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ong the Coastline to Ho Chi Minh City

文 寂静的单车世界 图 寂静的单车世界 周正 宋冠群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过关的人很少,我们把护照递给工作人员,他看了又看,过了很久也没归还。他拿着我们的护照找到上一级领导,领导操着不太流利的英语对我们说,同行的阿寂的老挝入境章,盖在了入境卡上而非护照上,所以不能进入越南,要我们原路返回,从磨憨口岸回到中国。

我们心中焦躁不安,但还是镇定地对他说,这不是我们的错,是老挝海关人员的失职。我们反复强调这一点。办公室里,另一位海关人员不停地翻动我们的护照,翻得人心烦意乱,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看护照里有没有夹带现金。最终,他直接提出要求:交50美金便可过关。我们当然不给,就这样默默僵持了5分钟,气氛异常尴尬、诡异,最后,他不愿与我们做过多纠缠,把手一挥,我们才得以进入越南。

在越南关口附近吃过饭就下起了小雨,公路在山中起起伏伏,过了一弯又一弯,刚放学的小孩在雨中赤脚跑着、笑着,还不时冲我们挥手致意。

下午5点,我们终于到达Phu Thanh镇,在镇上找到一家环境不错的旅馆,正想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时,突然脚下一滑,人就摔倒在长满青苔的斜坡上,右脚踝处疼痛得撕心裂肺。不到半小时,踝关节已经肿得很厉害,我在房间里动弹不得,心情也沮丧到了极点。幸好阿寂在急救方面经验丰富,他说没有大碍,休息两天再做下一步打算。

第二天,我在旅馆休息了一天,肿胀已消去大半,疼痛也减轻了许多,阿寂用绷带将我的脚踝固定住,我试着骑车上路,虽然骑得慢,但终究还是坚持前行。夜晚,我们在An Don市一片开阔的草地上露营,不远处是一座竖有英雄纪念碑的巨大方形广场,越南人民没有跳广场舞的习惯,所以天一黑,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半夜时分,广场上有人大声说笑,很久才离去,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次日,我们一路向东骑行,穿过狭窄的街道,恍惚间,我看见海上的光晕照

离开顺化皇城,我们前往下一站灵姑湾,途中路况很好,路上的隧道已经施工完毕,待投入使用,好在非机动车可以穿越隧道,于是省去了爬山的麻烦。

不久之后,我们再次看见大海,这里的海岸被群山环绕,水面波光如镜,天空湛蓝,纯粹得不夹杂其他颜色。靠近灵姑湾山脚下,有一片内海,形成了幽静的天然湖泊,景致如世外桃源一般。我们在山脚下兜兜转转,一道瀑布从山峰倾泻而下,在草地间汇聚成清澈的小溪,偶尔还能看见寄居蟹在浅滩上爬行、戏耍。我们骑得很慢,不愿美景消失得太快。

夜晚,我们找到一块已收割的稻田,准备露营。对于我们的到来,稻田主人只是微微一笑表示默许,便转身离开。然而,正当我们搭好帐篷准备做晚餐时,几名警察带着一个当地妇女向我们走来,那位妇女会说英语,她告诉我们不可以在这里露营,必须入住旅馆。

我们从进入老挝再到越南,露营时被驱赶或被带到警察局的事件时有发生,真让人既扫兴又愤怒。警车在前,我们在后,在黑夜中行进了20分钟,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妇女把我们带进一家破旧、简陋的旅馆,警察跟她交代了几句话就离开了,我们的护照则由旅馆老板代为保管。

第二天退房时已是中午,太阳高照,出了小镇不久就开始爬盘山公路,骑往灵姑湾。灵姑湾因绵延的海滩而闻名,被美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一生必去的50大景点”之一,也是当地海云岭上海云关的一部分景致。

我们站在灵姑湾俯瞰海景,四周雾气缭绕,马蹄形的狭长海湾若隐若现,海湾对面是高楼林立的岘港市。一路伴着绝美的景色缓缓骑行,垭口能见度不足5米,隐约可以看到城楼上方“海云关”三个字,旁边还有一座碉堡。下山途中,雾气渐渐被温润的雨水所取代,只是这微小的细雨抵挡不了太阳的光芒,阳光下,一道绚丽的彩虹横跨海湾之上,如梦如幻。

翻过海云岭就到了岘港市,岘港是越南第四大城市,城内有不少博物馆、教堂,还有“全球六大最美海滩”之一的“美溪海滩”。在路边小摊吃过晚饭后,我们找到一处僻静的沙滩露营,沙滩与人行道之间被密林隔离,形成一道天然屏障,不被外人所打扰。

支起帐篷,我们坐在帐篷前的沙滩上享受海风的吹拂,望向远方,正和阿寂聊天,我看到正前方有人从海边走过,皎洁的月光下只看到他形单影只的黑色剪影。一丝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回到我们愉快的谈话中。

大约过了5分钟,阿寂的一声大喝打破了夜的宁静,由于我背对帐篷,回头

北方的旱鸭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游,羡慕极了。

从芽庄市前往美奈镇的路上一如平常,只是教堂外多了圣诞树和彩灯,才蓦然发觉圣诞节临近了。美奈远郊的一侧是孕育多彩生命的蔚蓝大海,另一侧则是死寂却唯美的茫茫沙丘,这“一生一死、一动一静”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堪称经典。

看着被夕阳染红的沙丘,我们快速赶往美奈渔村,美奈的夜静悄悄的,没有旅游胜地的浮躁,多了些乡村的恬静,吃过晚饭,我们找到旅馆沉沉睡去。

美奈渔港是当地不可错过的景点,呈现出当地渔民最朴素、真实的生活方式。第二天,我们来到渔港,但见港内密集地停泊着渔船,中午时分看不见渔民乘风归来、分拣海鲜的宏大场面,不过街边贩卖各类海鲜的场景却热闹非凡。沿着渔港骑出美奈镇,看见有人在海里玩风筝滑浪等水上运动,他们在海面上一来一回,游刃有余。

此前做越南攻略的时候,我就被仙女溪的照片所吸引,跟着地图标示,我们在方圆不足50米的范围内苦苦寻找,终于发现一条淌着红色河水的小河,向着上游前行,发现仙女溪就藏在树林后面的峡谷中。我们相信,更震撼的景色肯定还在密林深处,于是脱掉鞋子,头挂相机,让神奇的红色细沙为足部做一次水疗。

经过一片树林,前方赫然出现一个火红的世界:眼前遍布红色的沙丘,流水侵蚀的地方沟壑纵深,时有小小的凹陷处显现,凹陷处的红色细沙又融入一片红色的水中,瑰丽而壮观,让我们无比震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