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pelier Hill

爱尔兰蒙彼利埃山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都柏林是爱尔兰的首都,也是爱尔兰最大的城市,它靠近爱尔兰岛东岸的中心点,清澈的利菲河弯弯曲曲地穿过城市中心,这里自然风光迷人,水运十分发达,俨然一个古色古香、充满诗情画意的田园都市。

都柏林市内无山,如果想要亲近自然,人们可以前往附近的蒙彼利埃山,这座山并不高,海拔才380多米,但树木葱郁,环境宜人,然而山坡上有一座奇特的建筑却让无数游客望而却步——那就是蒙彼利埃小屋,它曾被恶名昭著的地狱火俱乐部成员占据,是当地人眼中的“恶魔巢穴”,无数的恐怖传说至今仍在流传:有人说,他们无恶不作,在小屋里折磨诱拐来的少女;有人说,他们是撒旦信徒,常常在这里进行邪恶的仪式;还有人说,他们本来就是恶魔化身,专门猎取人类的灵魂……

在蒙彼利埃山的斜坡之上,有一栋帕拉底奥式的小屋,外墙历经沧桑、破旧不堪,伫立在空旷的草坪上,给人一种阴冷、凄凉的感觉。小屋的大门并没有上锁,进入小屋,眼前是奇特的拱形墙壁,凸出的构造好似眼球模样,这种奇异的建筑结构被

但是当恶魔施法后,却发现西蒙趁其不备从室内的密道逃跑了。不过人类怎么可能逃脱魔掌,不久之后,人们就发现西蒙惨死在小屋中——尸体支离破碎,血液遍地流淌,完好的头颅展现着他那惊惧、恐怖的面孔。人们都相信这是恶魔所为,只有恶魔才会如此残酷。

1741年,一场神秘大火突如其来,蒙彼利埃小屋毁于一旦。当时,地狱火俱乐部已在当地驻扎了5年之久,种种古怪的传言广为流传。其中,最令人奇怪的是,俱乐部每隔一个月就会招一次工,而此前招去的仆人已不见踪影,成员们声称,他们将仆人差遣去了伦敦,但有人却猜测他们遭遇了不幸。

杰克从小生活在当地,对传言早有耳闻,但俱乐部开出的优厚待遇,让他不顾一切地成了小屋新的男仆。这一天,所有成员聚集一堂,临近午夜,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男子突然登门拜访,所有人都起身迎接,谦卑地向他问候。杰克无意间偷听

周围的人都认为是少女的鬼魂杀死了他。从此,地狱火俱乐部也作鸟兽散。

斯图尔德之家是地狱火俱乐部的临时据点。这栋房屋位于蒙彼利埃山脚,临近米林特瑞大道,是一幢两层建筑,于 1765年由当地贵族科纳利家族建造。不过,在地狱火俱乐部搬来之前,这里早就因为各种灵异传说而家喻户晓。

相传,斯图尔德之家“闹鬼”的开端是一次祭献仪式。房屋建成不久,奇怪的事故就频频发生,主人认为有魔鬼作祟,为了家人的平安,他特意邀请牧师来家中驱魔。这名牧师本身的力量并不强大,根本无法与恶魔对抗,于是他布置了一场祭祀仪式,想借此来震慑和驱散恶魔。仪式开始后,牧师先虔诚地向上帝祷告,随后把作为祭品的黑猫放置在十字架前,洒上酒水,并放火焚烧。火焰一下蹿遍黑猫全身,令它痛苦不堪,四处逃窜,尖锐的惨叫回响在房屋的每个角落,直至黑猫死亡,声音才平息了下来。在许多传说中,黑猫都是恶灵、魔鬼的象征,祭祀黑猫是对它们的挑衅,它们不仅没有被黑猫的惨死所吓倒,反而被牧师激怒,变得更加强大、可怕。自此之后,斯图尔德之家成了恶灵、魔鬼的乐园,普通人绝不敢逗留。

过了一百多年,斯图尔德之家的传说随时间的流逝而

在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坐落着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遗址群分布面积达12平方公里,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考古人员陆续对三星堆进行了多次开掘活动,80年代更是掀起了大规模的开掘热潮。1986年,考古学家首次在三星堆中发现祭祀坑,玉边璋由此重见天日。

“璋”,为中国古玉器名,是古代祭祀天地四方的六大礼器之一。根据《周礼·考工记》记载“:大璋、中璋九寸,边璋七寸,射四寸,天子以巡守。”三星堆出土的玉边璋通长54.5厘米,棱角分明、制作精美,不仅带有一般玉璋钻孔的痕迹,而且遍体刻满了图案。这件边璋中描绘的图案可以分为上下两幅,对称布局,各有五层,层层不尽相同。

