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iegated Copperware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20世纪60年代中期,周恩来总理出访英国时,意外地见到一只产自中国的斑铜八耳香炉,不禁叹道:“我在北京故宫里也没见过此等珍品!”回国后,周总理迫不及待地想要查出这只斑铜八耳香炉的产地……于是,“会泽”两字纳入他的眼底。

云南会泽,是中国的铜都,历史上制铜业十分发达,尤以斑铜手艺最著名。斑铜,顾名思义,即铜中有斑,这个“斑”可谓煞费苦心。在一定温度和化学反应条件下,铜内的其他金属会结晶成斑并显露出来。斑铜的斑分为“熟斑”和“生斑”,“熟斑”原材料可由铜矿加其他金属冶炼,也能依模型而成, 相对平凡和常见,但“生斑”必须用天然铜块锻打而成,不能冶炼,不能合成,错一步就前功尽弃。

有一种说法是:会泽在明代时期锻造的斑铜艺术品,是世界上唯一无需冶炼就能锻打而成的金属器物,被誉为“中华一绝”。侥幸出炉的斑铜,历来被视为至宝,只有达官贵人、商贾富豪才敢问津。一件5厘米的斑铜猪,售价都在万元人民币以上。

然而今天,在铜都会泽,纯天然铜的发现已类似寻宝,如果偶尔有人得到,首先想到的是送到铜匠街张家——整个云南,就他家还在旗帜鲜明地制作生斑。

相传的独门生斑“显斑”秘方。父亲恪守古训,临终前也没透露给别人,他若不继承,断掉的不仅是十三代铜匠的事业,还有这项秘不外宣的技艺。

毕竟不是精准的实验,“配方和秘诀之外,更需要经验和眼力”,张伟拿出一个已经被烧烂的坯型,心痛又无奈,温度不够便不足以结晶,如果温度稍高,铜就会融化掉,父辈祖辈可能也一样,继承了独门秘方,却只能在错失中练成娴熟的手艺。外界对张家的秘密有各种猜测,有的说要添加一定的砒霜,有的说显斑时加入几滴眼泪效果更好。张家人听了都是笑笑,他们坚信熟斑不如生斑,别人家研发的显斑配方怎么都比不上自家的秘方。虽然昆明一些市场化的熟斑企业,一年可能有上千万的订单,就连隔壁街上由做马鞍转行过来的马家,经济效益也比张家好太多。

清朝时期,会泽是铸造铜币最主要的原料供应地,现在会泽附近的东川一带仍有许多铜矿,产量依然不低,斑铜作为本地独特的工艺文化传播开后,用冶炼铜原料铸造斑铜工艺顺势而生,这种通过在铜融化时加入其他金属,并经过浇铸成型、磨光、用化学药品着色显斑等技术制作的“熟斑”,早已开始批量走入市场。但无论是铜匠师傅,还是斑铜爱好者,心心念念的都是“生斑”,只是天然纯铜在清代就已经非常稀少,而正因为稀少和神秘,才像传说一样让人着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