由韩国党合并的可能性,金东哲称自由韩国党是没有资格标榜保守的守旧政党,不会与这种政党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甚至合并。而关于与民主和平党重新结合的可能性,金东哲称不可能与基于湖南地域主义的民主和平党重新结合。虽然正未来党提出了“成为合理的进步与改革的保守共存的新政党”的目标,但是将分别来自国民之党和正党的具有进步与保守两种完全不同理念的议员捏合在一起并非易事。因此,如果在野党在进行改革之后,其政党的支持率仍无起色,面对2020年国会议员选举,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新一轮的聚散离合。

[1]《韩国政党频繁的聚散离合》,载《世界日报 》, 2018 年 2 月 16 日,http://www.segye.com/ newsView/20180214002137。[2]《安哲秀希望成为“非文在寅阵营”的代表

》,载《周刊东亚》,第 1121 号,2018 年 1 月 10 日, http://weekly.donga.com/List/3/03/11/1183506。

[3]《民主党席卷地方议员选举》,韩联社,2018 年 6 月 14 日,http://www.yonhapnews. co.kr/politics/2018/06/14/0502000000A KR20180614059700001.HTML ;《基层政府领导

选举中民主党在151 处获胜》,韩联社, 2018 年2 6 日,http://www.yonhapnews.co.kr/bulletin/月2018/06/14/0200000000AKR20180614064700001. HTML?from=search。

[4]《民主党议席从 119 席增至 130 席》, 2018 6 14 日,http://www.

韩 联 社, 年 月yonhapnews.co.kr/bulletin/2018/06/13/0200000000A KR20180613101551001.HTML?input=1195m。[5]《地方选举胜者=总统选举潜在候选人?》,载《世界日报》, 2018 年 6 月 20 日,http://www. segye.com/newsView/20180619002468。

在2018年第七届韩国地方选举中,共同民主党获得压倒性胜利,从而掌握了地方政府的主导权。图为2018年6月13日,选民在韩国首尔一个投票点参加地方选举投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