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and Fury

中国环塔拉力赛亲历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中国环塔拉力赛,全称“环塔克拉玛干汽车摩托车越野拉力赛”(以下简称“环塔拉力赛”),创办于 2005年,是每年举行的国家A级体育运动比赛项目。2016年环塔拉力赛的起点在新疆塔城市,终点为阿克苏地区的温宿县,这是阔别多年后,环塔拉力赛再次重返“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所有参与者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重重考验。

作为摄影师,我有幸全程参与了这届比赛。如今回首2016年环塔拉力赛,其中有苦、有累、有遗憾、有满足,比赛过程中的种种经历难以忘怀。 重现了古代丝绸之路上的画面。10点半后,天空下起了雨,场地里突然响起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赛车从集结区出发,与汗血宝马同场共驰。随后,雨越下越大,现场的气氛也越来越高涨,汗血宝马与赛车,古代文明与现代科技相“碰撞”,所有人都禁不住地为之惊叹、欢呼!由于风雨太大,早上发给我的雨具全都给拍摄设备用了,但自己又不舍得离开拍摄机位,便淋着暴雨坚持到最后,我也因此患上了重感冒,这使我在2016年环塔拉力赛的拍摄中留下了莫大的遗憾——错失了5月 16日塔城附近高山牧场赛段的泥泞之战。

5月16日临出发上车时,我的负责人见我鼻涕眼泪一把抓,立即让我下车回旅馆休息,并且告诉我,只有一天的时间恢复身体,拉力赛十分残酷,如果感冒、发烧,后面几千公里的路上会出大问题。我回到旅馆吃了药,睡了一天,身体完全恢复。但同伴回来告诉我,这一天的比赛在风雨中进行,泥泞给赛车带来巨大的麻烦:大面积泥中陷车、发动机拉缸、车撞树然后带着大树一起跑……各种奇事比比皆是,对拍摄来说,这是很好的出片机会,实在是太可惜了。

经过前一天的泥战洗礼,5月 17日的比赛对大多数车组都不成问题,这天我们从塔城转移到了克拉玛依,赛段为较好的高速赛段。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发车时还是晴天,午后风却越来越大,雨

次日早上,天空仍在刮风、下雨,当天我

从5月 20日开始,比赛线路正式进入南疆,赛车将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最精彩、最激烈的沙漠赛车模式也随之开启。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塔里木盆地的中心地带, “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意为“走得进,出不来”,这里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性沙漠,当地人和我们闲聊时说:“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海’,有时风刮过之后,沙漠就完全变了样,就连经验最丰富的向导也会迷失在里面。”我们要深 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难度可想而知。

5月 20日一早,我们从吐鲁番出发,经过天山峡谷与戈壁,最终到达库尔勒,这一路属于砂石高速赛段,路线难度不是太大。车辆穿行在崇山峻岭中,道路曲折、山势连绵,两边都是风化石山,路的拐弯处常为大弯道、大急坡,十分危险,曾多次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因此,人们特意在拐弯处分出一条上坡短道,短道尽头摆放着橡胶轮胎,一旦车辆失控,这些短道、橡胶轮胎将挽救生命。

当日的赛道虽以戈壁为主,但粉土十分厉害,我们的车到达库尔勒城外加油站时,正好碰到完赛后的赛车,赛车的底部积满了土,车窗也蒙上了一

潺潺的流水声,下车后果然看见一条浑浊的小河。由于前几日的暴雨,小河上游来水量很大,水中携带着大量泥沙向远处流去,最后消失在了漫漫黄沙中。在沙漠中看到象征生命的河流,大家都兴奋异常,我索性脱了鞋,光着脚到河里趟水,然而河水冰冷、刺骨,和沙漠的高温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强烈对比,时间稍长,脚就吃不消,只能赶紧上岸。

我们顺着河岸前行,当翻过一个沙丘,风中突然传来发动机的咆哮声,赛车陆续从远处而来,越过小河后继续向前,而车辆过河的过程,就鲜明地展现了各个车手的性格:有的车手激情肆意,从高岸俯冲下来,不但不减速反而加大油门,车在水中一冲而过,水花四溅,激烈的场面让人肾上腺素激增,非常过瘾;有的车主则十分谨慎、小心,从高岸慢慢减速下来,再缓缓通过水面;更有车手停车检查水面的深浅后,才徐徐通过。

当日,我们进入到沙漠深处,出来时也很艰难,整整一天,大家就只啃了点干粮,体力消耗很大,一路的颠簸更让人浑身酸痛、疲惫不堪,半夜到达 且末营地后,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赶紧躺下了,所幸第二天是本届环塔拉力赛的第二个休息日,大家才得以好好休养。

5月 24日的比赛从且末出发,营地转移到了于田,赛段将经过环塔拉力赛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英吾斯塘。英吾斯塘被称为环塔赛程上的“魔鬼赛段”,也是本届比赛的第一个纯沙漠赛段,这里有连片的松软沙丘,还有胡杨、红柳和芦苇组成的“迷魂阵”,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一不小心就可能葬送比赛,而更糟糕的是,在这个魔鬼赛段上,赛车还遭遇了疯狂肆虐的沙尘暴。

早上发车时,电台广播发布了沙尘暴黄色预警,此时风已很大,黄沙漫天飞舞,我们先在沙漠地带的高速公路上行驶,车窗外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天色完全昏暗下来,在从公路横切进入沙漠的路上,好几次差点陷车,一车人心惊胆战地到达了赛道内

在5月 24日夜里,沙尘暴达到顶峰,赛车在沙尘暴中不断陷车、翻车,极低的能见度导致许多车辆迷失了方向,车手们的无助感陡然而生。我们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慢慢回到公路,再一路摸黑沿着公路进入于田,到达于田营地时已是凌晨2点左右,但风暴仍未减弱。

25日早上,沙尘暴天气等级开始下降,但已有几十台赛车困在沙漠深处,所有人都明白,被困沙

(左右页图)在塔城赛马场,我见到了不少影视明星车手,任贤齐就是环塔拉力赛的老车手,他与所有车手一样,仔细调校与试车。随着汗血宝马与赛车同场共驰,环塔拉力赛拉开了大幕。

(左右页图)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深处,我们遭遇了疯狂肆虐的沙尘暴,一路上胆战心惊。不过,我们也在沙漠腹地邂逅了沙漠河,有的赛车高速越过小河,水花四溅,让人不由得肾上腺素激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