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荡涤心灵的湖泊和牧场,那忽隐忽现的绝壁栈道A Hiking through the Wilderness

文 高原 图 高原 王俊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厚的雪雾还让我们看不清周围的环境,因此,大家每走一步都得格外小心。不知过了多久,一条结冰的小河出现在路的右面,我们暗暗高兴:澜天湖快到了。

澜天湖形成于2500万年前,因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而成,最初的蓄水量可达1亿立方米,不过,由于喀斯特地质的影响,澜天湖底部的可溶性岩石在湖水长期的侵蚀下,形成了几个大小不一的洞,湖水也随之逐渐干枯,最后只剩下星罗棋布的海子。到了现代,经过众多专家的攻克,澜天湖成功“堵漏”,目前蓄水量已超过600亩。根据此前的了解,澜天湖就在这条小河附近,果不其然,大家没走多久就听到了轻微的波涛声,我们知道这个湖泊就在眼前,但狂乱的风雪让我们视野受限,正当我们连连惋惜“只听其声,不见其容”时,奇迹出现了——不到一分钟,厚重的雪雾突然全部散去,完整的湖面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顷刻间,所有人都惊呆了:它跟我们以前所想象的完全不同,丝毫没有人工雕琢过的痕迹,而是一副“素颜模样”躺卧在那里:湖面波浪起伏,连绵的群山覆盖着白雪,厚厚的黝黑泥土环绕在湖边,与碧蓝的湖水相互映衬,周边的山野空无人烟,一片寂静。恍惚之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到了西藏的某个海子边上,四周纯净、空灵的景象,荡涤

在随后的行进过程中,这样的“嗤啦”声此起彼伏,当我们最终从中走出来,一行8人的背包全都被划得“体无完肤”。看着先前还完好的背包瞬间变成条状,大家并没有露出心痛的神情,而是充分发挥了驴友的乐观精神,将背包聚集在一起,评选谁的背包遭遇最惨,并像孩子一般相互打趣。

当我们走完赛道全程,夜幕已经降临,在半山腰处,我们发现了一块宽阔的平地,大家迅速安营扎寨,让疲惫的身心好好休息。

再爬到对面山崖上去,近距离看看栈道。但这一想法随即被村民阻止,他告诉我们:从谷底到对面山崖的路陡峭曲折,非常人所能及,贸然前往很容易发生意外。考虑到我们负重的装备,大家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沿着山路一直向前,眼看着就要走出峡谷,却不料难题又来了:一道巨大的绝壁屏障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根据GPS显示,本次徒步的终点地缝景区就在前方,但前方显然已无路可走。这时,我们有点慌神——我们不会原路返回吧?回去的路十分漫长,大家很有可能吃不消……

就在我们愁眉不展的时候,队伍中有经验的老驴子发挥了定海神针般的作用,经过四下勘探,他在一个幽深的山洞里发现了前行的道路。穿过幽暗、 狭长的人工山洞,视线豁然开朗起来,农家茅舍错落有致地点缀在山间,几缕冬日暖阳洒落下来,照耀着弯曲的田坎,几位村民正在田间劳作,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犬吠。见此情景,有队友不禁小声地惊叹: “我们还是在仙女山吗?莫非刚才穿过的山洞是一部时光机,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世界?”不过,当我们的目光穿过山村农舍,地缝景区也落入了眼帘——原来,穿过山洞不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而是走到了这次徒步的终点。

我们一边向着终点前行,一边开起了总结会,得出的结论是:徒步仙女山后山的最佳时节,应该是每年的3月至6月,同时,我们还总结了这次徒步穿越过程中的得与失,大家一致认为,这片无人区的风景带来的震撼,在我们的记忆中不可磨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