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环球人文地理》公众号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3 2016年二月的最后一周,我在成都宽窄巷子著名的香积厨和诗人李亚伟、尚仲敏喝茶。这些年,亚伟往返于成都和云南,潜心在版纳写“大东西”。阳光灿烂,认为中国诗歌刚开始有点像模像样的李亚伟如释重负地说:要有个性,要安静、更安静地写东西和干活儿。

此言深合我心。我们的门萨拉雅,首先是一个安静的有着自己倾向的平台,或者未来会被更多的人关注甚至批评,但他的艺术内心是水晶一样的;或者最终会消失在网络时代的灰尘里,那也并不重要,因为我们开放过,然后凋谢,过程原本就是一种贡献。

低调做事的人原本不少,今天又增加了门萨拉雅。

而艺术圈的蝇营狗苟看得太多,你甚至已经开始想念梵高们喝苦艾酒的时代。感谢不良媒体无底线的操守,感谢某些艺术奖,感谢那些恶劣的让我们的眼光变得刁钻的人和事,是你们,给了我们做这个微信号的信心;是你们,让我们重温卡夫卡、塞尚,甚至一部分的草间弥生;是你们,让更多的优秀者沉默,然后在沉默中走向更优秀和历史。

然后,门萨拉雅有自己的选稿和写作方向。我们关注的艺术家和作品,包括了文学、影像、摄影、绘画、音乐、建筑……一切属于艺术的,都是我们努力关注和呈 现的。我们不拒绝流行,但我们拒绝流行中的糟粕,尽管糟粕已经像八十年代乡村的苍蝇那么多;我们关注作品,也关注艺术家本身,甚至有时候会八卦,但那些八卦,是传奇,更是地球这个江湖上的风流和风云往事;我们关注活着的艺术家,也怀念到天上喝酒的那部分先行者,在精神上,活着的阿来、阎连科、芒克,原本就和马尔克斯、狄更斯、里尔克是一个酒桌上的人;我们关注青年,也关注名家,尽管我们有些小脾气,比如讨厌某些跑奖的小白脸或者小花脸,不耐烦热爱多年的某本文学名刊为什么将某老先生的一个小说连载了许多年而至今未完(太多人其实有着同样的疑惑),但是,他们真正的好作品我们也愿意推介和深度评论。

你看,面对好的艺术,谁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现在我们越来越喜欢胡适的话:宽容比自由更重要。最后想讲一个故事。我的一个成名于上世纪的诗人朋友赵野,最大的特点是寡言少语,后来他把80后女艺术家关晶晶领到大理做了法定配偶,而著名美女关晶晶同学,夸张到一天最多讲十句话,有一次她用五个“嗯”和六个“不清楚”把一位记者崩溃得落荒而逃,这两个沉闷的家伙婚后的生活极度可疑,怎么交流呢?再后来,同样不爱说话的艺术家杨科经我介绍认识了赵野,介绍完后我就出差去了,一周后回来,惊奇地发现赵野居然还在杨科的总统套房里住着。我很惊讶,问杨科:你们两个都不爱说话的人怎么交流呢?杨科懒洋洋地吐出一串烟圈,说:不交流,就这样坐着就很好。

在重庆师范大学的一个讲座上,有人问我艺术的力量是什么,我就讲了上面这个故事,然后慢悠悠地说: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