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ertification Control中国西北的治沙路

Achievements and Deficiencies in Northwest China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中国的沙漠和沙漠化土地集中分布在西北和北方干旱、半干旱地区,其中西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陕西、内蒙古西部)的沙漠占全国沙漠面积的80%,生态环境尤其恶劣。

西北地区因深处内陆,平常气候干旱,降雨量集中在6、7、8月,容易出现水灾,水灾过后,由于蒸发量大,旱灾和风灾又接踵而至,这就直接导致水土流失、植被衰退,从而加剧土地沙漠化和气候灾害。为此,西北人民一直饱受折磨。从公元前3世纪到1949年,已知发生在西北的强沙尘暴就有70次,而 1949年后短短50 余 年间,由于气候和环境恶化加剧,又发生了 70多次强沙尘暴! 1983 年4月 27日,陕北沙尘暴导致近十人窒息死亡;1993 年5月5日,新疆、甘肃、宁夏先后发生强沙尘暴,造成116人死亡或失踪,直接经济损失高达5.4亿元……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

面对这样的生存环境,古代西北人早就想出了“搬沙”、“移沙”、“沿河植柳”等治沙办法,但收效甚微。新中国成立后,大规模的防风固沙工程才真正展开。半个多世纪以来,经过好几代治沙人的努力,一些地方(如宁夏沙坡头、甘肃民勤等地)

原本恶劣的环境有所好转,有些地方还恢复了一片片绿洲,创造了治沙奇迹,但从总体形势来看,西北地区渐趋沙漠化的情况不容乐观,不少地方沙漠化的速度远远大于治理的速度……

湖北的云梦泽,山东的梁山泊,新疆的罗布泊和甘肃的潴野泽,曾是古代赫赫有名的“大泽”。然而经过沧海桑田,除了云梦大泽还尚存一些小湖泊,其他“大泽”均已干涸,有的甚至变成了沙漠。

很少有人知道,其中的潴野泽就位于今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境内,对于如今被称为“沙乡”的民 勤,人们很难想象当地曾经有过一个碧波万顷、烟波浩淼的大湖。潴野泽又被称作“青土湖”,在1959年完全干涸,因而导致当地流沙肆虐,形成了长达13公里的风沙线,土地迅速沙化,到如今,民勤已成为中国沙尘暴最多发的地区之一。其实,早在本刊 2009年的调查报告中就已显示,民勤在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的夹击下,其境内94.5% 的面积已经沙漠化,且沙漠正以每年平均10米的速度向南挺进。一旦两大沙漠合围,将民勤吞噬,那么整个河西走廊将面临被拦腰截断的危机,所造成的生态灾害不堪设想。

为了保住并扩大仅存的一点绿洲,民勤人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起,靠一架犁铧、一把铁锹、一捆

麦草,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治沙斗争。

经历了荒漠化最严重的80年代后,民勤走上了“治沙先治水”的道路。2006年,为遏制过度开采地下水,民勤县进行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关井压田”、“强制节水”等措施,到2010年,当地累计已关闭了3018眼机井。关井就意味着附近的农民不能再继续耕种,于是民勤出现了一大批“生态移民”。在昌宁乡的昌盛村6社,大部分村民都是“生态移民”。年过花甲的村民姜存基家里有7口人,多年来他们一直积极参与防风固沙活动,并表示为了治沙,不后悔搬迁。“决不能让沙漠埋了家园,治沙这个活儿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姜存基的话,其实就是村民们共同的心声。

此外,民勤的治水工程,还包括有计划地从红崖山水库向原来的青土湖下泄生态用水。2010年,青土湖形成了3平方公里的水面,对民勤人来说,那可是历史性的一刻,一位治沙近十年的护林员激动地拉着记者的手说:“整整51年了啊!终于有水了!脸和嘴都没有那么干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民勤县不断加大青土湖的生态用水下泄力度,到2015年时,水面达到了22.36平方公里,干涸、沙化半个多世纪的青土湖终于重现碧波,这标志着通过多年不懈的治沙,中国四大沙尘策源地之一的民勤县有效遏制了生态环境的恶化,为治沙史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再加上不断的人工造树、封沙育林,青土湖腹地渐渐呈现出生机盎然的景象。而且,湖水和植被不但控制住了沙尘,也逐渐改变了土壤的质量,据当地工作人员介绍,从前的青土湖区遍布盐碱,而现在不仅有鱼群畅游,还有红嘴鸭、鹭鸶等野生水鸟栖息。

已被风沙掩埋。治沙科研人员们感到惊讶,并对扎草进行了多次尝试、优化,最终摸索出了一种有效的治沙方式——麦草方格沙障:将30厘米高的麦草插入流沙,然后围成一块块1×1米的方格,再在方格中栽种花棒、沙蒿、柠条等沙生植物。三四年后麦草腐烂了,再重新扎设,如此反复进行,有机质就会在沙层表面沉积,然后自然形成一层沙地保护膜——沙结皮,流沙便固定了下来。后来,人们还对麦草方格做过不少创新,不仅试验过1.5 米×1.5米、2米×2米等不同尺寸的麦草方格,还尝试过圆形、三角形等不同形状,但最终证明还是1×1米正方形的方格防风固沙效果最好。

麦草方格沙障的由来究竟是不是如传闻所说,已无从考证,但这种治沙模式的确创造出了“治沙奇迹”!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到2005年时,整个中卫市扎设麦草方格沙障近百万亩,栽种沙生和抗旱乔灌木约6000万株,而沙坡头每年的风沙日由 40多年前的330天缩短到122天,旱生植物种类 由过去的25种发展到现在的453种,植被覆盖率由过去不足1%上升到42.4%,足足 16万公顷沙漠化土地变成了绿洲……只要你站在腾格里沙漠边缘,看到两条长约60公里、宽约1公里的绿色长廊把无边无际的黄沙死死地拦在包兰铁路两侧,就能感受到无比的震撼。

虽然民勤、中卫等地取得了治沙的初步成功,但在广大西北地区,治沙工程进行得并不顺利,还任重道远。

在河西走廊的一些沙区绿洲,当地人治沙不得要领,在沙漠边缘打井取水造林,结果导致地下水位下降,造成人工固沙林和天然灌丛林大面积衰退死亡,形成“前面造林后面死,死了再造”的怪圈,

可能治理了这边,那边又扩展了。阿拉善每年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沙化,而治理的面积连100万亩都不到,你说这速度能赶上吗?”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目前阿拉善地区的生态环境呈现局部改善、整体恶化的趋势。这种恶化趋势也是整个西北地区的治沙现状,要想突破困境,光是封育造林、农业节水远远不够,在漫长的治沙之路中,如何因地制宜地推行治沙措施,如何逐步构建防沙治沙执法体系,如何实现治沙资金投入的多元化,如何将防沙工作与社会建设相结合,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下图)图为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沙坡头自然保护区。沙坡头地处腾格里沙漠的东南边缘,因黄河在此迤逦而过,形成了沙水相依的绝世风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