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Silk Figurine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在古代,绢人曾是皇亲贵戚的玩物,几经历史变迁,绢人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而“北京绢人”作为各地绢人中的佼佼者,制作精美、风格高雅,被誉为“中国的芭比娃娃”。在新中国诞生之际,开国伟人尤其喜欢将它作为国礼,送给一些外国领导人。

然而,机械化时代的狂风骤雨,席卷了整个传统手工艺行业。原本精美独特的手工艺品,被大规模地复制、生产,曾经辉煌的手工“北京绢人”好景不再,已很少再有问津者。尽管如此,在东城区“,北京绢人”传承人崔欣,依然将绢人作为一种艺术品,精雕细琢,传承并创新这门工艺美术……

北京东城区一栋普通居民楼里,楼道里光线暗淡,电梯咯吱作响,60岁的崔欣在家里忙碌着,她正一手脱模,一手运笔描画。

在这座陈旧阴暗的居民楼里,崔欣的家与其他住户别无二致,只是门框顶上写着“崔欣北京绢人艺术世界”的字样,才让人感觉到这里不一样。她手中的绢人,还未完成,就已栩栩如生,这与开国之初,“北京绢人”专家葛敬安大师的绢人作品形神俱似。

葛敬安,北京绢人专家,艺术造诣颇高,由她

不同表情的头型,然后翻成石膏头模,再将针织品和乔其纱用粘合剂在头模上裱糊,压碾出五官,干燥后脱模、开脸,头的初步模型——头壳就做成了。不过,头部最重要的在于工笔画头,其中最难的便是画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根据人物不同,画出来的眉眼神韵也要完全不同。

画头,用笔基于国画,但又不完全同于国画。因为绢人的画头工艺,是在雕塑脱模等工序完成后进行的,如同内画壶大师,一手转动着壶面,另一只手握笔在壶内画出逼真的山水人物。绢人头模的传神画貌,虽非内画工夫,却是在凸凹不平的颧颊、眉眼、鼻口间自如运笔,笔法既有独特之处,又与工笔国画有异曲同工之妙。待头部美化后,再以棉花球卷、缠、裹填充五官,以蝉翼纱套紧,便制成了栩栩如生的绢人头形。紧接着,是一道看起来非常简单却十分费心的工

时少则一个月,复杂的人物形象,甚至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在崔欣家里,我们看见了一个极大的四门衣柜,打开后全是她以前做过的绢人。其中,光头绢人造型尤为抢眼。据崔欣介绍,虽说北京绢人的制作工艺已非常纯熟,但数十年来,中、日两国的绢人均未出现过光头的绢人造型人物,这是绢人制作历史上的空白。

但是,崔欣敢于突破和超越,经过她的长期设想和几十次的试制,终于成功研制了光头造型的绢人。这项“绢人光头”脱模工艺 ,就半个世纪的传统绢人工艺来说,是个可喜的突破。

而她创塑的红楼梦人物、三国人物、聊斋人物、帝王将相、神佛菩萨、中外典型人物等,在历次公开展览中,博得了公众的一致好评。而崔欣对作品创作始终如一的热诚追求,也赢得了工美界的肯定,称赞她“工艺精湛,赤忱质朴”。

尽管获得无数的赞誉,但崔欣还是无奈地说:“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