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bashan Mountains生死72小时

大巴山无人区穿越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绵延千余公里的大巴山系是四川盆地北部的天然屏障,大部分山峰的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山高谷深,陡峭异常,穿行难度极大。而位于重庆市城口县的大巴山则是大巴山系的核心区域,其中保存了大面积的原始森林,鲜有人涉足。

组队重装穿越城口大巴山无人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从做攻略到出发的时间不到一周,时间之仓促、搜集资料之难、准备之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而整个穿越的过程更是我驴行十余年来所经历的最惊险、刺激的一次,一位随行的朋友将此次穿越形容为“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即便是到了现在,每当我回想起那3天的经历,在感受到惊喜、欢乐的同时,仍然心有余悸。 西面与四川省万源市相邻,北面与陕西省紫阳县接壤,因与外界接触较少,村内保留了原生态的风俗习惯,名列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走进方斗村,村内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整个村落的房屋大多是剁木房或石板屋。这些房屋的建筑工艺已有上千年历史,当地人就地取材,从大巴山中采来树木、岩石,沿袭着古法依山就势而建,屋前有篱笆,屋后有修竹,古韵十足。村子的四周围绕着茂密的原始森林。我们在村子里游荡时,热情的村民们为我们送上煮熟的新鲜玉米和热气腾腾的茶水,让我们倍感温暖。

离开方斗村,我们就要进入大巴山深处鲜有人涉足的原始秘境,为了安全,我们打算付费在村中找一位当地人做向导,带领我们穿越无人区。但不曾料到的是,多位村民接连拒绝了我们的请求。此时,远处的山上正飘着乌云,如果下雨,在暴雨中穿越将十分危险,谁也不愿意冒险。几经周折,一位姓王的大哥终于愿意为我们领路。在王大哥家吃完午饭,大家就背上背包朝五包山进发。五包山海拔 2256米,是方斗村境内的最高峰,按照计划,我们当天要登顶五包山。谁知刚走不久,天空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而后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希望。为了众人的安全着想,我不得不改变原定计划,再次返回方斗村中扎营。

前面的队员看距离拉得太远,便不时地停下来等我,大家就这样走走停停,一个小时后,我们又遇到了一道大型的瀑布,清澈的水流从高处飞泻而下,在瀑布底部汇成小溪,缓缓流向远方,溪水明澈,没有丝毫杂质,溪底的石头早已被磨平了棱角,且覆盖着碧绿的苔藓——在阳光下,这条小溪就如同遗落在深山中的巨大绿水晶,纯净而温润。不过,如此美景却不能打消大家的焦虑——前行的路在这里已经完全断了。这时,王大哥跑上瀑布旁的小山坡,用镰刀的背部硬生生地给我们凿出一条路。但是, 这条凿出来的路十分陡峭且泥土太松,大家好不容易爬上去,却又顺着泥土滑了下来,如此反复多次,走得十分费力。更要命的是,我的脚已经开始肿了,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

过了这道瀑布,山路越来越窄,不久后我们终于到了五包山的山脚下。此时,因为脚伤,我的速度越来越慢。队友菲影门一直在旁边劝我:“不要那么固执,把包给王大哥背,明天还要走一天,如果现在就把脚弄得伤上加伤,明天怎么继续走?”我权衡再三,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执拗,把包给了王大哥。上山路上的小树和草基本上都是腐烂的,一拉就会连根拔起或断裂,路上还有很多倒地的巨大树木,大家不得不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中午12点半,我们终于站在了五包山山顶。极目四望,风光绚丽无比:周围突兀、挺拔的山峰尽

野求生》中的探险家贝尔,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