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Asian Elephants人象冲突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2016年正月初八,家乡的丘陵小镇还沉浸在一派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中,团结村的野象观察员龚成才突然发来消息:“小黄,落伍寨的一位老人被野象踩死了。”我的心猛地一沉,这是我在普洱市开展亚洲象保护工作以来,收到的第一个噩耗,这已是寨中被大象踩死的第二位村民。

悲伤的故事没有就此停止。4个月后,我的微信群中传来消息:野象在新塘寨子踩死了一位村民。此时,我正在澜沧县安装红外相机,进行野象活动规律调查,于是立即停下手头的工作,给龚成才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龚成才低沉的声音:“小黄,新塘寨子一个采菌子的老倌被大象踩死了。”

这两起事故都发生在云南普洱市的一个小村庄——团结村。村民和野象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悲剧已经发生,这既不是人象冲突致死的首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这仅仅是中国大地上人象冲突的冰山一角。近些年来,有207 ~ 231头野象生活在普洱市境内,每年平均有10人被大象踩死,农作物的经济损失更是高达两三千万元! 提起大象,人们可能会想起游荡在肯尼亚安博塞利草原上的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