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想不到下一秒会出现怎样的风景A Hiking over the Tianshan Mountains

文 许婧 图 阿寂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寂寥感油然而生。此时,路边的植被愈加稀疏,直至绿意全无,荒凉四起。

没了先前路途的平坦,越接近巨大的山脉,路就越陡峭、曲折,许久不见人影后,终于在路边看见一个修路施工队正在作业,有工人劝说我们当晚就在工地附近扎营,因为前方还要骑行几十公里,翻越达坂之后才有吃住。我们不想这么早停下,新疆的黑夜来得晚,我们还有很多骑行时间,便谢过工人的好意,继续前进。

一路上,累了就在路边吃点馕饼,补充体力,公路沿着垂直的峭壁在山间盘旋而上,纵深的山谷被星星点点的绿色植被装饰,给了这坚硬如铁、毫无生气的石山些许生命的气象。“独库公路美在哪里?难道就是这些石山?”被路况折磨得疲惫不堪后,我没好气 地自言自语。

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在公路旁的山崖下露营,由于地形原因,这里的风刮得极其猛烈,也毫无预兆,搭建帐篷困难重重,帐篷里放上所有重物才没被吹走。直至天彻底黑下来,狂风也没有停歇,山里的风带着恶意,让人心生恐惧,这一夜,我们几乎没怎么睡过。

第二天清晨起来,风势已经减弱,吃了点馕饼重新上路,没过多久天空开始下雨,风势又骤然加大,更糟糕的是这一段路坡度太陡,驮着几十斤重的驮包根本踩不动脚踏,只能冒雨推车,身体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回想全国一路走来,我们什么没见过,但独库公路上第一座达坂(哈希勒根达坂)的怪气候,却是第一次遇见。

很快雨停了,风势也减弱了许多,30公里的起伏

在乔尔玛醉人的风景中休整两天,再三考虑之下,伊犁的美仍让我们无限憧憬,所以我和阿寂决定先去伊犁,再折返回到独库公路。出发去伊犁的那天早上,晴空万里,谁知没过多久便下起雨来,雨愈下愈大,路上鲜见商店和旅馆,又没有可避雨的地方,我们只能硬着头皮骑行,在暴雨的袭击下,我们很快全身湿透,身温骤降,冻得瑟瑟发抖。就在这时看见一处建筑工地,多次喊话才有人回应。

工地上只有一位大姐,她看我们全身湿透,立刻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还生火取暖,又端来热饭,虽然屋外狂风骤雨,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温暖。大姐煮的菜很好吃,急需补充热量的我们一阵风卷残云,这是在环华路上难得吃到的一餐饭,满足又暖心。我们向大姐细说我们的故事,她聊她的家庭及爱好,大姐是个热爱生活、积极乐观的人,她羡慕我们罗曼蒂克式的长途旅行,我们则羡慕她安逸恬淡的美好生活。

换了身干爽衣服之后,雨也下得差不多了,我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往几十公里外的小镇,便依依不舍地跟大姐告别,约定有缘一定会再见。

夜晚,我们在蜜蜂小镇的旅馆留宿,小镇的黑蜂蜜很出名,当地有各种野蜂

我们骑行新疆期间深刻感受到的。

正式回到独库公路后,再次投入无边的绿色之中。爬了一段小坡后,由于实在醉心于眼前的景色,下午就在一条小河边的树荫下露营。两米开外的地方有新疆人在烧烤野餐,他们临走时赠给我们一些西瓜、馕饼、啤酒等食物。

早上醒来,这一天预计要到达巴音布鲁克草原,巴音布鲁克,多么诗情画意的名字,蒙古语意为“丰富的泉水”。巴音布鲁克位于独库公路第三座和第四座达坂之间,地处天山山脉中部,四周雪山环抱,是仅次于鄂尔多斯草原的第二大高山牧场。

从河边出来,26公里的路程海拔爬升近1300米,温度也随之下降。下午5点多,我们终于爬上第三座达坂,站在山顶,望着巴音布鲁克的一侧,已无一棵树木,远方被绵延的绿色所代替,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山,进入这绿油油的世界。

下山时天空飘落小雨,风变得刺骨,手也被冻得麻痹,无力捏刹车,不时要停下来搓手让血液循环。即使到达了巴音布鲁克的小镇休息区,也没有半点回 温,这里夜晚的气温很低,接近0℃,今天是从独山子出来后最寒冷的一天。这一晚我们露营在雪山融水所形成的小河边,缓缓流淌的河水在无尽的草原中划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这一晚我们与牛羊为伴,与皓月繁星为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