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abitation of Lhoba People in South Tibet

文 王成 图 王成 卢海林 胡祖信 齐兴博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从高高的树枝间垂下,轻柔若纱,恍如仙女飘逸的裙裾……森林中,我们不时看到珞巴人居住过的原始木屋,在风雨的侵蚀下,这些由竹子和树皮搭成的木屋早已残破不堪。不过,在屋内还可以看见珞巴人使用过的火塘,火塘里布满深深浅浅的痕迹,似乎仍在诉说着这个部族悠久的传统。

在才召沟最深处的天边牧场上,牧草茵茵,牛马悠闲漫步其间,几座牧人小屋点缀其中,小屋周围奇树林立,相映成趣。既然被称作“天边牧场”,也就意味着这里是才召沟的“尽头”,从这里可近观喜马拉雅山脉中那些绵延起伏的雪峰,而在雪山的那头,就是那条强加给中国人民的“麦克马洪线”了。

1914年,英国殖民者在印度的西姆拉召开会议,强行划定中印边境线,并以当时的英国外交官亨利·麦克马洪爵士的名字命名为“麦克马洪线”,这条边境线将属于中国的大约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划给了印度和缅甸。虽然中国历届政府从未承认过“麦 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但这条非法的边界线却一直存在。1962年后,印度在“麦克马洪线”上拉起了军事隔离铁丝网,生活在当地的珞巴人便被硬生生地一分为二,许多家族被迫分隔两边,致使亲人失散、骨肉分离。据调查,有超过60万珞巴人生活在“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印度非法侵占区,而生活在“麦克马洪线”以北的珞巴族人口实际上仅有3100多人,其中米林县有1800多人。

米林县的居民上山采药,通常在离雪山大约30公里处就只得止步了,想要靠近“麦克马洪线”,必须去政府开具特别通行证,而且一路上要不断接受边防警察的检查。而作为“麦克马洪线”边上的村庄,才召村家家户户都挂着五星红旗,村里还有民兵巡逻队,其重要的职责就是盘查陌生人,防止间谍渗

齿,但箭矢已经很难找到。如今,这些工具早已失去了狩猎作用,却更多地体现着村民们对祖辈生活的怀念。

在才召村村主任达波的家里,我们看到了一张古老的珞巴弓,弓臂的材料取自墨脱的一种名叫“达帕”的翠竹。制弓时,需要将竹子削成所需的长度、厚度,然后以文火烘烤,使其弯曲,边烤边修整,修整到理想的弧度后,再用弓绳固定。而弓绳则用瑞香树的纤维搓捻而成,坚韧无比,6个人都无法将其拉断。这张弓一米多长,一头还装有铁头,猎人在翻山越岭时,还可当作手杖使用。除此之外,达波还保留了一些箭矢,这些箭矢的杆均为竹制,箭头为铁制,至今锋利无比,在珞巴族的历史上,铁器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所以铁制箭头常被回收加以重复利用。当我从箭筒中取出箭时,达波赶忙警告我要小心,因为箭浸过毒液,至今箭头上仍有一层厚厚的白色毒膏。虽然过去了很久,但谁也不知道箭毒是否失效。

就像弓和箭一样,箭毒同样也由猎手亲自制作。箭毒提炼于“一支蒿”“过江龙”等有毒植物。要采集这些有毒植物,猎手只能前往深山,采集前还要向山神献祭,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