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 Fall into Expanse of Expensive Ruins?

最后是否会变成昂贵的废墟?文 欧维 图 Milos Bicanski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2004年雅典奥运会,却意外地让希腊沦为了奥运史上的反面教材。

1997 年9月5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希腊雅典获得第28届奥运会的主办权,时隔108年,奥运会再次回到家乡,希腊人欢欣鼓舞,力挺此次奥运会——奥运场馆的建设大大超出了建设标准,总支出达到了约120亿美元,是预算的两倍,创造了史上最“贵”奥运会的记录,被人们一度称为“壮举”。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当时的“壮举”如今沦落成了人们口中唏嘘的“笑料”——当时耗费巨资修建起来的奥运场馆,现在大部分都已面目全非,破败不堪。

雅典奥林匹克综合体育场位于雅典北郊马罗西, 是第28届雅典奥运会的主场馆。体育场由西班牙著名建筑大师圣迭戈·卡拉特拉瓦主持修建,整体呈拜占庭式建筑风格,展示出古希腊的文化底蕴,巨大穹顶和蓝白基调的设计灵感则来源于爱琴海,表达了希腊人独有的浪漫情怀。圣迭戈将这座雄伟的奥运主场馆称为“奥林匹克梦想”。在奥运会期间,这个可以容纳7万人的场馆,几乎场场爆满,盛况空前。

然而,这座宏伟的体育场如今已基本荒废,十几年来,这里几乎没有举办过任何活动,馆内的奥运标识剥落在半空,座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在风雨的侵袭下,原本鲜亮的蓝白色惨淡异常。

离主场馆不远,是许多奥运冠军曾经居住的奥

甚至拖累经济的发展。”

赛后的体育场馆,主要面临着两个问题:体育赛事的锐减,导致场馆利用率降低;宏大的场馆,需要巨额的维护费用。因此,在建设场馆之前,奥运会承办城市就有必要对场馆的长久利用进行规划和设计。不过,该研究员同时表示:“如果场馆规划得当,就很有可能给当地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

2012年伦敦奥运会就是国际上公认的成功典范。2005年,英国伦敦获得了2012年奥运会主办权,伦敦市市长和相关负责人迅速对以往奥运场馆的荒废情况进行了研究,最终将其纳入到城市建设的一部分去规划。奥运会主体育场位于伦敦斯特拉特福区,其外形下窄上宽,酷似一个汤碗,因此也被称为“伦敦碗”。伦敦碗底部的田径场和底层的座位位于地平面以下,上部环绕着5.5万个可拆卸座位,如果全部拆除,巨型碗状建筑将缩小近2/3的规模,可节约一大笔维护费用。伦敦奥运会一共使用了34个场馆,其中仅有14个为新建场馆,在 新建的场馆中,8个为临时场馆,在赛后即可拆除,拆除后的材料还可重复使用,其中篮球馆的好钢材就被运往巴西里约,在新的奥运场馆建设中得到了重新利用。

此外,奥运场馆的赛后再利用,不能仅仅局限于大型体育赛事,应当趋向多元化,并因时、因地制宜。从2016年开始,英超联赛西汉姆联队承租“伦敦碗”为主场,租期99年,每年支付租金200万英镑。除此之外,“伦敦碗”还将用于田径、演唱会、展销等活动。当时的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对奥运场馆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体育场未来的收益会很丰厚,这意味着未来不再需要纳税人的补贴,体育场也可以正常运行。”

值得一提的是,建设伦敦碗的斯特拉特福区,原本是伦敦重要的工业区,20世纪60年代,随着伦敦工业的式微,斯特拉特福区逐步走向衰落,但在奥运会后,随着游客与商业的到来,这里逐步发展成为了东伦敦的中心。

白,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为什么还要拿我们纳税人的钱,去建那么多大而无用的东西。奥运之后,该怎么办?”

不过,巴西政府表示,临时场馆赛后可以拆除,主场馆集群将成为南美首个奥林匹克训练中心,奥林匹克公园内,至少有60个区域在赛后将重新开发利用。但是,人们对此仍持怀疑态度:国内情况不稳定,巴西很难再承担大型体育赛事,这将加大场馆的空置率;同时,由于经济衰退,巴西政府很难 再支付巨额的场馆维护费用。

美国经济社会学教授杰·科克利,毫不掩饰地看衰巴西政府的规划:“它(善后规划)听着不错,但做和说是两码事,当前,这座城市在财政上依然是负债的,再加上巴西政局不稳,专业团队解散后,又有谁愿意为这些场馆的后续保障负责呢?”

四年一度的体育盛事,会不会再次留下一片昂贵的“废墟”?里约奥运场馆未来的命运,依旧迷雾重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