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边境线上的藏地秘境A Driving Trip along the Borderline in Tibet

文 花非花 图 林佳贤喻伟刚林智伟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意外的是,到达桑耶寺时,天空竟然放晴,雨雪后的蓝天白云显得更加清亮、透彻。简单午餐后,大家一致决定先去后山——海布日神山的山顶,听说那是一处绝佳的摄影场地,可以俯瞰桑耶寺全景。第一天就爬山,而且还是在午饭后,大家都有点小喘。

海布日山顶上,经幡呼呼作响,桑耶寺壮观的曼陀罗式“坛城”造型在我们眼前展露无遗。始建于8世纪的桑耶寺,素有“西藏第一座寺庙”之称,寺庙整体按照佛经中“大千世界”的结构布局设计,绿树掩映。从山上下来,进入寺门, 3根风马柱高高伫立。寺院很大,其中心佛殿兼具藏族、汉族、印度三种风格,四周围绕着红、白、绿、黑4座佛塔,我们穿行在各色建筑中,捕捉属于自己的色彩。

离开桑耶寺,驱车行驶约20分钟,转过一个山头,我们就看到了雍布拉康的雄姿。

雍布拉康位于扎西次日山上,是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座宫殿,始建于公元前2世纪,“雍布”藏语意为“母鹿”,因扎西次日山形似母鹿而得名。这里还是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的夏宫,文成公主初嫁吐蕃时,每年夏天都会和松赞干布来这里避暑。

我们没有急于上山,而是在山脚公路边的一个高坡上远远眺望。山崖式的建筑,虽经历两千多年风雨的洗礼,至今看来依旧不减当年的恢宏与庄严,古老的寺庙

全神贯注地给排队的藏民看病,一壶壶神水从头浇下,据说这神水很灵验,治好了很多无药可治的病人,以至于很多信徒慕名而来,在这里排队等候。

对我来说,这个传说中可以治病救人的地方,总是透着种种神秘,今天有幸窥探到几分。也许这些人和事,远在我们的理解之外,但世代藏民默默地遵循和捍卫着自己的信念,快乐而谦卑地存在着。

大约晚上7点,我们到达了错那县,风呼啸着,错那的夜异常寒冷,格桑带着我们到处询问,终于找到一家有热水洗澡、有电热毯的宾馆,安然入睡。 得大家晕头转向。

接下来,就是措美县到卡久寺的“绝世大烂路”了。这是一条在长长的峡谷中穿行的土路,路在半山腰,急弯连连,不停地上升、下降。一边是险峻的高山,一边是奔腾的河水,但从车窗探头出去,既看不到河,也听不到河水的一丝声响,在一些狭窄的急弯处,必须停车、倒车,十分惊险。在雨季,这里的情况会更糟,稍微一块大石头落在路上,都有可能中断这条路。连一向爱开玩笑的格桑,这时也聚精会神地盯着路面,专心致志地掌控着方向盘。

好在天气不错,对面几乎没有车过来,我们得以顺利开出峡谷。晚上9点,我们到达了海拔3900米的卡久寺。这一天,我们在海拔5000 米到 3900 米之间不断地上升、下降,折腾得非常疲惫,幸好卡久寺里能解决吃住,大家也就匆忙住下。

次日早上不到7点,就已经有一群藏民,打着电筒聚在寺里,准备开始大转。而我们则直奔昨晚打听好的地方——对面山头上的一座两层小楼,那是一个绝妙的观景台。从这里望去,卡久寺雄居于

从拉萨出发以来的4天,我们大多穿行于庙宇之间,而从4月 25日开始,我们的行程进入了以自然景观为主的雪山模式。一早我们就装好行李出发,准备徒步朱措白玛林湖。

朱措白玛林湖是莲花生大师的四大魂湖之一,隐匿在白玛林沟的尽头,除了在莲花生修行洞修行

立的雪峰,水波幽幽的湖面,仍然在我的脑中飞速变幻。

傍晚,我们到达了世界上最高的行政村落——推瓦村,这个村庄海拔5070米,氧气含量只有内地的一半,引发了大部分队友轻微的高反。不过让人兴奋的是,这里距离引发此次行程的普莫雍错仅有几步之遥。

次日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了普莫雍错,千辛万苦来到这里,我自然是一刻都不想离开。普莫雍错,藏语意为“飞翔的蓝宝石”,海拔 5100米,是藏南海拔最高的大型淡水湖。4月底,普莫雍错的冰还未完全化开,半湖半冰的普莫雍错,梦幻的蓝色冰裂纹,让普莫雍错美得恰如其分。

为了普莫雍错,我穿上了特意带来的红色长裙,小心翼翼地站在岸边被挤出来的冰块上,眯着眼睛,享受着被寒风吹拂的滋味,虽然很冷,却也十分幸福。

晚上,我们躲在推瓦村村委会的玻璃暖房里,任大风在外面呼呼地刮着。不巧的是,村里竟然停电了,煤气也没有,吃饭问题一下子难倒了大家,村委会的干部见状,同意我们用牛粪烧火煮面条,就这样,大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晚上。

车子飞奔在高原草场和雪山的怀里,不知走了多久,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凹了下去,这空间上的巨大落差让我们始料未及。一条纵贯南北的大峡谷让我们惊呆了——那条巨大的地沟,犹如洪荒时代的地裂,从喜马拉雅山北麓的雪山脚下延展而来。

这是当地人俗称的“牧村大峡谷”,据统计,峡谷长约15公里,宽度达一二百米,它被喜马拉雅山北麓的广袤湿地严实地包裹着,成为一处秘而不宣之地。最让人惊讶的并不是峡谷的陡峭,而是河床上发育出来的大片壮观的“土质森林”,它们或纠结错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