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angerous Hiking through Its No Man’s Land

文 王雪 图 王雪赵志刚金清兵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次日清晨6点,大家就醒了,打开窗户,发现天朗气清,这意味着当天是个好天气,大家兴奋不已,收拾好行装便向五包山进发。8点多,我们正式步入原始森林,回望来时的路,只见四周群峰环抱,脚下沟壑纵横,山村、农田尽收眼底,金色的阳光铺满大地,炊烟袅袅,鸟鸣清越——如此世外桃源般的美景,让我们不由得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叹。我看了一下登山表,上面显示此处的海拔为1600多米,离目的地尚远,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开始在崎岖的林间小径上穿行。40分钟后,我们遇到了第一条小河,由于昨日的大雨,河边的岩石湿滑无比,而且山路曲折、陡峭,大家都走得小心翼翼。随后,我们又遇到了一道瀑布,因为小径近乎垂直,大家不得不背着大包开始攀岩。王大哥看 我们这么辛苦,就先爬上去,再把大家一个接一个拉上去。等众人都上去后,王大哥忧心忡忡地说: “以你们这样的速度,起码还有5个小时才能到五包山。”尽管我很害怕这样下去会耽搁行程,但为了照顾第一次出行的队友,也只能以这样的速度前行。

后面的路上遍布小溪、瀑布,且都是上坡路,我们走得浑身乏力,但中间几乎没有可以停下来喘气的地方。这时,队友们的体力差别逐渐显现出来——王大哥和几名男队员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我跟队友青瓷走在队伍中间,时不时停下来等待已落

收眼底,云雾缭绕在山间,如入仙境,巍峨的大巴山浩浩荡荡地向远处延伸,蓝天与青山相映成趣——我们犹如置身于一幅泼墨山水画中。这样的景致让我们欣喜若狂, 5个半小时攀爬的疲惫一扫而光,大家赶紧拿出啤酒,庆祝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因为昨天的大雨耽搁了行程,休息一个半小时后,大家继续往前赶,以减轻第三天的徒步量。因为队友零三有点拉肚子,另外两人或整理背包,或在一旁等我,所以,我们4个人被大部队甩在了后面。王大哥带领大部队出发之前告诉我们:前面的路没有岔道,只要顺着路走就行。然而,谁也不曾料想,我们4人竟在这荒山野岭迷了路。

为了照顾生病的队友零三,我们一路走走停停。走过一块空地后,开始在密林中穿行,钻完密林后又是一个小竹林。因为大部队没有留下路标,此时,我们已经不知道路线到底对不对,只能凭着感觉向前走。但随后我们就被一个大岔路难住了——究竟该怎么走?我们不停地呼喊,希望大部队能听到我们的求问声。隐约中,我们似乎听见他们说:从左边走。于是,我们开始沿着左边的道路爬上了一座无名山。这条上山的路荆棘丛生,而且静得出奇,不久后,我似乎开始出现幻听,诡异的声音在耳际萦绕不去……

就在我们快要爬到山顶时,忽然听见王大哥大声呼叫我,我忙回答道:“我快到山顶了!”但王大哥却在山脚回答说:“走错了,快下来!”听到这句话,我差点崩溃了:我们已经体力不支,手上全是被荆棘划开的伤痕,而我们辛苦了半天却走了一条错道。无奈之下,我们也只能折返。与王大哥汇合后,他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再往上爬,就是一个悬崖,爬上去了就非常麻烦,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摔下去。我回望山顶,不禁感到后怕。

5月3日早上6点,大家陆续醒来。此时,天空暴雨如注,我们在大雨中整理好行装,拔营出发。因为脚痛,我依旧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而队友悠妹因为昨天的高强度徒步已疲惫不堪,便和我结伴而行。20分钟后,我们遇到了等待的队友青瓷。他说,放心不下我,让我们走前面,他来断后。于是,我们3人慢慢前行,不断上坡、下坡。没走多久,向导王大哥也返回来接应我们,他一边走一边大声喊着:“前面的,沿着沟走,再也不要走散了,遇到危险的地方不要动,等着我来!”这时,队友请叫我机器人在路上玩起了口技,学熊叫和鸟叫,王大哥立即制止了他,说是在这原始森林中,时有野猪、狗熊、锦鸡等飞禽走兽出没,这么做说不定真会把熊引过来。

半个小时后,我们下到了沟底,再往前走半个小时就是大沟河峡谷了。我们行走在铺满枯叶、腐木的河沟里,下滑、下陷时有发生,大家紧张异常,没有一个人说话,

(左右页图)方斗村被称为“大巴山原始村落”,村子山环水绕,房屋均为垛木房或石头房,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宛如无人打扰的世外桃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