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from Local Rangers, the Forest Guards

文 伊阳 图 张想 伊阳 王俊杰 袁华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1992年开始在林场工作,他身材高大,憨厚淳朴。由于朱德强情况特殊,加上林场广袤、偏僻,好些地方没有手机信号,曾发生过护林员被盗伐团伙捆绑在树上的恶性事件,后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总会结伴而行,一年365天,无论严冬酷暑,只要不下瓢泼大雨,他们都会进山巡查。

仙女山四方碑林区的森林面积达两万余亩,他们早已数不清自己究竟走过多少遍了。仙女山本就植被茂密,太阳无法照射到地面,道路湿滑,摔倒受伤是常有的事。一旦下起大雪,路面积雪就更加难走,对于患有腿病的黄小卫而言,这无疑是生理上的挑战。

四方碑林区的最高海拔达2033 米,3个队员平常就住在海拔近2000米的工作站内,这是一个简易的三合院,大门里面有一栋两层楼房,墙壁上赫然写着“武隆区国有仙女山林场四方碑管护站”几个红色大字,这就是护林员常年生活的地方。

当温度逐渐回升,山下的积雪开始融化,工作站却依然寒风凛冽,尚未消融的积雪堆积在黑色的瓦片上,风透过破碎的玻璃窗吹进冷清的房屋,使屋内格外寒冷。虽然春天已经来临,但工作站的寒 意却迟迟未消。

在付国强3人的记忆里,20世纪90年代初,工作站内本有7名护林员,但渐渐地,一些人忍受不了工作的艰辛,都纷纷离开,最终只剩下他们3人。

1995 年,21岁的付国强正值青春年华,他接替了作为老护林员的父亲的工作,来到仙女山林场,转眼间,22年就过去了,付国强也从朝气蓬勃的年轻小伙变为成熟稳重的中年人。

黄小卫是护林队伍中唯一的女性成员,她和付国强一样,将青春奉献给了林场。黄小卫比付国强更早来到仙女山林场,1992年,她听从父亲的安排,接替父亲在林场的工作。那时是冬天,下了很大的雪,黄小卫独自乘车到达林场。林场工作站地处高山,放眼望去,目之所及尽是密集的树木,方圆几十公里范围内只有工作站一处房舍,莽莽的森林把她和山下热闹的城镇生活隔绝开来,加上人生地不熟,20岁出头的黄小卫感到无比孤独。

第二天,黄小卫毅然离开林场回家,她不认识路,

猎者,其间盗猎者狗急跳墙,企图用猎枪向他射击,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付国强终于将其制服。最终,他将盗猎者押送到山下林业局,而这名盗猎者因猎杀了3只红腹锦鸡,锒铛入狱3年。

现如今,在不懈的坚持之下,盗猎者少了很多,付国强做得更多的是与盗伐者相周旋。仙女山拥有苍翠欲滴的林海,包括杉木、柳杉、油松、华山松、漆树、涌木、涌竹、高山柳等,都是上好的木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明文规定禁止盗伐林木,违反者将承担法律责任。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在利益的趋势下,不断进山伐木。而且,盗伐者为了避开护林员,专门在深夜潜进林场。

然而,多年的护林经验,使得付国强早已熟知盗伐者的图谋,他很清楚盗伐者经常作案的区域。晚上10点多,山下的人家早已关门闭户,但此时,付国强3人的巡山工作才刚刚开始,他们麻利地穿好迷彩服、佩戴好护林袖标,拿上护林专用的砍刀走出工作站,借助手电筒的灯光,往黑黢黢的大山深处走去。

苍茫的夜色里,强光手电的灯光在黑暗中变得微弱,三人的身影随着灯光向前缓缓移动,在莽莽的大山里显得十分渺小。巡山一圈回来,已是凌晨一点左右,若是冬天,耗费的时间则更长,山上的积雪厚度可达四五十厘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山里十分吃

极配合,但也有少数人例外。付国强曾经遇到一个以高官自居的游客,对方企图用官职来压付国强,但付国强根本不吃这一套,他的态度非常坚决:“我的职责就是严格控制火源,不管你是什么职位、什么身份,都不能为所欲为,我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全隐患存在。”

为了预防火灾,付国强等人每个月都会进入林区周边的村镇,挨家挨户宣传关于森林防火、保护野生动植物等方面的法律法规,因此村民们渐渐懂得了保护森林的重要性,预防火灾的工作也顺利了很多。

仙女山自1958年建立林场以来,已经连续57年实现了森林火险“零目标”,这是付国强等人及其父辈辛勤坚守的成果。2016年12月,仙女山林场从 全国 4800多家国有林场中脱颖而出,被国家林业局评为 2016年度“全国十佳林场”。此外,仙女山因极高的空气清新度和自然景观等综合优势,成为全国首批38个“中国森林氧吧”之一。

在众多荣誉的背后,护林员生活的艰辛鲜为人知。几年前,护林员要下山购买生活用品,只能从森林小径步行到最近的小镇上,然后背着满满的背篓,再走上几小时回到工作站。在2006年的时候,一条水泥公路沿着仙女山盘旋而上,直通工作站门前,交通便利了很多。

付国强说:“因为工作性质不一样,我们一年到头没有假期,别人过节休息的时候,我们更要加紧巡山,以防游客在森林中野营生火,发生火灾。”这份特殊的工作要求护林员常年与大山、森林为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