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gang Village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贵州省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不仅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世界十大“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旅游首选地之一,还被誉为“原生态博物馆”和“人类疲惫心灵的最后家园”。但是,随着旅游人数的增多,外来文化对当地的冲击和影响越来越大,如今要体验原汁原味的侗族风情,与世隔绝的黄岗侗寨就成为了首选。

黄岗位于黎平县双江乡最南端,与从江县小黄只有5公里路程。可是,当小黄早已蜚声中外、游人如织的时候,仅仅一箭之遥的黄岗却默默无闻。究其原因,是由于黄岗交通不便,在“望山跑死马”的黔东南地区,村民难出,外人难进,但也正因如此,黄岗成为了当地最具原生态的侗寨。

黄岗侗寨非常古朴、宁静,基本没什么游客,有5座鼓楼、一座花桥,四周古松环抱,寨边禾仓林立、禾晾有序排列,把村寨围在中间。收获季节,层层禾晾成为一道道金色屏障,而这些金色禾晾正是黄岗寨名的由来。古往今来,黄岗的侗民都遵从传统的生活方式:种田不用化肥(鱼吃寄生虫)、收割不用镰刀(用手摘禾)、辗米不用机械(传统舂米)、吃饭不用筷子(用指食)、厕所不在室内(在鱼塘)、谷仓不在家里(在水塘),原始的民族风情让人心神荡漾。

刚进寨门,一阵悠扬的歌声便传入耳中,只见宽敞的平坝上,十几名少男少女围坐一圈,在一位歌师的指点下高唱侗族大歌,那歌声清脆悦耳,余韵绕梁。相传,侗族大歌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已有2500多年历史,其音律结构、演唱技艺、演唱

齐聚,再绕着寨子游行。几十副滑竿排成一列,长长的队伍,在寨子中浩荡穿行。而“官人”身后还跟有众多“随从”,“随从”们的装扮奇形怪状,或赤膊露体,或衣衫褴褛,或脸抹锅烟、石灰,或身画青龙白虎,或饰演兵匪乞丐,或装扮妖魔鬼怪……每个形象都趣味无穷,令人啼笑皆非。除此之外,队伍的最后,还赘着一大批衣着靓丽、银饰闪烁的年轻姑娘,她们手撑花伞,逶迤而行,场面甚是壮观。

在“官人”行进途中,常有“百姓”放鞭炮、吹芦笙、斟茶送水迎接,“官人”饮茶完毕,即赠红包礼金以表答谢。不过“官人”途经之地,碰得最多的还是“姑娘拦路”。抬轿队伍每走几户,就有一群 穿着盛装的姑娘,以歌拦路,智取“官人”囊中之物。每当姑娘们唱完一曲,“官人”就要将钱递出。能歌善唱的姑娘接踵而来,歌声此起彼落,“官人”递钱不迭、应接不暇,旁观者连声喝彩、赞叹不已。一时间,欢笑淹没了寨子,快乐和幸福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当所有的队伍完成游行、集结到寨子广场后,整个活动达到了高潮。芦笙奏起、鞭炮噼啪,轿子队伍和撑着花伞的姑娘围着中央广场旗杆旋转,整个寨子随之沸腾。置身其中的我,此时此刻完全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沉醉在黄岗侗民的快乐和幸福中。

着就随着鼓点大念祭天辞:“天呀!地呀!今日大吉大利,宰猪求雨益,待雷公哟而待神,平时干旱无收成,泉水不冒河断流,人民群众十个愁。拜天拜地求好雨,劳动人民个个喜。唤雨求露为人民,农民无雨心不平。给好雾,下好雨,禾苗棉地得适宜。”语毕,天空立刻阴云密布,接着就噼噼啪啪地下起大雨来。自此,黄岗便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日子越过越红火。此后,黄岗侗寨每年农历六月十五日都要大摆宴席,接待八方宾客,再没有一年敢落下。

如今的“喊天节”与过去的祭祀流程大致相同。一大早,先由寨老牵一头黑毛猪到河边宰杀,烧香烧纸祭祀一番后,全寨才开始大规模杀猪。家家户 户宰杀完后,每家挑选一块好肉煮熟,集中摆放到寨子中间的坪子里。随后,天师前往祭坛,在路上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用巴芒草挥洒福茶,这是祈求前来祭天的主家与客人平平安安。到了祭坛,天师登坛念咒,身着侗族盛装的侗民们则围着祭坛,在天师的引领下,一起对天跪拜,高声呼喊“:萨向啊(雷婆啊),对不起,我们给你赔罪喽!”祭祀完毕,男女老少唱起娱神的侗歌,吹响雄浑的芦笙……

“喊天节”的神奇之处在于雷婆显灵:如果仪式之前是晴天,那么仪式后一定会下雨;如果仪式前是雨天,仪式后就一定晴天。如此持续多年,屡试不爽。

(上图)在黄岗有这样一句顺口溜:“只见娘上胎,不见孩上街”,完全体现了黄岗婴儿的高死亡率。所以这里的侗民珍视每一个幼小的生命,希望扮演了“官人”的孩童都能得到上天赐福,茁壮成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