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limbing Expedition in Unexpected Dangers

文 图 萝卜头范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入住机场附近的酒店。

为了尽快调整时差,我整理照片至24时才睡下,但凌晨4时还是从睡梦中醒来,醒来时才看到二傻在临睡前发给大家的微信通知:“山脚有雨,温度零下4 ~ 3℃,注意着衣。”我不禁担心:难道我们此次的攀登,要像李健吾先生雨中登泰山那样开始么?

早饭后,我们继续转机至矿泉城。就如同大家调侃的那样,民用航班都被飞行员驾驶出几分战斗机的味道,老郭还因此头晕了好长一阵,可见其用力之猛。在机场外迎接我们的是此行的向导——乌克兰人瓦伦蒂,他是攀冰高手,身材高挑,极富力量感,曾多次率队登顶厄峰。

从矿泉城驱车前往厄峰山脚小镇,山路蜿蜒曲折,一路颠簸,不能入眠,我便索性把身子靠在窗前,看林立的山峰和浓密的针叶林突然闪现,又快速后 退。3个多小时候后,车抵达小镇。小镇坐落于一个山谷中,海拔2100米,其南侧是作为亚欧分界线的大高加索系列山峰,北侧就是我们即将攀登的厄峰。

5月的小镇依然沉浸在严寒中,虽然二傻早有提醒,可对于扑面而来的寒意,我还是有些始料未及,便快速地把行囊放进房间,加了件羽绒服,才敢让自己重新暴露在凛冽的空气中。

小镇四周是巍峨高耸的雪山,那么雄伟,就如同一个个神圣的卫士,守护着这里的安宁与祥和。小镇上,多彩的建筑在雪山的映衬下,更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从我们前面经过的,除了来往的车辆、衣着时尚的当地人,还有自行车运动员、跑步爱好者和滑雪爱好者。不远之处,健硕的牛羊、神气的毛驴在田间道边自在地游荡,偶尔还引颈哞叫……好一个现代社会中的世外桃源!

回到旅馆,吃过一顿搭配丰富的晚餐

遮天蔽日的感觉。

汽油桶大本营盛名在外,正规营房早被预定一空,我们只能入住木屋营房,4架双层床,7名队员全部入住,剩下一张床用来搁放装备。看着双层床,我们倍感亲切,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

中午12时准时开饭,美丽的厨师玛莎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肉、菜、水果、牛奶一应俱全,队员们边吃边说笑,其乐融融。饭后经过短暂的休息,就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

漫天风雪中,瓦伦蒂领队,二傻收队,我们8人一字排开,缓慢上升,并按照要求,始终保持在路旗的左侧。风舞大雪,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还有路旗猎猎作响。大家相互鼓励,2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海拔4100米的目的地,然后回撤。

恶劣的天气,一直到晚饭后都没有好转,期望中的日落也没有出现……

再次历经一夜头疼和失眠的折磨后,我赖在睡袋里,不愿起身。队友小龙说:“范哥,外面景色忒漂亮了!”这让我顾不上头疼,迅速从睡袋中爬起来, 端起相机冲出营房。此时,大本营风和日丽,天空一片湛蓝,四周山峰耸立,清晰入眼。经过昨日恶劣天气的折磨,如今得见这般美景,我唯有不停地摁下快门。

今日的适应性训练与昨日唯一不同之处,就是要上升至海拔4800米处再返回。这种反复地上升下降,主要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海拔,让人前往更高海拔处接受低氧环境的刺激,再回到较低海拔处适应,可以规避很多因为突然快速上升造成的意外,对于没有太多高海拔经历的人来说,这种方式更为安全、科学,同时在这样的行走中,每个人还可以掌握自己的行进节奏,提高登顶的成功率。

训练开始后,二傻陪老郭断后,其他5名队员跟随瓦伦蒂慢节奏前行。但到达海拔4000米左右时,大风开始侵袭,且随着海拔的提升,风愈发猛烈,稍不留神就会被吹得趔趄。松软的雪质、陡峭的雪坡、沉重的雪地靴,再加上怒吼的狂风,使得我们的每一步前行都变得那么艰难。

13时,我们来到了海拔约4300米处,风速变得

山者,我既羡慕他们,又心生敬意。

到达平台后,我们在向导的带领下,按照训练时所学习的动作要领,一手持冰镐,一手持手杖,后者循着前者的脚印,在时而冰硬、时而松软的雪地上前行。怒吼的狂风遇到山体的阻挡后化作小型旋风,卷起雪粒扫过我们的身体,感觉稍有放松,就会被掀翻在地,每到此时,冰镐和手杖便成了我们保持平衡的利器。

在呼啸的狂风中,一路横切至两峰之间的鞍部,除了体力上的消耗,倒也没有再遇到其他什么大的考验。太阳适时地升起来,在蓝天映衬下,雪山巍峨壮观,让人赏心悦目,大家心中都明白,这些美景只不过是在苦难前的“糖衣炮弹”,但即便如此,我们也甘之如饴。

接下来的行程是此次攀登真正的考验。面对两个大雪坡,最稳妥的是采用“之”字形迂回的攀登方式,但瓦伦蒂果断放弃了这一方案,要求我们结组斜线上升。这就意味着我们要面临更大的滑坠风险,但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体验到战胜自我之后的那种涅槃重生般的快感。

在鞍部短暂休息后,我们按照分组,与各自的向导结组前行,开始缓慢地攀爬。口中呼出的水汽在头巾和羽绒服领角处凝结成了冰凌,冷风穿过领口,钻进衣服,和着汗水化为透心凉。雪层并不坚硬,向导前脚踩下去,可能还足以支撑其前行,可我们后脚再次踩下去时,就有可能陷入其中。在这样的雪质下,冰镐也很难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