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Leopard

雪豹和喇嘛的故事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2016 年12月31日,青海省都兰县沟里乡的村民尼玛太在山上放牧时,发现一只受伤的雪豹,因雪豹体型庞大,尼玛太和村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当晚,6位村民自发在山顶轮流守护雪豹,黑暗中,他们看见对面山头上有一团亮光在缓缓移动——那是一群携带枪支的盗猎者!村民们虽然愤怒,却不敢接近。两天后,政府人员仍未到达现场对雪豹实施救助,村民们只得在僧人果洛周杰的建议下,对雪豹的受伤部位进行处理,然后将其放归到野外。

“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现在盗猎者少了很多,不过雪豹的数量依然稀少。”果洛周杰说。雪豹是一种美丽而濒危的猫科动物,经常出没于海拔3000 ~ 5000米的雪线附近,被誉为“雪山之神”。科学家研究发现,大约在440万年前,地球上就有了雪豹的踪迹,而青藏高原则是它们重要的栖息地之一,据统计,全球尚存的雪豹数量仅为4500 ~ 7300 只。

目前,世界上有很多科学家正在观察和研究雪豹,同时也有一批民间的野生动物保护者致力于此,藏族僧人果洛周杰便是其中之一。自2009年以来,果洛周杰一直在追踪、拍摄雪豹,他希望以

鹊时,其他喜鹊就趁机一哄而上,偷吃雪豹的猎物!

果洛周杰将首次拍摄的地点选在索日家的后山上,索日是一个普通牧民,饲养着290多只羊。在他家草场的后山上,常年活动着一只母雪豹,雪豹多以岩羊、高原兔等野生动物为食,并不侵犯索日家的羊群,最初几年,索日一家与雪豹相安无事。

然而,这种和谐的状态却在2009年被打破了。冬天来临,索日发现羊群的数量越来越少,天亮后总能在家附近找到羊的尸体,它们不是被喝光了鲜血,就是被啃食得只剩下羊角和尸骨,尸骨上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肉——这是母雪豹前一夜捕猎的结果。

原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雪豹的主要食物岩羊遭到人类大规模猎杀,即使1988年我国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之后,打猎现象普遍减少,但岩羊的数量也未能快速恢复。

那一年,母雪豹产下了两头幼崽,小雪豹在独立之前,都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由于食物严重匮乏,母雪豹无奈之下只能袭击索日家饲养的家畜。雪豹拥有发达的犬齿,呈圆锥状,长度在4 ~ 5厘米之间,且齿尖锐利,对猎物造成的伤口极深,即使猎物逃脱

的脖颈,而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只小羊正无助地“咩咩”叫着,看着母羊在雪豹的身下极力挣扎,它在原地惊慌地踱步,却不肯离去。

果洛周杰拍不下去了,他冲出去赶走雪豹,从雪豹口中救下了那头母羊。最终的录像虽然捕捉到了雪豹的身影,却没能拍下雪豹进食的情形。果洛周杰说:“后来,有很多人觉得我傻,为什么不继续拍下去呢?我自己也思考了很久,但我想,如果那头小羊会说话,它一定希望我救下它的妈妈,而不是说它的妈妈被雪豹杀害时,有个僧人只顾拍摄,那真是一个没有怜悯之心的人。”

迄今为止,果洛周杰一共拍到过5次雪豹,其间,央视纪录频道摄制组也曾联系果洛周杰,邀请他做向导,在三江源一带寻找雪豹。

“由于食物匮乏、栖息地被破坏、偷猎等多种原因,年保玉则神山上的雪豹已十分稀少。而且雪豹保护是全球性的大问题,并非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我目前所做的也只是拍摄和观察。”果洛周杰谈到雪豹保护时,显得有些无能为力。

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说:“雪豹是青藏高原上的旗舰动物,处在青藏高原野生动物食物链的最顶端,如果要保护雪豹,那么这一系列的生态系统都要受到保护。”对于吕植教授的这一观点,果洛周杰深表认同。

雪豹数量减少的直接原因是食物匮乏,20世纪80年代,很多藏民以打猎为生,政府甚至会给他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