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36-Year Debate of the Key Water-control Project

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博弈36年文 欧维 图 赵伟 方明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 徐典波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地方,要建也只能在这里建。”

村民的猜想在江西省水利厅得到了证实,长岭村境内的长岭山与湖口县的屏风山隔着鄱阳湖相望,两山之间的湖面宽约2.8公里——这里是鄱阳湖入江水道中最窄的地方,按照2016年公布的“环评公示”中的构想,将在这里建一道总长为2993.6米的大闸门,对鄱阳湖湖区的水位进行调控。

其实早在1980年,在北京召开的长江中下游防洪座谈会上,江西省水利厅就提出了兴建鄱阳湖“湖控工程”的构想,这距离“环评公示”的出台,已经过去了36年。在这长达36年的博弈中,江西省有关部门不断修改、调整水利枢纽工程的构想,如今的方案与最初的工程方案已经相去甚远。

1995年,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院完成了《鄱阳湖区综合利用规划报告》,正式提出在鄱阳湖兴建一座防洪、发电、航运、灌溉、供水等综合利用的水利枢纽。然而直到2002年,这项计划才在全国“两会”期间被正式提交,但是,国家有关部门认为该工程会影响生态环境,不利于下游省市的防洪、用水和生态环境,主张缓行。

转机出现在2008年,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主要推动者、原江西省副省长胡振鹏在两会期间提出了“调枯不控洪”的新理念,这也就意味着,此时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让了一步”,砍去了防洪、发电两大功能,最初方案的建坝也改为建闸。随即,工程迎来了转机——批准进入实质性调研论证阶

界生命湖泊网”的淡水湖。鄱阳湖还是一个吞吐型的湖泊,当长江水位高于鄱阳湖时,长江水就会倒灌入鄱阳湖中,整个鄱阳湖烟波浩渺,水天一色;而当鄱阳湖水位高于长江水位时,鄱阳湖的湖水就会流入长江中,于是,鄱阳湖便出现了“水落滩出、野草丰茂”的景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江湖”关系,造就了鄱阳湖特殊的湿地生态系统,也让鄱阳湖成为鸟类重要的越冬地。

从每年的10月开始,成千上万的候鸟,从西伯利亚、韩国、日本等地迁徙而来,在鄱阳湖过冬,直到次年初春才开始北归,有诗形象地描绘了这一热闹场景:“鄱阳湖畔鸟天堂,鹬鹳低飞鹤鹭翔;野鸭寻鱼鸥击水,丛丛芦苇雁鹄藏。”而其中最令鄱阳湖人自豪的是,世界上超过98%的白鹤都在此越冬——白鹤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极危(CR)级别的物种,这个级别的下一步便是“野外绝灭”。然而,现在担心的是,修建水利枢纽之后,这一盛景将不复存在。

沈阳理工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周海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会给鸟类栖息地带来不可逆的破坏。如果人为增加枯水期水量,势必会压缩候鸟觅食区域,减少候鸟的食物数量,对候鸟的迁徙和下一年度的繁殖都将产生不利的影响。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也认为:对湿地而言,自由连通的“江湖”关系远比人为控制的水位线更重要,而生物对自然的水文波动具有相应的适应机制和策略。候鸟监测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至2003年以来,白鹤等重点保护动物的数量并没有显著降低,甚至有部分物种的种群数量还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在江西水利厅发布“环评公示”后不久,世界自然基金会就对此发表长文,表示高度关注并重申关切,认为鄱阳湖在全球生态格局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呼吁积极寻求无坝(闸)的替代方案。而早在 2014 年7月 23日,该基金会就曾对此做出过严重警告,称“若决策不当,将使得鄱阳湖面临的生态风险,演变成多个国际公约、双边协定中大国

导致湖口河道变宽,从而大大增加了鄱阳湖的泄流能力,他说:“应该在全面理解造成鄱阳湖水位降低的原因之后,再做出是否修建工程的决定。”而“让候鸟飞”公益基金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现在修建蓄水工程,将进一步掩盖已在鄱阳湖疯狂肆虐多年的无序采砂问题,对这一产业的约束和治理、恢复湖区水环境内的生态系统毫无裨益。

在江西水利局发布“环评公示”后,“让候鸟飞”公益基金联合中国绿发会、江豚保护行动网络发起了“呼吁寻找10000人,叫停鄱阳湖建闸联名”的公开信,其中征集到全国环保公益机构和团体110家,公众联名上千人,并在2016 年12月6日“环评公示”结束的最后一天,将这封公开信和联署名单,递交到了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环评单位——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

不过,有人依旧持悲观态度,认为这项工程被卡在环评上的几率为零。但其中一名联名的环保人士说:“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做100%的努力。”

据了解,环评报告将于2017年公示,报告将细致研究工程对生态影响的利和弊,并拿出最符合生态要求的方案。然而,一位关注鄱阳湖20多年的生态专家说,不管这个水利枢纽工程的出发点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谁都没有办法否认的,一旦建成,这就是一项“完全不可逆”的人工工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