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bian

秘境马边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对于本刊编辑部同仁来说,不久前深入四川小凉山的那次采访,堪称我们在多次采风经历中最难忘的风情之旅。

在此之前,我们所理解的小凉山,似乎只是一片充满野性的土地,然而出乎意外的是,就在小凉山腹地,还有一片幅员面积2300余平方公里、素有“金山银水”美誉的富饶之地,那就是彝族、苗族等众多民族同胞的“莫伙拉达”——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

从乐山城区出发,驱车一路南行,进入马边地界后,景色就变得愈来愈幽美。山峦翠绿,叠嶂相连,高大乔木四时繁茂,四季常青的群山,应和着峡谷中昼夜不息的飞瀑、流泉,让人心境怡畅。

马边县城规模不大,但却玲珑精致。马边河横贯县城而过,两岸的河堤修建得极为精巧,河堤的行道上,暗红色的地砖向两边延伸,与垂下的柳枝相互映衬,相互依伴。行道上,花坛里草木茂盛,鲜花朵朵,景色怡人。宽敞的临河小路、高低错落的园道、精致乖巧的小花园、艺术气息浓郁的景墙,时时透露出彝族特色。入夜,在一位当地彝族 诗人的陪同下,我们漫步于大街小巷,在越来越浓重的夜色中,河水依旧潺潺流淌,桥上行人三三两两,其中不时有身着彝族传统服饰的少女飘然而过,河对岸,老树婆娑朦胧,依稀可见……如此的场景,让人顿生宁静之感。

小城马边,位于横断山脉东部、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境内山高、坡陡、谷深、切割大,海拔 3000米以上的山峰有43座,最高点就是海拔4042米的大风顶。而马边河纵贯全境,乡镇、村寨沿河坐落,犹如串珠迤俪远去。

崇山峻岭造就了秀丽的自然风光。放眼马边,大风顶、药子山、黄连山、东风林场、马边河、大王山等众多山水奇境星罗棋布,很有些“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意味。在大风顶国家自然保护区,云海、花海、日出、佛光构成了“四奇”,山林之间,大熊猫、锦鸡、岩羊、羚牛时有出没,鸽子树、高山杜鹃和冷杉层次分明,高山草甸伸向远方;“穿牛鼻”绿水青山环抱,成为远离喧嚣、回归自然的“世外桃源”;马边河蜿蜒曲折,平缓时成潭,湍急时成瀑,两岸绿竹相衬,群山簇拥;大王山上,万亩草场逶迤而

马边位于四川盆地西南边缘小凉山区。从具体的地理方位来看,马边处在乐山之南、宜宾之东、西昌之北,也可以说马边正处在这三地的交汇之处。这一带过去虽然分别是古代嘉州、叙府的属地,但实际上后来主要成为了彝人的领地,为大大小小的彝人部落占据。到了元、明以后,经过土流并置、改土归流之后,逐步有了吏治,马边境域前后分别领属于四川布政使司、马湖府、沐川长官司、赖因乡和荣丁乡等。

马边一名的出现,跟它接壤的一个高原深水湖有很大的关联,这个湖叫马湖,是很早以前地震留下的古冰川堰塞湖,与邛海、泸沽湖齐名。马湖形如月弯,风光秀美,明人姜麟有“乌蒙江上风和雨,洗 出人间一马湖”的诗句,可见其灵秀。据《雷波厅志》记载,“昔人以牡马系湖岸,湖中龙出与交,后产异马,因而名之马湖。”显然,这只是一个民间传说,马湖的得名是否跟当地的马有关系,还需要考证。

明朝洪武四年(1371),置马湖府,管辖范围中就包括现在的马边县地;明朝万历十七年(1589),马湖府上报增设“马湖安边厅”,开始在赖因(今马边县城)建城,派驻“马边营”,驻扎士兵两千,目的是为了守备马湖边境的“边徼之末”。当然,这已经成为了边地往事,这一队兵马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崇山峻岭中,但正是这个“马边营”,不仅勾连出了马边之名,也让兵戈的喧嚣替代了这片土地亘古的蛮荒与寂静。

马边在唐宋以前是个彝族寨子,名叫

攒进四川,先后到马边、屏山等地采集,历时10个月,在小凉山采得标本1千号,2万余份,木材标本2百段。而汪发攒的工作刚完,1931年春,卢作孚创建的中国西部科学院就派出杜大华、秦沛南、孙祥鳞、彭彰伯等人到马边,采集植物标本142 号 ;1934 年,中国西部科学院又派杜大华、孙祥鳞在马边、屏山两地采集植物标本493号,后来这些标本分别送国内相关的学术机构。而在这次考察中,他们总共派出了生物研究所、地质研究所的12名学者,其中包括发现攀枝花矿脉,有“攀钢之父”美誉的常隆庆先生;在5月至11月的半年时间内,历尽艰辛到大小凉山地区进行调查,撰写出了详实的调查报告《雷马峨屏调查记》,详细介绍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土壤、气候、植被和风土民情。

此后,考察的队伍更加密集,如1935年,成都中央军官学校的教官徐孝恢等组织了一个考察团,从马边出发考察凉山,写出了《治理凉山夷区的方案》呈交政府。1940年8月,四川省政府边区施教团来 到马边,前后二十多天时间中,对马边的教育、民情、物产、彝务等进行了考察,考察成员分别以专题撰文,合编出了《雷马峨屏纪略》一书。1941年7月,西南联合大学川康科学考察团穿越大小凉山,曾昭抡教授带领学生徒步到达马边,后来他写出了《大凉山夷区考察记》一书,影响深远。

应该说,上面这些只是当年马边考察中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实地调查彝族社会现状,了解这些未开垦的土地中的自然资源,并为开发马边等大小凉山制定出发展计划。特别是在抗战之中,西南的战略地位凸显,这块过去被人视为蛮荒之地的边疆几欲变成了一块热土。

马边作为一个少数民族边城,位置非常特殊,被称为“西南边区之中心,汉夷贸易之总枢(平福增《雷马屏之农业》)。”

马边处在汉彝杂处地区,可以说是通往小凉山的北大门,由于地理关系,过去的马边是汉彝之间发生关系最为密集的城镇。从历史记载来看,马边

(左右页图)位于小凉山腹地的马边,不仅拥有原始而惊艳的自然风光,同样拥有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大风顶的高山草甸,气势磅礴,夏季万亩杜鹃花热烈绽放,珍稀动植物在这里尽情地舒展生命的力量。

(上图)图为马边梯田风光。高山深谷的地貌,在人们的辛勤改造下,同样呈现出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