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ailing Experience in the Rockies

探访动物旅行者文 埃诺斯·米尔斯 图 Adam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当时我突破一道密集的针枞树,进入一片边缘参差不齐的草甸,就猛然看见一头大灰熊懒洋洋地坐在这片开阔地的对面,背靠一棵孤零零的树。

它的动作、习性、破耳朵,还有灰色中略带褐色的皮毛外衣,无不暗示着它就是那头年迈的大灰熊,它的家园就位于我的小木屋附近的群山中,仅在一周之前,我还在距离小木屋约800米的地方见过它呢!

这头大灰熊专注地观察着附近的什么东西,由于树丛遮挡,我看不见它在看什么,于是我绕了一个圈,凑近一看,才发现一只雌鹿带着两只幼鹿在草甸上欢快地嬉戏。那头大灰熊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它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幼鹿,即便幼鹿挪动了位置,它的目光也没有移走片刻。那头雌鹿看见大灰熊,却对它的临近显得很漠然,丝毫没有流露出惊慌。直到3只鹿悄然走进树林后,这头大灰熊才慢慢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如果这头大灰熊和我一样,在此时远离家园,来探索格雷峰这片荒野,那就是一个很有趣的巧合了。为了验证它的确切身份,我跑出去查看它的足 迹——那些足迹清晰地印在一座大蚁冢上面,从左前爪的印痕来看,它有两个脚趾失踪了。无疑,这正是我的大灰熊邻居。为了抵达格雷峰,它跋山涉水,穿过大陆分水岭,横越无数幽深的峡谷和险峻的山岭,最终和我几乎同时来到这里度假。

在过去的好几年里,它都一直生活在我附近的区域,大灰熊既是一个地区的永久居民,也是天生的漫游者,每一年它都要外出做一些短途旅行,却很少从自己的领地上走出160多公里。为了查明它究竟在格雷峰地区干什么,我上前追踪它,但由于地面上没有积雪,干硬的地面很难留下它的足迹,因此要尾随这个活跃的家伙真的有些难度。

两天以后,在距离营地几公里之外的草甸上,正当我观察几只大角羊羊羔嬉戏时,那头大灰熊突然又出现了,一看见羊羔,它就立即像狗一样坐下来观看。但过了一分钟,它又站起来,嗅了嗅空气,转而向山坡上走去。

来到格雷峰地区的第五天,我再次看见了那头

(左右页图)大灰熊通常会永久地居住在一个地区,但它也是天生的漫游者,每一年,它都会有规律性地进行一些短途旅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