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nnan Hakka

赣南特色古建筑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在赣南的青山绿水间,散落着大大小小约600座独特的建筑。它们多为方形,坚如磐石,集精巧的建筑结构和精湛的建筑技艺于一身,这就是被称作“东方古罗马城堡”的客家围屋。

赣南地处赣、闽、粤、湘四省交界地带,宋元以来,这里不断有窃贼及盗匪骚扰,加上因战乱而迁徙至此的客家人骨子里本来就缺乏安全感,所以他们不断加固自家房屋,形成了这种防御性极强的“堡垒”式围屋。

围屋是最具代表性的客家民居,此外,遍布赣南各地的宗祠也极富特色。而在这些建筑中,蕴含着深厚的风水文化。对于长期迁徙的客家人来说,安居乐业、宁静致远是他们渴望的生活状态,而风水暗含的天人合一理念,正好迎合了这种心理。

赣南围屋主要分布在龙南、定南、全南等县,其中尤以龙南最为集中,共有370多座。最初,由于围屋造价太高,一般的穷苦人家建不起,因此围屋建造多以宗族为单位。明代中叶以后,客家人逐渐开始经商或外出谋生,经济实力增强后,他们的第一要务便是修建房屋,巩固宗族势力——在客家人心目中,建造大屋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在赣南众多的围屋中,最著名的要数关西新围,它是迄今国内发现的保存最为完整、规模最大、结构和功能最齐全的赣南客家围屋,堪称客家方围的经典。

关西新围坐落在龙南县关西镇环抱的群山之中,

此外,关西新围还有一大特点,那就是防御性极强。

围屋的外墙高约9米,整个墙体是用巨石和青砖垒砌而成,坚固无比。围屋的四角各建有一座15米高的突出炮楼,上面密布射击孔。虽然外墙高大,但围屋的门却很小,且分为3层,可谓重重保护:第一层由铁皮制成,第二层是砖,第三层才是木板。不仅如此,当初建造者还在围屋的夹墙内存放有大量的粮食和物资,这就使得围屋中的人即便在被困的情况下,也可以正常生活3年。

由于客家先民因战乱而南迁,所以当他们来到新的地方生存时,保护家族的安全就尤其重要。因此,围屋具有坚固的外围和严密的防御体系,对于天灾人祸都有着极其周密的应对之道。关上围门,里面 就俨然一座小小的城池,一个独立的王国。

在赣南,和关西新围同样具有名气的还有燕翼围。燕翼围建于清朝顺治年间,为龙南县杨村镇的富商赖福之所建,名字取自《山海经》里“妥先荣昌,燕翼贻谋”中的“燕翼”二字,有“深谋远虑、荣昌子孙”之意。这座围屋占地面积约1368平方米, 4层楼高,层层环通。和关西新围一样,燕翼围也极具防御功能。不仅如此,围屋的墙面都是用糯米粉、红糖搅合了蛋清涂刷而成,一旦居民遭到围困而断粮,就可以剥下墙面来充饥。

除了关西新围和燕翼围,在赣南还有许多特色围屋,例如流传着美好传说的乌石围,有着江南景致的栗园围,以及规模宏大的东生围……这些散布在青山碧水中的客家民居,承载着客家人厚重的历

朝正统年间,占地面积1000余平方米。宗祠门前种植有古杉,大门中间高悬“李氏家庙”匾额,两旁则安放着一对石狮。整座宗祠为府第式砖木框架结构,室内采用宫殿建筑的“梁挑介柱”技术,由75根杉圆木及纵横交叉的横梁支撑,斗拱及榫部均饰有鲤鱼、莲花、龙凤、麒麟等图案,大气而精美。

东龙村的李氏先人十分重视教育,各宗祠对族中发奋读书的子弟还实行奖励。据史料记载,每年科考,几乎都有东龙人中榜。在明清两代,仅李氏下祠就出过文武举人5名,贡生40名,其中被授予官职者达80多人。这些人当中,最杰出的就是清代理学家李大集和著名文学家、“易堂九子”之一的李腾蛟。

长久以来,客家人把宗祠视为宗族与姓氏的命脉。每一座宗祠也都有各自的堂号,较常见的是以祖先的尊称、封号或姓氏命名,也有用该姓氏世居地来命名的,但也有例外,在赣县白鹭古村,有一座王太夫人祠,即以女性名字命名。这是因为王太夫人乐善好施,她所设义仓的规模每年不小于1000 担。不仅如此,她还在宗祠为赤贫子弟设立了私塾,所以深受白鹭人敬仰。

特殊的生活环境和生存需要,使得客家人一直通过强化宗族成员的崇祖观念,来凝聚家族的力量。每当宗族需要举办大型活动,或是修缮宗祠,宗族的人也都会丁捐,即使是远在海外的游子,也会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宗祠的建设,象征着家族的团结,也是维系宗族的巨大纽带。

在赣南,人们无论是修建围屋还是宗祠,都十分讲究风水。长期的迁徙使得客家人对安定的生活尤为向往,而风水所蕴含的天人合一、趋吉避凶的理念,正好迎合了这种需求。

客家人在建造房屋时,都要请“风水先生”勘察地理,他们认为,一个人的成败或家族的兴衰,都与风水息息相关。不仅如此,打灶、挖井、选坟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