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king Trip

中俄边境骑行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在东北迷人的金秋悄然来临之际,阿寂骑完了滇藏线,如约与我会合。我们从中国最北端漠河出发,一路上与中俄界河黑龙江、大小兴安岭、三江平原为伴,骑行1900多公里,到达中国最东边的抚远县,完成了中俄边境骑行路线。

途中,我们经历了各种磨难,却也饱览了北方边境醉人的秋色,邂逅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黑河市、恐龙之乡嘉荫县,偶遇了全世界最小镇乌苏镇。缓缓流淌的黑龙江承载着我们的故事,日复一日地向大海集结……

我们是一对夫妻,阿寂和阿静,两人因为一句“拿买车买楼的钱去环游世界”而走到一起。阿寂,身兼多职,作家、摄影师、登山教练、帆船教练、单车旅行家;阿静,80后的独生女,单车旅行家,陪阿寂一起浪迹天涯。三年多来,我们骑自行车一起走了三万多公里,完成单车环游中国,现在正向世界进发。

从漠河县城去北极村的路况很好,起起伏伏间,可见东北特有的秋景。由于我的单车技术不太熟练,路上,阿寂尝试拖着我的手并排骑车,我正犹豫不决,两辆车已经相距太近,驮包碰在一起,我立即摔倒在地。幸好只是肩膀擦破皮,没有大碍。然而第一天骑车就受伤,实在是出师不利。

第一天长途骑行状况百出,仅仅一个早上,我的车链就掉了五六次,阿寂说,这是我的骑行习惯不好导致的。当天漫长得犹如一个世纪,翻过一个长上坡,又一路下坡,到达北极村门口时已经入夜,我疲倦极了。

向他们说明了我们此时的窘况。车上的人很友善,他们把能吃的东西都留给了我们,有小蛋糕、饼干和水,我们感激不尽。

谢别他们,黑暗降临,我们在一片森林中露营,这一夜我们又被冻得无眠。由于这几天我的体力消耗太大,一大早,阿寂便独自骑往15公里外的乌苏里浅滩,我留在原地等他回来,对阿寂安危的担心胜过不甘,同时也害怕附近有东北虎和熊出没。一个多小时后,阿寂终于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我们一见面,同时松了一口气,自此约定,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分开。 当地旅馆内休息。雨下了两天,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雨过后,我们要面对的天气状况更加严峻。再次前行的路上多了些林场,过了龙河林场不远,眼前的景色变得格外开阔,夕阳的余晖洒在额木尔河平静的水面上,岸边一些树叶红得似火,潺潺的流水声和鸟儿的歌唱声是自然的天籁。

晚上,我们在河边拾柴枝生火做饭,顺便取暖,在皎洁的月光下,从口中呼出的白气清晰可见,为了给身体增加热量,我们机械地吃着刚蒸好的白米饭,然而,此时的温度接近0℃,我们拿勺子的手冻得发抖、无法自控。

一早起来,水瓶中的水早已结冰,昨晚洗过挂在车架上的衣服也结了层厚霜,硬邦邦的,再看额木尔河,水面上不断浮起薄薄的轻雾,好似人间仙境。吃过饭出发,在宁静的森林中,我俩像精灵一般静静地飞过,只在黄色的路面留下浅浅的痕迹,路上车辆很少,我有时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世界上只有我俩,像神仙般自在地飞翔。

下午5点,我们到达21站林场,林场内有一座小屋,人声和狗吠清晰可闻,我们想跟这家人要点生活用水,然后去旁边的空地搭帐篷。但屋里的阿姨热情地邀请我们住进她家,说晚饭可以跟他们一起吃口热乎的。我心下感动,这份对陌生人的信任,让我重新审视这个世界。

这是一家三口,阿姨和丈夫、当过兵的儿子,驻守在这片林区已经20多年。小屋没通电,我们借着蜡烛昏暗的光晕,吃着他们从河里捉来的小鱼和少许青菜,聊得兴致勃勃,聊大兴安岭和他们的生活,以及我们的骑行。这一晚,睡在火热的土炕上,倍感温暖……

辞别善良的一家人,我们继续上路,途经18 站林场,这是从北极村出来,第一次经过具有小镇规模的林场。18站林场是黑龙江省鄂伦春族的主要聚居地之一,用桦树皮制作手工艺品是该民族的文化之一,这里除了鄂伦族,还有满族等其他少数民族。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各式店铺,心中升腾起一股 兴奋感,犹如刚刚经历过荒野重生。

此后的道路平坦开阔,我们骑到白石砬子村时,太阳已经快下到山头。这一天是中秋节,我们在村庄附近的玉米地旁露营,望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我的思绪不由地回到了自己从小生活的城市。

全长 3850米,上起滚突岭顶峰,下至黑龙江江口,两侧的山坡披着五彩外衣,峡谷沟壑纵深,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成的溪流,在五彩缤纷的山谷间恣意地流淌,大有“九曲十八弯”的架势。峡谷里空气新鲜,为城市平均含氧量的50倍以上,是非常有价值的森林氧吧。不久,我们就到达了延兴管理站。

为了给这段中俄边境之旅画上完美的句号,在抚远休息了两天后,我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骑车去40公里外的黑瞎子岛一探究竟。路况不错,我们骑得也很轻松,不久,就看见连接着黑瞎子岛的乌苏大桥,这座桥长1600米,位于中国版图的最东边,因此被誉为中国“东方第一桥”。

黑瞎子岛东侧的岛屿属于俄罗斯,东西岛屿被铁丝网隔开,铁丝网旁边就是2008年中俄两国政府在黑瞎子岛举行界碑揭幕仪式的地方。岛上人迹罕至,江风凛冽,我们找到一处地方安营扎寨,准备明天早上观日出。不料,凌晨4点,帐篷外突然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