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u Highway

新疆独库公路骑行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在我们的环华骑行之旅中,新疆是最后一站,也最具挑战性,艰苦程度和危险系数不容小觑。骑行路上,我们阴差阳错走进独库公路,却欣赏到终身难忘的美景。独库公路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历时10年建成,其间168人牺牲,堪称“英雄之路”。它起于新疆北部的独山子市,止于南疆的库车市,全长561公里,走完全程要翻越4座海拔超过3000米的达坂,这4座达坂分别对应四种不同的自然风光——雪山湖泊、原始森林、丰美草原和火红的喀斯特地貌。穿梭在神奇与瑰丽并存的大自然中,你永远想不到下一秒前面会出现怎样的风景。

神秘的独库公路是我们环华骑行之旅中最激动人心的一段,一路上虽历经坎坷,但当我们穿过戈壁,翻越天山,走过草原与森林、雪山与峡谷,才真正体会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真正含义。

边的世界丝毫没有积雪,目光所及处处绿意盎然。下山的时候,我们故意放慢速度,细看眼前的景色:午后的阳光温暖炫目,山顶上松树覆盖,松树随着山体的走势高低起伏。这里的松树跟人工种植的全然不同,树干高大挺拔,透着原始森林独有的自由气息,完全不沾染尘世的喧嚣。清澈的溪水从山间蜿蜒流出,溪水流过的大片草地成为马儿的伊甸园。我和阿寂连连称赞乔尔玛风景区的美景。

得镇,我们前往距离独库公路最近的那拉提镇进行补给,接近小镇时被公路两旁山坡上大片的黄色野花所吸引,花朵如颜料一般,被大自然这位画师恣意地倾洒在绿色画布上,如此奔放,如此随意。

那拉提草原离小镇不远,再往前骑行不久就到了。那拉提草原的空中观景草场最为壮美,站在草场上,极目眺望远方连绵的雪山和线条极美的松树,宛若身处画中。草原上有一位新疆老人在放马,成群的马儿在草原上自在地啃食嫩草,我们不由得停下来拍照,这位老人骑马的英姿屡屡出现在阿寂的镜头中。

老人突然骑着马朝我们走来,在马上跟我们说着什么,由于语言不通,双方很难交流,我们猜测他是因为我们拍了他的照片,所以要收钱,这种情形在很多景区都十分普遍。我们无奈地递给他10元钱,但他不要,又手嘴并用地想表达什么。后来我们终于明白,老人是要赶着马去省会乌鲁木齐,看见我们拍照,想付费请我们帮他拍些好照片,然后洗出来邮寄给他。我们表示分文不收,记下他的电话和地址,说有机会洗出照片就寄给他。新疆人民朴实、热情而善良,这是

却没上升多少,这是对骑行者耐力的考验,也无疑增加了骑行者的精神负担。晚上,我们露营在离达坂顶峰还有20公里的一片河谷中,河边还有白茫茫的积雪,在强风中好不容易搭好帐篷,简单吃过晚餐,就躲进帐篷不再出来。

越接近达坂,路往往就越难走,离达坂还有不到2公里就开始出现烂路,作业车不停地从身边驶过,达坂上又有一条黑漆漆的隧道,过了隧道,原始森林再次出现,下山路弯多坡陡,海拔也快速下降。

下完陡坡,来到相对开阔的地带,陡然间看见一波碧蓝色的湖水,这就是“大龙池”了。大龙池面积约2平方公里,在雪山环抱下显得分外清澈与神秘,比蓝天的颜色还要靓丽!在阳光的照射下,蓝色的湖面上隐约透出微弱的绿色,给人疑幻似真的感觉,犹如九寨沟的五彩池。下到湖边,才看清湖边长满了大量金黄色的水藻。

大龙池附近,还有一个高山湖泊,名为“小龙池”,又叫做“南天池”,两者并称为“大小龙池”。这里海拔较低,湖水夏季凉爽,冬季不结冰,每年5月至10 月是最佳旅游季节。本想在环境如此优美的湖边露营,无奈粮食短缺,只能继续前行。

骑行不久,路旁就出现大片森林,森林的土质肥沃湿润,其中肯定隐藏着美味的野生菌。不出所料,在路边的一片松树林下,我挖到一些肥大肉厚的野生菌,带在路上准备晚上加餐。

再往前走,森林植被彻底消失不见,周围山体突然变成耀眼的火红色,红褐色的山体群直插云天,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这里就是库车大峡谷。这条峡谷形成于距今约1.4亿年前的中生代白垩纪时期,岩壁经过雨水与风沙的常年侵蚀,呈现出近乎完美的流畅线条。其迷人之处,不仅在于它的雄奇、险峻,也在于它的幽深、宁静和神秘。

抵达这里,独库公路的骑行就完美结束了,到达库车时,我们已经水尽粮绝,不过这段500多公里的旅程却是我们环华骑行之旅中最意外、最美好的,可以说没有任何一段旅程能与之媲美。

(左右页图)在第一座达坂骑了3天以后,路边的景色已从最初的荒芜变成一派银装素裹,穿过哈希勒根隧道,又瞬间穿越回夏天,目之所及处处绿意盎然。

(左右页图)那拉提草原又名巩乃斯草原,突厥语意为“白阳坡”,优美的草原风光与当地哈萨克民俗风情相结合,是远近闻名的美丽牧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