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火俱乐部的恶魔传说Demonic Legends from the Hellfire Club

文 梁嗣麒 图 Joe King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人们称为“鱼眼”。小屋的一楼是厨房和仆人住所,二楼则由一个大厅和两个接待室组成,在二楼角落的天花板上还有一个大洞——那本该通往顶楼的阶梯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不见踪影,让人无法探访上面神秘的空间。

这座造型独特的建筑叫做“蒙彼利埃小屋”,建于 1725年,一开始不过是当地名流打造的狩猎小屋,但在“地狱火俱乐部”将其作为私人会所后,它便摇身一变,成为了神秘、恐怖的恶魔场所。地狱火俱乐部成立于18世纪,是由圣弗朗西斯修道士组织成立的兄弟会,弗朗西斯规定,只有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加入,如果拒绝俱乐部的邀请,则会被人指责道德败坏,在这样的舆论下,地狱火俱乐部成为了当时欧洲上流社会最具权势的兄弟会之一。

1735年,地狱火俱乐部活动异常活跃,在各地 都建立了私人会所,远离人烟的蒙彼利埃小屋就是其中之一。俱乐部成员行事低调、神秘,不与外界交流,在人们的津津乐道之下,地狱火俱乐部渐渐成为了当地传说。

其中最为人熟悉的传说,便涉及其成员西蒙·路特瑞勋爵。当时,西蒙虽然家世不俗,却是一个衣冠禽兽,喜欢引诱年轻女性,并迫使她们成为妓女,专门服务社会名流,因此,其低下的人品和放荡的行为令人们厌恶不已,在英国一首著名的诗歌中,他还以“英格兰最卑劣之人”的标签而臭名昭著。在传说中,西蒙同样不光彩,当时他负债累累,走投无路,于是在蒙彼利埃小屋内,用魔法阵召唤了恶魔。西蒙希望恶魔施法,让债主免去他的债务,但恶魔不做无利的买卖,要让它实现愿望,西蒙就必须献上自己的灵魂。西蒙别无他法,只好答应。

到他们的交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俱乐部成员竟然是撒旦信徒,而神秘男子就是他们邀请来的巫师。交谈过后,成员们也披上了黑色斗篷,手持蜡烛,跟着巫师到顶楼举行邪恶的仪式。

杰克察觉到自己知晓了这个惊天秘密后,不禁回忆起那些恐怖的传言,越想就越让他惶惶不安。仪式结束后,成员们又回到了二楼大厅,喝酒庆祝,杰克拿着酒瓶,战战兢兢地为他们一一倒酒,轮到巫师时,杰克紧张至极,一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巫师身上。巫师脸色大变,认为杰克十分不敬,不顾杰克求饶,将他捆绑起来,随即把白兰地酒淋在杰克身上,用法术点燃,将他活活烧死。杰克惨死后,成员们准备扑灭大火,但水浇得越多,火却烧得越旺,不一会儿,大火就迅速蔓延,将整个小屋焚烧殆尽。此后,地狱火俱乐部不得不转移据点,临时搬到了 蒙彼利埃山脚的斯图尔德之家。

置身于城镇中的斯图尔德之家,并不符合俱乐部成员的神秘作风,于是在1771年,他们重返蒙彼利埃小屋。此时的俱乐部财势雄厚,更多身家不菲、位高权重的人加入其中,他们的行事作风也更加邪恶、狠辣。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成员当属托马斯·威利,有一次,成员们如约在蒙彼利埃小屋聚会,对吃喝玩乐感到厌倦的托马斯提议玩个刺激的游戏,他想绑架当地一名的美丽农家女孩,供他们肆意玩弄。其他成员纷纷响应,女孩被绑来之后,最后被折磨致死,为了毁尸灭迹,这群魔鬼竟然分食了少女的尸体。在他们眼中,下层人等同于牲畜,一个农家女孩根本不值一提。但从此以后,所有成员就厄运连连,作为罪魁祸首,托马斯更是每日梦魇、疾病缠身,在病床上苟延残喘,最后于1800年一命呜呼,

慢慢消弭,很少有人还记得当年的恐怖传说,这座房子似乎变得普通了起来。1968年,玛格丽特夫人和她的丈夫尼古拉斯买下了斯图尔德之家,打算将它改造成一处艺术中心。但在施工的过程中,意外频繁发生,一些工人更是声称房子闹鬼,想辞工回家。玛格丽特和尼古拉斯将信将疑,不停劝慰,最后用高额的工钱才挽留住了他们。房屋改造后,他们夫妇邀请艺术家朋友汤姆·麦克阿瑟来作客,当他独自一人待在客房时,他偶然看见了一抹黑影——一只眼睛闪着红光的黑猫。当晚,汤姆就把黑猫的样子画出来,并在第二天拿着画,向玛格丽特夫妇询问这只黑猫的来历,但夫妇二人对此一无所知,直到邻居告诉他们,这只不祥的红眼黑猫在多年前就死在这里……这件事被媒体炒得满城皆知,本已平静的斯图尔德之家的恶灵传说,又因为此次事件 而死灰复燃,甚嚣尘上。

1970年,当地电视台策划了一档灵异栏目,在这座鬼灵出没的斯图尔德之家,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影片中,一位灵媒在房屋中四处探索,每到一个房间就会自言自语,仿佛在与某种东西交谈。为了能切实记录下幽灵的存在,灵媒提议通过文字与幽灵交流,于是灵媒用纸笔提问,幽灵在墙壁上作答。在影片中,人们清晰地看见,灰白的墙壁上凭空浮现了很多难以辨识的文字,不过一会儿,又随即消失,不留任何痕迹。这一幕让人们更加确信了幽灵的存在,斯图尔德之家也成了蒙彼利埃山的又一个禁地。

