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mirs in Xinjiang

帕米尔高原十年行摄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如果说有某个地方存在于我的灵魂深处,那一定是帕米尔高原。

帕米尔高原位于中国版图的最西边,但它的大部分地域在国境之外,分属于几个不同的国家。在塔吉克语里“,帕米尔”是“世界屋脊”的意思,的确,这里海拔4000 ~ 7700多米,雪山林立,冰川广布。

最初来帕米尔摄影创作时,我就被这片地域简洁的线条所震撼,几条山脉粗粗的勾勒,简洁到大约只有几种色块组成。置身其中,眼前是大开大合的轮廓,耳畔是从历史深处吹来的远古之风,那一刻, 我知道,它也是我人生的高原。

十年来,我几乎跑遍了帕米尔高原在我国境内的所有地方,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这里的风景,也记录下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在不断的行走和拍摄的过程中,我对帕米尔高原的眷恋越来越浓,所以,我前行的脚步将永不停止。 在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名声极大,几乎妇

开始下撤,一路上,脚下的冰层不断发出咔咔声,让人胆战心惊,按快门的时候,我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声音会引起冰川崩裂。8个小时后,我们才艰难地返回到最初出发的地方。

攀登慕士塔格峰,让我对帕米尔高原有了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也让我对“意志”一词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近几年来,我多次攀登慕士塔格峰,拍摄壮观的冰川,但由于全球变暖,那些巨大的冰川正慢慢消融,这让我心痛不已。

慕士塔格峰以其雄伟壮观的景象,被当地的柯尔克孜族人视为神山,而它脚下宁静美丽的卡拉库勒湖,同样圣洁无比。

最近一次拍摄卡拉库勒湖是在2016年,那次,我从喀什驾车出发,一路西行,大约两小时后,越野车进入盖孜河谷,当翻越老虎口时,道路曲折盘旋,四周山势嵯峨,峰峦突兀,将我的身心也提升到一种飞翔状态。到达湖边时,已近傍晚。卡拉库勒湖海拔4000米左右,湖泊巧妙地将慕士塔格峰和其他大小山峰一并揽入怀中,在这

示出叼羊的烈性。我在帕米尔高原拍摄过20多次叼羊比赛,每一次都是跟前跑后,仿佛我也成了赛场上的一名勇士。

除了拍摄节日和活动,我还喜欢记录塔吉克人的婚礼。让我记忆深刻的是2009 年 10月拍摄的那场婚礼。当时,我正在帕米尔高原采风,谁知赶上我的朋友达力的女儿热娜结婚,所以我在他家待了3天,拍摄下婚礼的整个过程。

婚礼当天,热娜穿着漂亮的民族衣裙,头戴精心绣制的帽子,罩着面纱。当听到远处传来乐器演奏的声音时,我知道是迎亲队伍到了。迎亲队伍到达家门口时,达力夫妇和亲戚朋友一同上前迎接,热娜的女伴还向新郎敬上两碗牛奶,新郎一口气喝完,表示接受了盛情。进门时,热娜的奶奶向孙女婿的肩上撒了些面粉,这是祝福两个年轻人互敬互爱,白头偕老。接着,新郎新娘交换系有红、白布条的戒指,场面让人感动。

仪式过后,人们吹起鹰笛,打起手鼓,跳起欢快的舞蹈,一场婚礼成了整个高原的盛典,直到太阳下山,人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来到帕米尔高原拍摄的人都会发现,塔吉克女人是高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的确,塔吉克女人比男人更加重视装扮,她们喜欢身着色彩鲜艳的衣服,在荒凉的高原上,她们的身影显得极其绚丽。不过,除了美丽,塔吉克女人感染我更多的是一种坚强的精神。

在帕米尔高原,塔吉克女人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做饭、种植、挤羊奶、照顾老人、抚育子女等,都由她们完成。在条件艰苦的高原,她们担负起了家庭的重任,是家庭最重要的支柱,让人尊敬。所以,在我的帕米尔高原系列摄影作品中,有很多专门拍摄她们的镜头。

在拍摄中,我尽量展现她们生活的原貌,用不同的视角,突出她们淳朴坚韧的气质。在室内拍摄时,由于早晚光线较暗,所以我一般选择在中午进行拍摄,当阳光从房顶窗口射入房间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