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obing

探访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盛夏时节,我来到位于北疆的卡拉麦里有蹄类自然保护区,保护区的名字源于卡拉麦里山。“卡拉麦里”是哈萨克语,意为“黑油油的山”,因这里的低山、丘陵的岩石以黑色岩层为主而得名。卡拉麦里山的东部是戈壁,西部则是中国第二大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

这片本是荒漠戈壁的区域,生活着大量的野生动物,因此成为中国难得的观兽胜地,一旦走近卡拉麦里,大大小小的动物粪便和脚印便随处可见。普氏野马、蒙古野驴、鹅喉羚等多种野生有蹄类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金雕、猎隼或伫立于孤峰之巅,或翱翔长空;秋天,集群于此地的沙鸡铺天盖地,上百只迁徙的猛禽划过天空,壮观而震撼。但这里同样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近年来的矿产开采大潮,使得卡拉麦里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

当时,我还是一名疯狂的“鸟人”,想到北疆布尔津和喀纳斯一带寻找和拍摄一种心仪的鸟类,途中需要经过卡拉麦里有蹄类自然保护区。那天,我和同伴从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出发,沿着东线的 216国道行驶,经过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了卡拉麦里。

荒漠草原地带,因此又被称为“准噶尔野马”、“蒙古野马”,它们主要以针茅、驼绒藜、角果藜和假木贼等荒漠植物为食。1876年,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率领一支探险队潜入准噶尔盆地进行野外探险和物种搜集,两年后,他们在卡拉麦里首次发现普氏野马,并将标本带回欧洲,从此一举成名。后来,动物学家普列雅可夫将这种野马定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基野马”,简称“普氏野马”。

当时,欧洲等地的野马已经绝灭,普氏野马成为野马中保留下来的唯一物种,因此普氏野马的发现轰动一时,也很快引来了大量欧洲国家的猎马队伍。19世纪末至20 世纪初,西方人在蒙古国进行了6次普氏野马捕捉行动,随后将捕捉到的马驹送往欧洲,圈养在多国的动物园和马戏团中。

普氏野马原本就生活在环境恶劣的荒漠戈壁中,这里不仅食物缺乏,水源也是大问题,卡拉麦里的水源一直较少,且很多都是苦水,这对它们的生存很不利。此外,它们还要面临低温和暴风雪的侵袭,一场大雪后,很多动物都会因为无法抵御寒冷而死去,此时,人类的捕捉无疑雪上加霜。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国普氏野马的数量锐减,几乎濒临灭绝。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科学院等先后组织考察队,深入几个普氏野马的原产地进行考察,但都无功而返,普氏野马在中国已经消失。上世纪,我国启动了普氏野马还乡之路,

麦里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还有数量众多的越野车。好奇之下,我询问了当地面馆的老板,才知道这些车几乎都是来这里开矿的。经济开发和自然保护近乎无解的矛盾,也没有因为卡拉麦里的神奇而避免。

卡拉麦里的神奇,除了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还有大量的煤、油和其他矿产资源。韦晔和其他在新疆从事鸟类观测的朋友告诉我,近些年来,卡拉麦里的道路已经很通畅了。原来的石子路和车辙路被柏油路和新建的乌准铁路(乌鲁木齐—准噶尔盆地)替代,卡拉麦里的戈壁滩上,竟然有一座水库拔地而起,在“保护动物”牌子的旁边,也赫然竖立着“五彩湾工业园”的指示牌。而建设这些基础设施的动力,是准噶尔盆地丰富的矿产资源。

因为石油开采,216国道以西的广阔地带已经喧 嚣了二十多年,现在,216国道以东的自然保护区也受到了影响。数十家大型煤化工企业进驻大戈壁,并夜以继日地施工,巨型切割机日夜轰鸣,上百台超重的大卡车向外输送石材,川流不息。白天,216国道沿线停满了超载的重型卡车,等到夜幕降临后,巨大运输车队绵延100公里,场面令人叹为观止。

原本无人的荒野,如今简易公路纵横交错,新疆的粮油瓜果、煤油矿产得以输送到其他城市,因此很快带动起当地的经济发展,216国道已然成为当地百姓的“幸福路”。

然而,这条国道却正好从保护区的核心区穿过,所以也成了保护区有蹄类动物的“杀手”。一年中有5匹普氏野马命丧车轮之下,被撞死的野驴、鹅喉羚等更是不在少数,因而沿途所能见到的鹅喉羚、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