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Forever in His Sailing around the World

那个在航海中永生的帆船第一人文 骆丹 图 张彤 郭川航海C 李金众 汪毅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遇和分配的北京住房,从国企辞职,开始挑战滑雪、滑翔伞、潜水等极限运动。

事实上,挑战极限的想法在郭川的生活中早见端倪。1986年,美国航天飞机“挑战者”号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当上升到1.5万米高空时突然爆炸,7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有朋友跟郭川说: “疯子才去干这么危险的事。”但郭川平静地回答“:我会去,死了也值得。”

尝试了许多可能后,郭川最终选了帆船。2007年, 42岁的他自费到法国拉罗谢尔港学习6.5米极限帆船操作,随后开始在世界帆船赛上崭露头角。2008年10月,郭川参加2008-2009年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竞赛船队从西班牙的阿利坎特出发,航行约3.9 万 海里,比赛历时10个月——郭川是参加此次比赛的唯一亚洲人,也是首次参加并完成全程比赛的中国人。不过,郭川被世人所熟知,还是因为两次重要的帆船纪录挑战。

2012 年 11 月 18日,郭川驾驶帆船从山东青岛出发,开始挑战不间断、无补给、单人环球航行的世界纪录。两个月后,他顺利到达合恩角,合恩角位于南美洲最南端,隔着德雷克海峡与南极相望,这里天气极端恶劣,曾有500多艘船只在这里沉没,两万余人葬身海底,因此被人们称为“海上坟场”。看着眼前无尽的大海,郭川数度哽咽:“作为第一个不间断环球航海的中国人,能到这个地方来,我非常非常的自豪和高兴,难以表达这种情绪,真的太

桥出发,按照计划将横穿太平洋,于11月5日或6日到达上海,实现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航行,并希望打破意大利“玛莎拉蒂号”创下的航行纪录。但令人没想到的是,10月25日,郭川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截止目前仍未找到……

“对结果下赌注——这就是探险。”郭川曾经这样定义探险,而古往今来,在这场“赌局”中失败的人不胜枚举:乔治·马洛里是英国著名的登山家,1924年,他在第三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途中消失,直至1999年,他的遗体才在珠穆朗玛峰北坡找到;2008年,清华学子严冬冬护送奥运圣火登上珠穆朗玛峰,4年后,他在新疆天山登山下撤途中不幸遇难;而在 2013 年2月24日,与《环球人文地理》曾有过多次友好合作的“中国第一飞人”衣瑞龙,在一次试飞过程中坠湖身亡……

2013 年2月 24 日,70岁的衣瑞龙扛着重重的三角翼,站在了四川省汉源县

拍下更清晰的视频,他选择了再次涉险,而这次却意外长眠于汉源湖中。

与衣瑞龙不同,郭川的背后有一个团队,为其提供专业技术支持,但郭川依旧背负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和艰辛。

在 2008-2009年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期间,郭川患上了“幽闭恐惧症”,整夜失眠,甚至一度想到自杀; 2011年,在6.5米极限帆船赛的第5天,狂风大作,帆船突然90度侧翻,郭川随之落水,他用一只手苦苦抓着一侧船舷,在10分钟后翻回了船上;2013 年新年第一天,帆船的大前帆受损落水,郭川爬上18米高的桅杆捡去碎片,稍有不慎,就会命丧海上……

曾有媒体问郭川:“你一个人能承受得住吗?”郭川回答:“我不是一个人,我是一家人在共同承受。”除了郭川背后的团队,他的家里还有妻子肖莉、两个儿子,其中小儿子正在上幼儿园,一家人聚少离多。在准备这次跨太平洋航行前,郭川特意更改了机票时间,参加了小儿子的家庭开放日。失联后, 郭川的小儿子问起爸爸时,肖莉告诉他说:“爸爸的航线变长了,可能不一定能按时回到上海了。”

郭川失联的消息传出后,有人开始质疑郭川太自我,全然不顾家庭,甚至有人怀疑郭川是否只是一个“鲁莽”的冒险者,因为安全措施不足,才导致此次“失联”。不过,郭川团队总经理刘玲玲对本刊记者表示:“郭川在起航前曾表示,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航行可以说90%是会成功的,还有10%是他不可控的天气因素。但极度不幸的是,这次他遇到了这10%里最不幸的情况。”随后的救援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2016 年 11 月 12日,救援队登上郭川的帆船,郭川团队立即对船上找到的线索进行调

索海洋。”

事实上,在国际帆船界,郭川得到了高度认可,被视为东方的航海领军人物。2016年1月14日在伦敦船展上,帆船界权威杂志《帆船与航行》举行年度颁奖典礼,郭川获得了年度成就奖,《帆船与航行》杂志说:“郭川团队用超乎想象的能量创造了历史,谱写了人类航海史上的新篇章……作为来自帆船航海并不发达的国家——中国的水手,郭川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帆船航海的潜力,他必定会对中国帆船航海产生积极的影响,我们可以期待中国帆船航海的发展。”

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写到:“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人安于眼前,有人探险远方,这是生活的方式,无论哪种选择都无可厚非,但是,我们都应该感谢那些敢于探险的人,是他们让安坐在家中的我们,也能看到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和形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