第一层刻画了平行站立的三个人,头戴平顶冠,耳戴铃形配饰,双手作抱拳状,脚穿翘头鞭,两脚外撇呈一字形;第二层由两座山构成,山顶上方刻有圆圈,圆圈两侧分别刻有云气纹,山腰处被一只大手紧紧按住,山脚供有一方祭祀平台;在此衬托之下,第三层两组S形勾连的云雷纹显得格外简单;第四层与第一层相呼应,稍 有区别的是,三人的平顶冠换作了山形高帽,双脚并拢呈跪拜姿势;第五层结构同为两座山屹立其中,山外两侧各立有一牙璋,右侧山头伸出一个勾状物横在两山之间。

图案中描绘的信息,不仅佐证了边璋这种祭祀之物的作用,更还原了古蜀人祭祀的盛况。面对在古代礼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祭祀,须正衣冠、明言行,古蜀国严格的礼法制度也可从图案中人物的不同服饰、姿态中窥见一二。古蜀人在祭坛上不仅使用玉璋祭祀天地和山川,同时也彰显了古人六器中“以璋礼南方”的礼法讲究。依照图中显示,天神已经听到人们的祈愿之声,并作出了反应,“从天而降的大手伸出拇指按在山腰上”,就是天神赐福于下界的指示。

玉边璋带有鲜明的祭祀意识,其图案承载着古蜀人对于山川、神明的敬意,这也表明了三星堆时期的古蜀国是一个神权色彩极重的国家。随着青铜立人像、青铜面具等文物的出土,渐渐拨开了已逝的古蜀国的迷雾面纱,而以满饰图案的边璋为代表的玉石器的出土,则为古蜀文化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三星堆玉边璋作为国家文物局公布的64件《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之一,已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现藏于三星堆博物馆内。

江南的著名小吃“蟹黄水晶包”曾让多少游客不远千里慕名而来。而在昆虫世界,也有一种与之同名的生物——蟹黄水晶毛虫。

这种毛虫俗称“宝石毛毛虫”,是一种名为“Acraga Coa”的亮蛾科幼虫,生活在中美洲和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以及加勒比海的一些海岛上。与我们常见的带有有毒刚毛的毛虫不同,蟹黄水晶毛虫的刚毛被小刺替代,小刺中有橘色小点,虫身通体被透明胶状物包裹着,看起来就像我们喜食的蟹黄水晶包一样,这也是这种昆虫在大陆被叫做“蟹黄水晶毛虫”的原因。

这种毛虫的颜色异彩纷呈,白色、绿色、黄色甚至还有彩色。网友们戏称,要是将不同颜色的毛虫聚在一起,直接可以当作“珠宝箱”了。而“宝石毛毛虫”称号的来历,是因为在阳光照射下,毛虫晶莹剔透的皮肤显现出宝石般的亮丽色泽,网友们亲昵地称之为美洲“活宝石”。一眼看上去,它更像是穿梭于绿叶间的一颗被人丢弃的果冻,或者丛林中结出的某种不为人知的果实。

对于人类而言,这种毛虫亮晶晶的外表似乎很是讨喜,但掠食者和其他进攻性的昆虫却十分讨厌这黏糊、闪亮的外表,其折射的光亮和分泌毒素的小刺让许多天敌都不敢靠近。蟹黄水晶毛虫似乎深谙 此道,因此经常爬到叶尖上,让更多阳光照射在自己身上,那层“果冻”看起来也更加耀眼,让敌人不敢靠近。这层果冻外衣成为了毛虫赖以生存的保护手段。

蟹黄水晶毛虫如此出彩,它的茧和成虫也同样不甘落后。当它撑过幼虫时期,毛虫便化成了虫蛹,吊篮般悬挂在树梢,颜色异常华丽,原本透明的表皮也渐渐干瘪、硬化,但仍不失透明本色。待到破茧而出,模样更是惊艳世人——它褪去了那身胶状物,换上毛茸茸的橘色外衣,黑色的眼珠在其间尤为突出。

其实早在一个世纪前,关于蟹黄水晶毛虫的记载就被收入科学家编纂的图鉴之中,但直到2012年,野生生物摄影师杰拉多·阿兹普鲁偶然在墨西哥坎昆附近发现了它并拍摄下来,它才开始进入大众视野。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这种毛虫生活习性——蟹黄水晶毛虫所生活的中美洲、南美洲地区的热带雨林,属于物种最为丰富的新热界区系。由于新热界地区人迹罕至,许多物种不为人知,因此当杰拉多将拍摄蟹黄水晶毛虫的系列作品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时,这种毛虫奇特的外形立即引发了网友的热议。至于这种毛虫如何进化出一身透明外衣,是何原因促使其演变,专家们还在研究之中,仅仅停留在认识阶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