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People’s Ritual of Worshiping Fire in Yunnan

文 图 宋东风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堆积了许多木材,并用火苗将其点燃,不一会儿就烧起了熊熊烈火,而先民们则围着篝火欢快地吼叫、狂舞……

阿细人从此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蛮荒生活,学会了用火来抵御严寒,用火来烧烤食物,用火来防御猛兽,用火来锻造铁器。火给他们带来了光明和温暖,脱离了黑暗和寒冷,原先的五色土地上只会开花的庄稼也结出了累累硕果。从此,阿细人将部落里钻木取火的发明者木邓尊为火神,同时也把自己当做火神的传人。

在村里,即便是村里最年长的老人,也已经说不清祭火究竟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传统,只记得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的父辈就在老人的指导下祭祀过火神了。或许,只有通过阿细人口口相传的创世史诗《阿细先基》,才能穿过历史的重重迷雾,窥到祭火的源头。

协助毕摩完成整个祭祀仪式。

仪式开始前,毕摩会预先到达取火台,搭建祭台、摆放祭品。由数十名壮汉组成的祭火队到达祭火广场后,祭火仪式正式开始。首先,毕摩和助手们聚集在一棵百年树龄的核桃树下,念祭火经文、祭拜神灵。此后,仪式进入最引人注目的阶段——“钻木取火”:若干绘身壮汉轮流执木棒,在一根枯木的树洞中用力钻压火草。几番象征性地钻木之后,一名绘身男子悄悄用打火机引燃火草。因此,枯木很快便会冒出烟雾,这表明阿细已获取新火种,人群立即欢呼雀跃。取火成功后,一名绘身男子取新火,点燃一尊巨大火神像手中的火把。然后,祭火队簇拥着火神像在村内游行,行至分岔路口,火神像会被抬往跳火广场。这时,毕摩及几名助手则按既定路线绕村念经驱邪,同时收取旧火。

古时,祭火队经过各家门前时,各家主妇都要拣出火塘中的炭灰送出门外。现在,由于大多女性 也加入了观看表演的行列,有的人家省略了这一程序,还有的人家预先将旧炭灰、猪油和两烛香放于门外,毕摩一行人经过时会将旧火取走,并短暂停留,为这户人家念经除秽。

巡游之后,祭火队和村民们聚集到祭火广场上,点燃篝火,围火狂欢,阿细传统的文化演出和竞技游戏轮番上场,如表演阿细跳月、演唱阿细先基、吹过山号、舞霸王鞭、举行阿细摔跤等各种民族活动,客主同欢,好不热闹。最后,绘身青壮年男子起身跃过篝火,一展他们征服自然的能力。他们边叫边跑,用千奇百怪的姿式和体态语言来表达祭火的涵义。

此时仪式已近尾声,毕摩及其助手将各家的旧火送出寨门,表明已将村中污秽尽除,人畜得以平安。随后,毕摩会用一块锋利的石头切断白鸡的脖子,并将白鸡和石头一同扔出寨门。白鸡在挣扎过程中离寨门越远,村寨新的一年就越吉祥。

(左右页图)阿细祭火是流行于云南省弥勒市西山区彝族支系阿细人中间的一种重要祭祀活动,以纪念阿细人的祖先掌握了人工取火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下图的壁画,便描绘了这传说中的场景。

(上图)男人们癫狂地摆弄着身体,用夸张的动作夸张地调笑着自己和别人,毫无忌惮地表达着他们对生殖的崇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