在甲骨文中,“幸”是一个象形字,表示一种用来捆绑双手的“刑具”,后来逐渐衍生为“逢凶化吉”的意思。在古代,臣子受到皇帝的宠爱,亦可称“幸”,如《史记·蒙恬列传》里说“(赵)高雅得幸于胡亥”,而“幸”字能变成姓氏,就是来源于皇帝的“宠幸”。清朝学者张澍所著的《通志》对“幸姓”就有此类论证“:其先得姓于君,因以为姓。如宠氏、赏氏。”

关于幸姓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其得姓始祖为姬偃。姬偃为周文王的子孙,镇守在朔北、雁门一带,屡建奇功,公元前1019年,周成王为奖励姬偃,便赐以“幸”为姓,封于沧州(今河北省沧州市),史称其为“偃公”或“幸偃公”。从幸偃公的儿子幸仪开始,其子孙以幸为氏,世代相传至今。因为受到君主的宠幸,幸氏一族长盛不衰,幸偃公的子孙世袭其位,传承长达十三代。

随着历史的变迁,幸氏后人不断迁徙,广泛分布到了全国各地,以及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不过,幸姓在中国的人口总数并不多,在中国大陆的姓氏排行榜上未列入《百家姓》前三百位,在中国台湾省则名列第243位。

尽管幸姓的人口总数较少,但史书中记载的幸姓名人却众多。在晋朝时期,幸姓就有一个著名的传奇人物—— 幸灵。相传,幸灵生性寡言少语,但为人十分和气、善良,被人侮辱从不生气,见路上有物翻倒必扶正,就连稻谷被牛践踏了都会去整理,同乡人都笑他痴呆。后来,幸灵治愈了许多瘫痪、将死之人,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神医”,但他从未收取病人的分毫报酬。

除此之外,在历史上,幸氏还有一位影响巨大的教育家——幸南容。唐贞元九年(公元793年),幸南容与柳宗元同中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主管全国教育。因其才华卓越,管理有道,在当时的教育界影响巨大,连唐宪宗对其都礼待有加,称赞其为:“在翰林有论恩之益,兼僚有辅导之功,掌教成均,师道惟严。”公元814 年,68岁的幸南容告老还乡,返回今江西省高安市,建立了中国最早的书院之一“桂岩书院”。因其授业有道,吸引了大批文人学子前来就学,有诗形容当时的情景,曰:“应桥车马驱逐,长途游客如织”。书院培养了一大批才子,据《幸氏宗史》记载,在此书院就读的幸氏学子,就有50余人中进士。幸南容逝世后,柳宗元为其题写了《墓志铭》,唐宪宗亲自派人前往吊唁,并追封他为渤海郡公、开国子,谥“文贞”。受桂岩书院的影响,江西兴起了办书院的热潮,且各朝代都有书院名扬四海。

无论是在公园还是室内,大型盆栽观叶植物龟背竹都很常见,龟背竹因其叶片呈孔裂纹状,酷似龟甲图案而得名。而其植株叶片硕大,为深绿色,表面带有蜡质,能反射出自然光亮,与芭蕉相似,故而也叫“蓬莱蕉”。此外,它还有“铁丝兰”“电线草”“穿孔喜林芋”的别称。

龟背竹是热带雨林植物,喜欢温暖、潮湿的生长环境,原产于墨西哥,最高可长至七八米。由于它能良好地吸收二氧化碳、甲醛、苯等有害气体,对改善空气质量有很大的帮助,因此在南美、欧洲和亚洲地区得到广泛种植。人们除了将其作为盆栽摆放在室内窗台上作为点缀,还常在花园和廊架旁大量种植,使其成为园林绿化植物。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从美国引种了这种植物,在各地普遍栽种,极具观赏价值,并带有“健康长寿”的美好蕴意,所以国内一度掀起了“龟背竹热”。

如今,龟背竹已遍及千家万户,不再是稀罕的植物,不过,人们对于龟背竹结出的果实——蓬莱蕉却知之甚少。提到龟背竹,民间甚至流传着“只能观叶,不能开花”的说法,但事实并非如此,不过部分植物爱好者培植龟背竹20余年,才得以见其抽蕊开花,也实属难得。

每年夏秋季是龟背竹开花的季节,植株从底部抽出数朵花苞,经过两三个月的 生长,花苞逐渐打开,一片黄白相间的花瓣舒展开来,如手掌般大小,花瓣中央包裹着一根嫩黄色的花蕊,形如玉米棒,形态十分别致。

此时,距果实成熟还需一年多时间,其间花瓣脱落,花蕊(即果实)转为深绿色,长20 ~ 25厘米,成熟的蓬莱蕉外壳自然开裂,露出黄色的果肉,同时散发出怡人的清香味。

第二版《室内盆栽花卉》中写道:“据记载,其肉穗状花序可用来做菜食,浆果成熟后也可食用。”未成熟的蓬莱蕉内部呈白色,具有较强的刺激性,会引起口舌灼伤,不能直接食用。熟透的果实则为黄色,去除蓬莱蕉的绿色外壳后,即可见一颗颗紧密排列的果肉,晶莹透亮。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果肉中包裹着一根内芯,绝不可食用,误食会引起舌头和口腔麻木。

食用时,可以用刀小心地剔出果肉享用,蓬莱蕉生食甜美多汁,味道与香蕉和菠萝相似,口感不似香蕉绵软,却分外独特,在其原产地,土著居民将这种果实称为“神仙赐给的美果”。

除了直接当水果食用,蓬莱蕉也可以被制成饮料,或当成蔬菜烹饪。花期时,肥厚的花瓣还可以裹上面粉入油锅煎炸,食用风味尤佳。此外,蓬莱蕉还具有一定药用价值,对治疗便秘效果显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