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ong Son Ra老挝长山山脉生物调查记

An Eco-biological Expedition in Laos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湄公河流域的热带雨林辽阔、富饶,养育了丰富的物种。在越南和老挝的分界山岭长山山脉的南部,丛林茂密,终日无晴,在这里,先后发现了巨鹮(huán)、中南大羚等珍稀物种。而在长山山脉北部,干、湿两季分明,是大中型猛兽的理想家园。

尽管老挝生物学家詹他维(Chanthavy)把长山山脉比喻成中南半岛上的“最后一片净土”。但在过去的20年里,老挝境内的森林正以每年5万公顷的速度消失,来自外国的木材公司从没停止对长山山脉的骚扰,而一些野生动物偷猎者和贩子也趁虚而入。

当我完成了滇西南天然林破坏调查后,我就参加了湄公河流域长山山脉的“生物多样性视觉探索” (以清晰的图像为证据,在一个特定或热点区域进行生物调查)。此次探险队由7人组成,包括两名中国摄影师、两名老挝生物学家、一名老虎专家以及两 名丛林向导。我们在50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展开生物多样性调查,尽可能记录这一地区的昆虫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动物中的珍稀物种。

琅勃拉邦是老挝第二大城市,聚居在此的中国人已快超过当地人。城市北侧就是湄公河,河边密集地点缀着法式酒吧和旅馆。每个酒吧门口都有一对雕塑,就像我们中国守门的石狮。细看后才发现,这类雕塑中有老虎,有金猫,其生殖器都被刻画得异常突出。当地人告诉我,老挝人认为大猫是雨林的守护神,能保佑他们繁衍、生息。

了!”西维利说完,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越南朋友开办的旅馆前。他指着盘子里黑乎乎的东西说:“印赛科特,印赛科特!”我上前一看,原来是硕大的蝗虫。相比100 公里外偏爱吃猴子肉的越南人,这里的老挝人要文明且环保不少。在老挝,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当地人对昆虫都情有独钟,金龟子、蜻蜓卵、蝎子、蜘蛛、胡蜂,统统被认为是十分美味的食物。

进入南尔国家公园并不容易,我每天不断与管理办公室商谈调查和拍摄计划,其他人则负责准备物资。最后,我们被告知:老挝华磐省农业部的批文要一周后才能下发。

老挝人做事拖拉,可能和其特定的秉性有关。在这里,我们每天都可能被叫到一个不知名的村子,和村民们一起喝酒、吃肉,要不然就是参加当地的露天舞会。一到星期五,当地人基本没心思工作了,管理办公室也只上半天班。梁小光风趣地说:“老挝人只要有一点值得高兴的事情,就会去庆祝一番。”

巧合的是,当我们再次来到了一个村子参加庆祝酒会,我却巧遇了几年前认识的一个熟人——鲁特。鲁特曾经是保护区的巡护工作者,也是当地的警察。原先他总喜欢背一支中国制造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这是因为在山里巡护

这个东西可以猎杀麂子和小鸟。”

在一定限度内,政府允许当地村民狩猎,但对武器的要求和猎物有着严格的限制。在荣东镇周围,经常可以看见一张相同的海报,上面的内容翻译过来就是“五项绝对禁止”——老虎、云豹、金猫、大灵猫、水獭是禁止射杀的,野猪、水鹿、赤麂和部分鸟类、鱼类,则可以在某一季度猎取。当然,部分珍稀的爬行动物也列入了禁猎范围,包括巨蜥、鬣蜥和蝾螈。

华磐省人口稀少,因为农业耕种不能维持村民的正常生活,因此他们大多都有狩猎的习惯。对于一个 500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来说,打破村民的狩猎传统显然有些极端,因此保护区成立后也放宽了对狩猎的限制。从科学的角度分析,合理狩猎也会对某些物种种群进行优化。比如,猎人在猎杀野猪的过程中,威力有限的弓箭只能猎取一些老弱病残的个体,留下的则是健康、优秀的个体。

鲁特原来在巡护队时,主要任务就是震慑那些 从外边来这里“找宝贝”的人——他们有可能杀死长臂猿、犀鸟、陆龟、豹子甚至老虎等珍稀动物。2007年,他们的巡护队就查获了一名越南籍男子,从该男子的行李中,队员们找到了受到保护的水龟和禁用的化学麻醉药,与当地村民使用的天然麻醉药不同,这种麻醉药会给大面积水体中的鱼类带来灾难性的后果。鲁特还曾经在长途汽车站拦截一个外省人,在其行李中找到了亚洲金猫的尸体。因此,鲁特不停地说,恐怕外面的人带来不良风气,让当地人也学会胡作非为了。

当我们接到进入许可时,却没有那么兴奋,梁小光在调整地图和GPS之间的坐标系,我和动物学家菲查伊则反复地检查设备设置和其他物资。面对从未经历过的如此大强度的考察行动,我们心里都没底。

在旱季,丛林里的野兽虽然活动较为频繁,却

心的就是南尔国家公园的老虎消失。据他了解,自成立国家公园后,曾有几个村民抬着一只老虎到荣东镇上来卖,最后被警察送进了监狱。随后的几年中,红外线相机记录的大猫境况一年比一年糟,偷猎十分猖獗,巡护队却很难发现偷猎者行踪。

一个多月后,我们来到长山山脉西北边缘。长期的跋涉,让每个人的脚步都变得趔趄。挡在我们 前面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波尔指着它说:“帕劳山!”帕劳山是南尔国家公园内最高的山峰。

再往前,便是长满尖刺的植物和盘根错节的竹林,我们无路可走。西吉安将肩上AK47的弹夹卸下,退出了枪膛中的子弹,把这个铁疙瘩包裹起来塞进背囊,换出了一把砍刀。我们也只能披荆斩棘,连滚带爬地前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