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e Cristo Homestead基督山家园灵异事件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漫长的岁月留给百年老宅的,不仅有历史的厚重与沧桑,或许还有藏在墙角的恐怖离奇的鬼怪传说,尤其是那些发生过惨案或意外事故的地方,世人大多对其望而却步,但也有不信邪的人。在澳大利亚,就有这样一户人家,他们不仅大大咧咧地住在传说中的鬼屋凶宅里,而且一住就是50多年。

这座凶宅名叫“基督山家园”,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新南威尔士州朱尼镇的基督山上,始建于1885年,以一幢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为中心,内部十分奢华,但至今为止,人们传言,有鬼魂在这座豪宅内游荡,甚至不时制造一些意外来吓唬住客,让外人望而却步,避而远之。

对目前居住在这里的瑞安一家来说,这座有鬼魂游荡的豪宅一点不可怕,反而很亲切——这毕竟是他们居住了半个多世纪的家园。

1963年,瑞安夫妇斥资买下空置十多年的基督山家园,当时,他们并不相信所谓的闹鬼传言。但是,就在他们搬进房子的第一天,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尼镇的首富之后,就打算建造一座豪华庄园,作为多年来辛勤劳动的回报和财富与地位的象征,于是,他们在小镇旁边的山坡上建造起今天的基督山家园。

直到现在,基督山家园仍被认为是新南威尔士州最伟大的庄园。作为克劳利家族的象征和当地庄园主的势力中心,这座豪华的庄园就像中世纪欧洲封建领主的城堡一样,坐落在高高的山上,让它的主人站在宅子二楼的阳台上就可以眺望自己的领地。

谁也说不清楚,为了建成这座维多利亚风格的豪宅,克劳利夫妇到底花了多少钱。但光是盖房子使用的砖块,就价值不菲,也确实物有所值——至少,在一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这些砖一块都没有出现裂纹。

保存至今的基督山家园,几乎还是当年的原样。从朱尼镇一旁的公路逶迤而上,穿过一个有着圆形喷水池的庭院,一幢有着绿色回廊的两层红色建筑就矗立在庭院的尽头。虽然房子只有两层,但每层 天花板高约3.65米,再加上几乎与层高相同的高高的屋顶,就使得整个宅子的高度看起来相当可观。

基督山家园的内部设计和装修整体,偏向于那个时代最流行的维多利亚风格:客厅放着有浮雕扶手的实木沙发,同款式的木制茶几上,高脚果盘里一定装着几个应季的水果;客厅的一角,一把摇椅放在壁炉前,吱吱呀呀地摇晃着;厨房里必须要有一张长方形餐桌,上面铺着雪白桌布,放着成套精致的陶瓷餐具,在大宅最繁忙的那些日子,厨房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忙碌的仆人和精美的菜肴;宅子有很多卧室,每一间卧室安放的都是维多利亚四柱床,有的还挂着刺绣的帷帐。宅子后院的车棚里,停放着十数辆老式马车,只是大多已经满布尘土,少数

2007年第八届中国艺术节的吉祥物“楚楚”,是一只可爱的鹿鹤,寓意“吉祥”“长寿”,原型来自于曾侯乙墓出土的青铜鹿角立鹤。这件青铜器立意特别、造型优美、制作精良,是现已出土的战国早期青铜文物中的精品。

1978年,鹿角立鹤出土于湖北省随州市的曾侯乙墓。曾侯乙墓是战国早期的一座墓葬“,曾侯乙”中的“曾”字代表“曾国”,是西周初期周天子分封镇守在南方的重要邦国“,侯”则是他的爵位“,乙”为他的名字。发现曾侯乙墓,堪称中国考古界的大丰收,出土了以编钟为代表的万余件文物,这些文物以其在文化艺术、科学技术上的辉煌成就而震惊世界,作为墓主人的曾侯乙也因此备受世人关注,不过,在史籍中,人们却从未找到任何关于曾侯乙的记载。

这尊鹿角立鹤通高 143.5 厘米,重38.4 公斤,整个器形包含底座、立鹤、鹿角3个部分:鹤长颈圆首,拱背垂尾,双翅舒展,两腿粗壮有力,引颈昂首伫立于一块长方形座板上,头上则插着一对上翘呈弧形的铜质鹿角。鹿角立鹤通身雕琢十分精美:头、颈部分及鹿角上均饰错金涡云纹和圆圈纹;腹、背部饰斜宽道羽毛状纹,中间夹有三角纹、凸形脊纹;翅膀上则有浮雕蟠螭纹和小圆圈纹;座板长45厘米,宽41.4厘米,四边的中部各 有一个壁虎形衔环纽,上饰勾连云纹。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鹤是仙人之骑乘,长寿之象征,是可以避祸消灾并死而复生的仙禽,凝聚了先人希望突破时空限制,借其主宰生死的宗教观念。西汉时期的《淮南子·说林》中称:“鹤寿千岁,以极其游”,在唐代《艺文类聚》中也有记载说:“鹤,阳鸟也,而游于阴,盖羽族之宗长,仙人之骐骥也。”而鹿则是中国古代最有名的瑞兽,被称为“圣王之嘉瑞,礼仪之庆贺,太平之象征,祛邪之天禄”。在古代,人们最初使用全鹿的形象,而后逐渐简化为鹿角、鹿趾等部分,这种简化正是为了能使鹿与其他神祇相融合,从而形成职能多样、力量重叠、法力无边的综合型神祗。所以,鹿角立鹤就是古人在这样的希冀中创造出来的。这尊鹿角立鹤被放置于曾侯乙墓主棺的东北角,据考古学家推测,此器物应该为挂鼓的基座,所挂之鼓为“供逝者呼唤神灵、助升阳气、避灾求福、击之娱神的礼仪之器”——灵鼓,表达了墓主人希冀死后能够得道升天的思想。

鹿角立鹤不仅在造型风格上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更为后人研究西周至战国初期的人文、风俗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价值,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内,并被随州市定为城市标志。

(左右页图)瑞安一家想要揭开家园闹鬼的秘密,开始调查宅子的灵异事件。在那些还没来得及消失的蛛丝马迹中,他们发现了一些悲伤的往事。有证据表明,上任房主克劳利夫妇是一切悲剧的起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