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ic Venues in Rio里约奥运场馆的国际难题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2016 年9月 18日,残奥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落下帷幕。至此,奥运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喧嚣彻底归于平静。然而,奥运之后,巴西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赛后如何利用奥运场馆。

奥运会期间,里约奥运场馆内人头攒动,耀眼的体育明星和热情的观众让这些场地热闹非凡。然而,随着奥运的结束,这些宏伟的建筑也人去“场”空,呈现出一片冷清的景象。面对此景,一名巴西记者直言不讳地说:“游客和运动员逗留20天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我们劳民伤财地修建了一堆大而无用的建筑。”

事实上,奥运场馆的后续利用,一直都是国际性难题,纵观奥运历史,从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至今,奥运会先后在19个国家举办过,每一届主办国都会大兴土木修建奥运场馆,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许多盛极一时的奥运场馆,如今都变成了一堆既浪费金钱又占据空间的“废物”。

作为古代奥运会的发源地、1896年首届现代奥运会的举办地,希腊在奥运史上一直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

运村,而今那里已成了一座“鬼城”。按照计划,奥运会结束后,奥运村将被改造成公共住房,但由于地处市郊、交通不发达和配套设施欠缺等原因,这一计划并未成功实施,导致奥运村内超过一半的建筑群荒废至今:一些用铜铁制成的技术设施,早已被人盗走;室外游泳池积满脏水,散发着恶臭;巨大的五环标志,只剩下一堆锈迹斑斑的铁环……

此外,法里罗海滨区的沙滩排球场内,杂草丛生,设备锈迹斑斑;海林尼克奥林匹克棒球中心看台上,仅剩几个斑驳的座椅;奥林匹克垒球场,当时耗资2200万欧元修建,但十几年来却一直空空荡荡,场馆内的一位工人落寞地说:“这里不是被荒废,只是,在奥运会之后,再也没人到这里来打球了。”

更糟糕的是,从2009年希腊曝出债务危机开始,希腊经济就一蹶不振,失业率、贫困人口不断刷新纪录,碰触着希腊人敏感的神经。举办奥运会时膨胀的骄傲,逐渐转变成了怨愤,大部分希腊人愤怒地认为雅典奥运会是希腊经济灾难的一个诱因……

实际上,像雅典这样,奥运场馆从辉煌走向废墟的例子,在漫长的奥运历史上屡见不鲜:1984 年,冬奥会在前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举行,前南斯拉夫政府倾尽全力新建奥运村、体育馆,然而奥运会之后,大部分场馆被废弃,奥运主会场甚至变成了一片坟地 ;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举办第26届奥运会,但是由于奥运会结束后无人问津,当地政府承担不起维护费用,最终把体育场进行了爆破拆除……

“对于一个城市和国家而言,决定承办奥运会,是经济上最冒险的大型计划之一。”一位奥运经济研究员表示,“最大的难题,就是奥运场馆的再利用,一不小心,耗资巨大的场馆就很有可能成为‘废物’,

赛后奥运场馆再利用的成功范例还很多:作为足球城市,巴塞罗那在奥运会后,将奥运场馆交给足球队使用,并利用场馆发展奥运旅游经济,使得巴塞罗那在奥运会后,仅用了4年时间,就将其旅游收入排名从世界第16 位提升为世界第3位 ;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奥运场馆也面临着利用不足、维护费用高昂等问题,悉尼根据国内情况,通过举办大型赛事、节庆娱乐活动等方法,成功“扭亏为盈”……

这些奥运场馆,不再仅仅是简单地承办体育赛事的场所,而是一个集体育、文化、城市地标、商业空间等多重特质于一体的特殊资源,实现了后奥运时期的经济发展。 面对奥运会后的成功范例,曾经的雅典奥组委新闻发言人斯特拉托斯,只能无奈地说:“奥运会后 我们错失了机会,这一点毫无疑问。”不过,雅典奥运场馆成为废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人们更加担心的是:由于巴西国内现状堪忧,里约的情况会不会更糟。

申请举办奥运会时,巴西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然而不久后,巴西经济就急转直下,陷入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中。巴西政府不得不一再压缩奥运成本,场馆建设进度也因此被减缓,甚至在开幕前,有些场馆的收尾工作仍没有完成,但里约奥运会最终还是耗费了约46亿美元,超出预算51%。超额的支出,给原本脆弱的巴西带来了沉重的债务。

此外,巴西还陷于其他的危机泥潭,难以自拔:政局动荡、寨卡病毒、治安堪忧、水污染严重……一位因为修建场馆而被迫搬迁的巴西人说:“我不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