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d Photography追寻北美鸟影

一位动物摄影师的野外行摄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也许是因为执着,也许是因为大自然的召唤,从2003年开始,我一直在北美地区追寻并拍摄鸟的身影。

鸟类摄影十分艰苦,有时我需要背负几十斤重的摄影包长途跋涉,有时我还要在风雪中忍饥受冻,等待好几个小时……尽管如此,当我面对湖光山色、鸟语花香,感受意外的神奇和激动时,心中那份对大自然的向往和期盼,便得到了最恰当的回应。因此,每当我按下快门,那一瞬间触发的是融入自然的激动,释放的是久违的轻松。

十几年来,我在北美地区东奔西走、南来北往,拍摄了大约400种鸟,在不间断的拍摄过程中,我对野生鸟类的认知也在不断提高。对于我而言,醉心于鸟类摄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而在拍摄过程中,追求画面瞬间的精彩意境及其带来的挑战,总是带给我无尽的兴奋。或许,这就是鸟类摄影的魅力所在。 在拍摄的众多鸟类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一张乌林鸮在雪地捕食田鼠的照片。

力的爪子抓住雪下的田鼠。

在一个雪后天晴的早晨,气温降到了零下二十多度。如往日一样,我来到乌林鸮出没的地带,很快就发现一只乌林鸮正在雪地里觅食。那片雪地上有不少2 ~ 3米高的针叶树,树下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的草丛,我悄悄跟随那只乌林鸮踏进雪地,在较远的地方拍了几张后,便停下来观察,脚下深深的积雪和雪下未知的地形让我不敢轻易前行。而乌林鸮继续寻找田鼠,当它停栖在距我10米远的枝头上,我立即将镜头对准了它,当它再次起飞时,我连按快门,这时它飞到了离我更近的一棵矮树上,接着迅速俯冲到雪地上,它的头几乎埋进雪里,翅膀不停地在雪地上扑腾。“抓到了吗?”我一边想,一边透过镜头观察。很快,乌林鸮嘴里拎着一只田鼠从雪地里站立起来,还没等我回过神,田鼠就已经被它吞食下去,接着,它环视了一下四周,飞向 不远处的枝头。

我的镜头记录下整个捕食过程,能够拍到如此精彩的动态瞬间,自然让我无比兴奋。直到现在,每当回忆起这段经历,我仍会激动不已。所以,在一些社交网站和微信朋友圈,我的个人头像都采用了这张乌林鸮雪地捕食田鼠的照片,以纪念这次难忘的经历。

同乌林鸮一样,鸮雪 也是深受鸟类摄影师喜爱的一种鸟。雪鸮浑身洁白,被称为“白猫头鹰”或“雪猫头鹰”,样子十分呆萌。它是一种生活在北极苔原地区的留鸟,在冬天由于食物缺乏,部分雪鸮会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