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slu

登顶马纳斯鲁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马纳斯鲁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尼泊尔境内,海拔 8163米,是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Manaslu)源于梵文“Manasa”,意为“土地之神”,其主峰犹如一把利剑直插云霄,傲然挺立,险峻异常。如果用“登顶死亡率”作为参考指标,那么马纳斯鲁峰的攀登难度甚至高于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

从开始接触登山,到攀登马纳斯鲁峰,我用了整整8年时间,这比大多数登山爱好者花的时间要长,我是由衷喜爱登山,希望玩得越久越好,所以从不贸然行事。我和我的先生老韩在经过一番综合评测、慎重考虑后,才最终决定参加“杨春风高山探险公司”组织的秋季马纳斯鲁登山活动。

可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样顺利。6月 23日,杨春风在攀登南迦帕尔巴特峰时,遭遇恐怖袭击,不幸遇难。这一不幸事件几乎摧毁了我们的攀登计划,不过,老杨的继任者张伟——现“中国十四座俱乐部”的创始人,勇敢地挑起了大梁,我们的攀登计划才得以顺利地进行下去。

由于老杨的意外离世,原来10多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4人——我、老韩、广州的玫瑰和山西的寇文。我和老韩因户外而结缘,一起登过不少山,这次,我 们也将成为中国登山界第一对挑战马纳斯鲁的伉俪。

活动一切顺利,期望自己平安归来。

庄严的诵经仪式结束后,这里迅速变身为欢乐的聚会场地。大家分食祭祀用的贡品,恣意地喝酒、聊天、打闹——这也成为了登山结束前的最后一次狂欢。 冰川都露了出来,大大小小的冰裂缝布满了整个路段,稍有不慎便会掉入,后果不堪设想,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必须沿着路绳小心翼翼地向前迈步。走出这片冰裂缝区,上山的坡度开始增大,我们不得不走几十步,就停下来喘气,如此反复,上山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终于,我远远地看见了几顶帐篷,连忙问协作边巴那里是不是C1,但他摇着头,很无奈地说:“那是低C1,我们的营地在海拔5700米的高C1。”下午14:30,我们到达了营地,这段海拔并不太高的路,我用了整整5个小时。

不过,上到C1后不久,我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老韩因工作耽搁了几日,当天下午也已到达大本营,第二天就可以上到C1与我会合了。

第二天的天气并不好,时不时地飘起大雪,我很担心老韩上山的情况。没想到,老韩竟然在中午就到了——这比我预想的速度快了很多。老韩说,多亏协作嘎日玛带领上山的节奏很好,让人不觉得

早已无力欣赏日落,吃过一碗和着咸菜的白米饭,就赶紧躺下,吸着氧缓缓睡去。

次日一早爬出帐篷,才发现我们的营地建在一个陡坡上,帐篷如果没固定好,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物滚下去。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幸好夏尔巴人的工作做得极其细致,不会让我们发生意外。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我开始了吸氧攀登,这让我感觉比昨天轻松了许多,很快就超过了很多无氧的老外。

走过一个陡峭的雪坡,就到了一片冰雪混合地,这里的坡度都在60度以上,而且在硬雪和亮冰上行走,很难踩出脚印,每一步都只能靠自己踢冰。此时,手杖已完全没用了,只能依靠上升器,双脚交替踢冰,拼尽全力将自己往上拽。5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海拔7400 米的C3。峰顶已近在眼前,但此时我们唯一的任务是休息,养精蓄锐后再向峰顶发起冲击。

9月 25号凌晨,协作嘎日玛将我和老韩叫醒,做登顶准备。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一串亮光,那不是星星,而是冲顶的登山者戴的头灯——已有队伍 提前向着峰顶出发了。凌晨3:30,我们出发,但没走多远,我的眼镜就出了问题,镜面一直在起雾,后来还结了冰,我开始看不清路面,不得不一边走一边擦。协作边巴看着我有些不对劲,赶忙过来检查,这才发现是面罩冻住了。他慷慨地把自己的面罩换给了我,我才得以正常走路。攀登了将近5个小时,我们上到了峰顶下的平台,此前一直在闷头走路,这时才有时间看一眼周围——众山匍匐在我们的脚下,周围云雾缭绕,让我们产生了如入仙境之感。

当我把视线调整到正前方时,顿时吓了一大跳——原来,在通往峰顶的刃脊上站了二三十个人。这是上下峰顶唯一的路,左侧是雪墙,右侧是万丈深渊,如果不慎掉落下去,将命丧黄泉。攀登者需紧贴左侧的雪墙前行,如果上下峰顶的人同时出现,靠里侧的人只能尽量贴着雪墙,给外侧的人多留出点立足的空间,而外侧的人必须前后都挂上保护绳,

经历了15个小时的鏖战,我和边巴终于在天黑前下撤到了C1。因为不知道老韩还需多久才能赶到,我们决定改变计划,当晚留在C1,明早再下撤到大本营。这时,我们犹如流落异乡的饿狼,翻遍留在那里的所有帐篷,搜寻食物,最终却只找到了两个水果罐头,我们把其中一个留给了老韩他们,另外一个则被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得精光——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水果罐头了。

次日不到6点,我们就醒了,喝了点热水就赶快下撤。由于连日的体力消耗和食物的缺乏,我的血糖变得很低,整个人精神恍惚,走路发飘,好不容易才挨到了换冰爪的地方。在那里,我们 欣喜地发现,两个厨工小孩在等我们,他们还带来了热果汁和面包。由于长久的饥饿,我才喝了一杯橙汁,胃就再次绞着疼了起来。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安全地回到了大本营,午饭后,最后一名队员玫瑰也顺利回来了。这次攀登,取得了圆满成功。

说到登山,我从来不喜欢用“征服”二字,我们没有征服山,而是山通融我们溜上去。山上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用双脚走出来的。我去登山,不是为了证明什么,而是因为喜爱,喜爱这种征服内心软弱的方式,喜爱这种富于挑战的生活,而登山也将长久地融入我的余生。

(左右页图)马纳斯鲁大本营位于海拔4800米的地方,这是登山过程中最放松的地方,离开大本营之后,我们面临的就是冰川、陡崖、雪崩区,大家的精神时刻都处在紧绷状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