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bodia

穿越柬埔寨骑行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告别越南美丽的海岸线,带着对吴哥的无限向往,我们从越南木排—柬埔寨巴维口岸进入柬埔寨境内,在柬埔寨中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努力前行。

柬埔寨旧称高棉,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这个国家经历了盛世繁荣、惨烈的王朝更替和残酷的外来侵袭,历史内涵深厚:吴哥古迹是吴哥王朝留下的世界文化遗产;独立纪念碑为庆祝柬埔寨脱离法国殖民政权而建;金边杀人场和监狱博物馆则讲述了一段红色高棉衰落史……

沉重的历史固然引人深思,但途中的美景也不容忽视。洞里萨湖如同巨大的翡翠镶嵌在柬埔寨大地上;龙幡水池的木栈道向湖心延伸,行走其上如同走在蓝天白云中;平原上的日落更是动人心魄,有一种使人迷醉的美……

在越南tt.go Dau小镇的最后一天,我们同来自中国的两位大叔和3个小伙走散了,这一天,我们在前往柬埔寨的路上再次碰见3个小伙。

一个多小时后,一行5人到达越南木排—柬埔寨巴维口岸,过关的人很少,我们顺利在越南出境大厅办完手续,又来到百米外的柬埔寨入境大厅。工作人员示意我们给小费,我们有人装作听不懂,有人严词拒绝,见我们不肯给,他们也没有故意刁难。

过关后,仿佛进入另一片天地:宽阔的马路上

经过一整夜的休息,身体恢复到“备战”状态,精力十足。天空呈现出湛蓝色,清澈而高远,又是美好的一天。

出发时已近10点,阳光强烈得让人心生畏惧。吃过早餐,开始正式骑行,柬埔寨中部与南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广阔的腹地上偶尔可见熙熙攘攘的树木。在平原骑车比骑行老挝北部山区轻松了许多,但七八个小时暴露在毒辣的太阳下,同样使人焦躁不安。

一鼓作气骑到中午,我们已被太阳晒得昏昏沉沉,于是躲进路边的寺庙小憩。在柬埔寨,有人居住的地方就有寺庙,据说外国人来柬埔寨旅行,很多人都分不清寺庙和宫殿,因为当地的寺庙和宫殿同样富丽堂皇。

明月初升,当我们到达Sankatpreaek Aeng小镇时,天已经全黑了,但小镇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在当地人的指点下,我们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一家很棒的汽车旅馆。

他的小伙伴一溜烟跑开了。出了吴哥景区,我们在外围的护城河边慢慢骑车,回到旅馆已是晚上8点。

个寺庙都要耗费很多体力。不觉间到了中午,我们又累又饿,在一块平坦的草地野餐后,又马不停蹄地骑车参观。

龙蟠水池的景色着实惊艳,一条长长的木栈道向前延伸,栈道下是水平如镜的湖面,无风时走在栈道上,就像行走在蓝天白云中。栈道的尽头是一排树林,龙幡水池就隐藏在树林中。龙蟠水池又叫“涅槃宫”,原为祛病治人的寺庙疗养所。主池(即“圣池”)中央建有石塔,上有一尊两条蛇神(Naga)相互缠绕的雕像,故而得名“龙蟠水池”。古时,人们在主池底部种满药草,药草在水中自然分解,成为药池,病人便以池水淋身治病。

返回栈道时,我们不由得放慢脚步欣赏美景。下午4点多,我们疲惫不堪,稍作休息后决定重返吴哥 窟观日落,壮美的日落是此次柬埔寨之行的完美谢幕。

在旅馆休息一天后,离开暹粒的骑行路上,经常能看到一条腿的人——地雷夺去了他们的另一条腿,柬埔寨直至90年代还在打仗,即使20多年过去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伤痕依然没有洗清。

最后一天,我们上午来到柬泰边境,边境管理的宽松度出乎我的意料,这里更像一个边境集市,除了金发碧眼的外国游客,商贩和过往的行人也很多。

在泰国入境大厅,工作人员却告知我们,办理落地签必须要有飞离泰国的机票,我跟对方说明我们是骑车旅行,不会坐飞机,但工作人员坚持说一定要有机票。无奈之下,我们只好重新回到柬埔寨境内,在边境找到一家旅馆住下来,在网上买好飞离泰国的机票,准备第二天重新闯关。

(左右页图)金边王宫是历代国王礼佛的圣地,其屋顶为灿烂夺目的金色,屋顶中央矗立着高高的尖塔,屋脊两端翘起,宫殿外有黄墙环绕,恢弘大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