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yang Lake “江湖”大战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最近,修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提议再度拉弓上弦。

2016 年11 月23日,江西省水利厅官网发布了《鄱阳湖水利枢纽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一次信息公示》(以下简称“环评公示”),随后的11月27日,又发布《为了“一湖清水”——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介绍》,详细讲述了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概况及重要意义。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连发两文,被外界认为是鄱阳湖的“建闸信号”。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绿发会、“让候鸟飞”公益基金等组织、机构立即发声反对建闸,与此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 (WWF)也发表长文,呼吁寻求替代方案……事实上,鄱阳湖水利枢纽建还是不建,已引发经年论战,但这次人们格外担忧——这会是最后的一次争论吗?

在鄱阳湖西岸有一个千年古镇——长岭村,因地处鄱阳湖重要地段,曾一度成为鄱阳湖流域著名的商贸重镇。长岭村的一位村民说:“早在几年前就有专家来这里勘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在为建设水利枢纽工程做准备,这里是鄱阳湖最窄的

西并不想建闸。”面对多方的反对声,胡振鹏有些无奈。2006年之前,胡振鹏一直是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坚决反对者,然而2006 ~ 2007年,鄱阳湖遭遇五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湖水急剧流失,对鄱阳湖生态及周边居民造成了严重的影响,这次大旱改变了胡振鹏的想法,他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解决鄱阳湖干旱及生态的问题。胡振鹏认为,这样一个“调枯不控洪”、不带发电功能的水闸,对鄱阳湖生态的影响是利大于弊的,调控后,鄱阳湖枯水期不会因为水位过低而造成湿地萎缩。胡振鹏说: “如果我们不在鄱阳湖湿地生态没有完全退化的时候保护,今后就迟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最初提出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至今,人们反对的理由也是生态。

鄱阳湖位于长江中下游南岸,地处江西省北部,其水系流域面积为16.22 万平方公里,占江西省总面积的97.2%,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也是中国唯一入选“世

质日渐恶化。但对于引起这一现象的原因,各方却持不同的观点。

江西省水利厅把引发这一问题的关键原因,归结于“三峡水库群汛后蓄水”:一方面,三峡水库下泄的水中泥沙含量远低于预期,清水下泄,冲刷河道,使得长江水位降低;另一方面,三峡水库蓄水直接造成下泄的水量减少,长江下游水位再次降低,这就使得鄱阳湖出湖水量持续增加,鄱阳湖枯水期水位也因此持续走低。

不过,这个结论并不能让所有人信服,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副研究员赖锡军就指出,采砂导致了鄱阳湖泄流能力的不断增长,这才是导致鄱阳湖水位不断下降的主要原因。

半夜的鄱阳湖万籁俱静,一阵轰隆隆的船声突 然打破了原本的寂静,鄱阳湖南岸的康山村渔民对这样的声音习以为常,他们知道这些“昼伏夜出”的渔船,都是为了鄱阳湖中的砂石而来。

砂石是重要的建筑原料,随着中国城镇化的脚步加快,对于砂石的需求与日俱增,2001年长江全面禁止采砂后,采砂活动转入长江沿线湖泊,而鄱阳湖成为了其中的重灾区,一艘采砂船一小时可采集五六百吨甚至上千吨砂石,偷采一晚上的毛利可达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在高额的利润驱使下,非法采砂船的数量曾一度高达450艘,一年的采砂量甚至达到了鄱阳湖20年的沉砂量。曾有康山村渔民试图对非法采砂船只进行拍摄取证,却不料被采砂船上的人殴打致住院。

赖锡军通过数据分析发现,砂土的大量挖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