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ing to the West

走西口的百年孤独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这是一首在中华大地传唱百余年的民谣,歌词简单朴实,催人泪下,描述了一位年轻女子与即将踏上走西口征程的爱人依依惜别之情。

那是一段难以述说的沉重历史。几百年前,山西、陕西以及少量河北的百姓,怀着对未来的向往,逐步越过长城,进入尚未开发、人烟稀少的蛮荒地区,开垦耕作,经商谋生。这就是中国近代数次大移民之一,前后持续了四五百年的“走西口”。

明末清初,因为人口膨胀,加上战争和天灾的频繁肆虐,许多百姓流离失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与此同时,长城以北的蒙古地广人稀,游牧民族在广袤的草原上逐水而居,养牛牧马,大片荒芜的土地,对于长城内的农民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但在很长时间里,由于朝廷对蒙古地区防范严密,甚至长期采取封禁政策,因此走西口最初还是比较隐蔽的小规模活动,且以行商为主。

随着清王朝的统治地位日渐巩固,朝廷逐渐放宽了对蒙古地区的限制政策,鼓励放垦蒙地、发展农业。于是,晋、陕、冀等地民众呼朋唤友,三五成群,越过杀虎口、张家口等关口,前往蒙古地区各个大小城市谋求生路。一些小商贩,趁着关口内外物资相互需求的社会现状,抓住机会进行买卖,逐渐富甲一方。有了这些成功者作为榜样,更多的人被带动起来,走西口逐渐成为潮流,规模日渐扩大。一代代走西口的汉子,带着亲人的嘱托,就这样毅然离开家乡,去口外寻找希望与财富。

走西口极大地加强了口外边地与内地的联系,推动了塞内外物资的交流,也带动了民族和文化的交流、融合。以晋商为代表的旅蒙商人,还开辟了一条从茶叶产地福建,跨越长江、黄河,经蒙古沙漠、西伯利亚,深入欧洲腹地的国际茶路,推动了商品经济的发展。

对口外蒙古地区而言,内地的大批移民,带来了较为先进 的农耕技术,促进了农业的发展。中国传统的农耕界线因此逐渐向北推移,蒙古地区单一的游牧经济发生了变化,逐渐形成了农牧并举、蒙汉共居的社会状态。到了清朝中叶,塞外的粮食种植已不仅能满足当地需要,而且还可向长城以南地方大量供应,以至于有了“塞上谷仓”之称。

可以说,走西口不仅是口内汉人的希望,也是口外蒙民的希望,但从迈出第一步开始,就注定了那是一段艰辛而坎坷的征程。关山难越,长河阻隔,西行路上充满艰辛和酸楚,生离死别的痛苦时刻充斥心间;荒凉辽远的大漠不见人烟,一成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