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最北端到最东端From the Northernmost to the Easternmost of China

文 寂静的单车世界 图 寂静的单车世界 丁艳飞 沈瑛 庄艳平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休息一晚后,上午我们在北极村内四处游览,穿过干净的街道,一路向北来到黑龙江边的神州北极广场。当天风和日丽,站在广场上俯瞰碧波荡漾的江水,江对面即是俄罗斯,被北风吹过的森林开始展示出秋天的颜色,我对自然馈赠的美景毫无抵抗力。

一路延着黑龙江边骑行,穿过一片荆棘,到达省道209。省道 209为土路,一旦下雨就泥泞不堪,这一带的地形以丘陵为主,坡多且短,骑起来像玩过山车,骑不了多久就疲惫不堪。

晚上在一处小河边露营,大兴安岭的溪水清澈、甘甜,吃过饭,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上的繁星,一道银河从天幕倾泻下来,密集的星星在夜空中织起一张硕大的网,美极了。

但随着夜深,气温也骤降,冷空气毫不费力地穿透我的纯棉睡袋,我已经把所有御寒的衣物都穿在身上,裹得像粽子,但寒冷仍无处不在,尽管眼皮不停地打架,但我们还是被冻得辗转难眠。破晓时分是最冷的时段,我迫切地等待太阳升起,只有当这一刻来临,身体才会慢慢恢复元气。

为了寻找中国最北端乌苏里浅滩,我们一整天都在土路上奔波。转眼到了下午4点,离乌苏里浅滩还有15公里,而我们身上已经没有预备的粮食了。这时,一辆自驾车从乌苏里浅滩驶出来,我们顾不得许多,站在路边招手示意司机停车,

为了调整体力,我们到达28站林场后,决定在

前进速度很慢,爬上一个山坡后,我坐在路边休息,接着便一鼓作气骑到黑河市区,在一家川菜馆中,我连吃了三碗饭,而阿寂已经疲倦得没有胃口享受这顿盛宴。

黑河市地处小兴安岭北麓,素有“中俄之窗”的美誉,它与俄罗斯阿穆尔州的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即海兰泡)隔江相望。作为中国首批沿边开放的城市,中俄贸易在黑河市繁荣发展,这里不仅有当地的特色产品,还有大量精美的俄罗斯商品,以及正宗的俄式西餐。

在黑河度过了惬意的国庆假期,我们再次上路。天空阴沉,雨下个不停,我们已经习惯了在风雨交加的环境中骑车。离开市区不足10公里,我们就到了著名的历史边陲小镇——瑷珲镇,该镇是历史上著名的《中俄瑷珲条约》的签订地,当地有很多博物馆,如“卫国英雄园”“、历史陈列馆”“、知青博物馆”和“海关旧址”等,参观这些博物馆,我们仿佛回 到了过去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天很快黑下来,快到平阳河村时,我们经历了骑行中最冷的一天,两人浑身湿透,手脚麻木、冰凉。在村口转了几圈,我们仍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露营,几经周折才落脚在一户村民家中。外面狂风骤雨,屋内却有温暖的火炕,再次醒来时,已是艳阳高照的晴天。

这一天看到的黑龙江特别宽阔,风在江面翻起白头浪,站在小山岗上观看很是壮阔。不过,下午5点多,天就全黑了,我们要打车灯才能看见前方的路,风一般地骑到嘉荫县城。嘉荫县是名副其实的恐龙之乡,中国第一块恐龙化石就在此地出土,夜晚的嘉荫县四处都有发光的恐龙雕塑,每一座政府大楼的外墙也被射灯映照得金碧辉煌。

天气变得越来越冷,大概不久就会下雪了。从嘉荫县出来,经过太平沟镇,爬上一座山,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俯瞰整个兴龙大峡谷,蔚为壮观。峡谷

况不对,找到一个当地人询问,才知走错了路!此时离预定的开船时间还有25分钟,而我们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一个村民告诉我们,这里离渡头有14公里,去同江的船预定两点半开,实际上大多在3点才开。

我们只有45分钟,于是一路疯踩,阿寂在前骑得飞快,我也丝毫不敢怠慢,紧随其后,终于看到渡口了!眼看胜利在望,前方却是一条几百米长的土路,非常泥泞,一脚踩下去要费很大劲才能拔出来。

预定的开船时间已过,阿寂奋不顾身地冲入“沼泽区”,我也在泥路里奋力地推车。阿寂比我先到达,当我气喘吁吁地踏上船时,船立即开出了,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轻松地笑了。

第二天前往抚远县,路程120公里,我们计划一天到达。下午5点不到,天已全黑,此时,我们连城市的灯光都没看见。当我们翻上一座山头,看到抚远县的灯光照亮了一小片天空,我们相视一笑,这还不是我们真正要到达的终点…… 风骤雨。

直到天亮,风雨仍没有停歇的意思,我们无奈打算出岛,在7级强逆风中,人稍不注意就会跌倒,前一天轻松骑过的乌苏大桥,如今却在极端恶劣的天气下寸步难行。我们只能硬着头皮推车,也举步维艰,终于还是抵挡不住风雨,我们下到桥底想找避雨处,却意外地发现桥边就是世界上最小的镇——乌苏镇。

据说,民国时期镇上常住人口多达 1500 人, 1929年9月6日,该镇在苏军的炮火中变成一片废墟,目前岛上只居住着一户人家。不过,乌苏镇旅游资源丰富,同时是中国最大的三文鱼场,因此游人很多。

无法返回抚远县城,我们只得顶着大风从乌苏镇南下11公里,到抓吉镇寻找住宿,不出所料,镇上游人很多,一直问到第三家旅馆才找到空位,大通铺上火炕烧得很热,躺在上面,我们便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多日的疲惫已经消去大半,而丰盛的晚餐则让我们惊讶不已,餐桌上竟然摆放着大份的三文鱼咸鱼,这让我和阿寂直呼太奢侈,老板则习以为常。原来,乌苏里江的水产资源丰富,每年到了繁殖季节,三文鱼就逆流而上,返回乌苏里江产卵,因而数量十分可观。当地人将吃不掉的三文鱼抹上盐,做成咸鱼风干保存,成品被当地人叫作“大马哈鱼咸鱼”。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们就在江边等候着祖国的第一缕太阳,凌晨4点45分,天边的黑云渐渐退去,太阳开始崭露头角,这是属于我们的太阳,它揭开祖国大地新的一天,苦尽甘来的感觉真好,幸福亦来得太美妙。

在回抚远的路上,我们再次经过乌苏镇,参观太阳广场时,黑云又开始在天空聚集,广场江边的渔夫正在大风中努力地捕鱼,我们挥手向这班勇敢朴实的人们表示敬意,他们也挥手回敬我们。

归途中,天气依然阴晴不定,没过多久天空开始飘起雪花,轻盈的雪花落地即化,看着白茫茫的世界,我想,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