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pen-air Show of Local Songs and Dances

文 陈石 图 罗大万 王俊杰 谭谋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武隆能被张艺谋看中,两位“媒人”——王潮歌和樊跃可谓功不可没。作为张艺谋的老搭档,《印象武隆》总导演王潮歌、樊跃,与张艺谋一起被冠以“铁三角”的名头,三人共同开创了“实景演出”的概念,并联合打造了“印象系列”作品。

王潮歌、樊跃和武隆的渊源,要追溯到本世纪开头那几年。据王潮歌回忆,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武隆并不发达,房子还是土坯房,不过,第二次来的时候,武隆就突然变出了一个仙女山小镇,这让王潮歌和樊跃非常惊讶。当他们首次下到天坑地缝底部,由于回音扩散,声音空灵如钟琴之音,王潮歌兴奋至极,在里面大声呼喊良久……2005年,张 艺谋筹备拍摄《满城尽带黄金甲》,王潮歌竭力向他推荐武隆,经过考察,张艺谋随即决定将位于仙女山旅游度假区核心区域的天生三桥,作为《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唯一外景拍摄地。王潮歌说:“张艺谋一来就看上了这里,所以就琢磨着要做一台‘印象系列’的歌会。”

后来,张艺谋开始接手筹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王潮歌是其中的核心成员,在此期间,武隆给王潮歌寄去了很多武隆特产豆腐干,每天开策划会时,王潮歌都会拿出来吃。王潮歌说:“因为张艺谋爱抽烟,我们希望他少抽点,就让他也吃豆腐干,结果张艺谋一吃就上瘾了,连烟也不抽了。武隆给我们

女山镇约9公里。观众进入演出现场前,需先穿过一条长约228米的“时空隧道”,隧道的内壁上,不停地闪现着“印象系列”其他作品的画面和富有重庆特色的自然人文风情图片。走出隧道,观众随即可被高低落差约188米的大峡谷所震撼,峡谷呈U形,四周为陡峭的山壁,演出场地内的30多户原住村民,并没有迁出,依然保持原来的居住状况。

《印象武隆》的主题是“川江号子”,由演员扮演一位真实存在的老纤夫,他用真实的故事来串场,用地地道道的重庆话讲诉着拉纤的艰苦岁月,在70分钟的演出时间里,各种濒临消失的“号子”在舞台上依次登场,此起彼伏:川江号子、打夯号子、筑墙号子、抬石号子……由于号子的声音全由真人“吼”出来,这对演出场地的声响要求极高,不过,王潮歌对这个天然的剧场十分满意,她说:“这是大自然的声场,全世界最好的剧场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哟嗬咗,嗬哟嗨,号子喊起来;腰杆往上挺,脚板要踩稳;岔路口,跟到走;之之拐,顺到摆。”雄壮高亢、整齐划一的川江号子在峡谷中响起,舞台上的演员头裹白帕,裸露着胸膛,佝着身子,背上拉着纤绳,光影在峭壁上勾勒出激流险滩

的情景……身临其中,每个人都会感到巨大的心灵震撼,王潮歌谈到这种效果说:“听‘川江号子’的时候,我感觉像一把锋利的刀片慢慢地拉进我的肌肤,直达我的心坎,这种感受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演出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哭嫁”片段。在武隆,哭嫁是一种传统的婚嫁习俗,因为“纤夫的命没个准儿”,所以嫁给纤夫的姑娘被公认为命运凄苦,哭起来也更加动情。舞台上,年迈老妇的旁白、动容的哭嫁声音,让不少观众忍不住落泪。演出接近尾声时,一艘真实的木船从巨大的山壁处缓缓划出,周围用灯光形成似水面的光影。这艘船是典型的川东木船,船身长约6米,两头翘,中间宽,通 体红色,观众席与石壁间连着两根钢丝,形成了滑轨,木船沿着滑轨缓缓划出,再伴随着解说词渐渐消失,震撼的声音逐渐回归到平静,老纤夫叹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忘了吧,都忘了吧……”而此时,看得入神的观众常常情不自禁地大声回应老纤夫:“不能忘!不能忘!”

应该说,这是张艺谋的创意,把舞台、演员与观众融于一体,情郁于中,音视混元,让观众产生了感同身受的效果。一位从北京特意赶来观看演出的观众说:“人身在峡谷中,灯光投射到山壁上,抬头能望见星光,震人心脾的川江号子、凄美的哭嫁歌回荡在山谷,总让人热泪盈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