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golia蒙古国光影录A Probing into the Tribe of Tsaatan

探访最后的驯鹿部落文 图 水冬青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Photography of

小时候,每到圣诞节,我总是向往着童话里的圣诞老人,会骑着驯鹿来给自己送礼物,所以一直酷爱驯鹿这种精灵般的动物。长大后,第一次亲眼目睹驯鹿是在内蒙古根河的敖鲁古雅,那里的鄂温克族是中国唯一饲养驯鹿的民族,但现在牧民们大都已从山里迁出,住进了政府修建的新村,所以人们只能看到一些圈养起来供游客观赏的驯鹿。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新疆朋友肖哥与央视记录频道的导演一起深入蒙古国,去探寻一个深藏在蒙古北部边境密林中的驯鹿部落——查坦族,这让我兴趣盎然,并定下了前往拍摄驯鹿的计划。

2017 年5月,按照计划,我和肖哥等11位摄友启程,踏上了探秘蒙古驯鹿部落的旅途。我们的领队是一位网名叫“北上之路”的朋友,这个彪悍、豪爽的汉子从2006年开始,连续11年行走于蒙古大地,对当地的情况非常

熟悉,这让原本有些忐忑的我非常放松,毕竟由于历史上蒙古国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直以来很少有中国游客和摄影人深入那里,所以,有一位资深人士带队,我们的行程无疑会更加顺利。

出发前,我在网上查看了美国摄影师 Hamid Sardar Afkhami拍摄的一组蒙古驯鹿部落的图片,以及一些文字资料。这是我每次外出拍摄前必做的功课,因为只有充分了解当地的历史和文化,才能和那里的人建立信任的关系,方便拍摄。这次出行,我带了两部佳能5D3机身,配备 16-35、70-200、35定焦以及一只50/1.4蔡司定焦手动镜头,另外,还携带了一架无人机,可以从多角度进行拍摄。

从北京到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只有短短2个多小时的航程,飞机进入蒙古国境内后,但见下面大片的草原连绵起伏,5月,草还没有绿,满眼黄色。

为了节省时间,抵达乌兰巴托国际机场后,我

们直接前往库苏古尔省省会木伦市,因为查坦族就生活在木伦市达尔哈德地区的高山草甸牧场,那里也是蒙古国唯一饲养驯鹿的地方。从乌兰巴托到木伦的公路两边是广袤无垠的草场,一栋栋有着五彩屋顶的小木屋散落其中,景色如画。当抵达木伦市中心广场时,竖立在广场上的巨大的驯鹿母子雕像,提示我们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

在木伦市休息一晚后,次日清晨,我们便前往查坦族所在的查干淖尔苏木(“苏木”在蒙古语中意为“乡”)。一路上,天气阴沉沉的,不时有小雨夹杂着冰雹敲打车窗,不一会儿又下起雪来,天地间顿时一片白茫茫。途经蒙俄边境地区的乌兰乌勒国家森林公园时,我们需要在边防站登记护照才能通行。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天空放晴,夕阳将公园所在村庄的木屋勾勒出了一道道金边,村里的孩子在高高的木栅栏前奔跑玩耍,趁着等待放行的间隙, 我在车旁用长焦镜头记录下这动人的画面。

蒙古高原的天气说变就变,离开边防站不久,霞光万丈的天空突然又大雪纷飞,雪中行车本就能见度极低,而随着天色变暗,行进速度十分缓慢,到达查干淖尔苏木时,天已完全变黑。由于奔波了一整天,大家很早便休息了,第二天,我们将从这里骑马进入查坦驯鹿部落。

进入部落需要骑乘身材矮小的蒙古马,这种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皮厚毛粗,据说既能抵御西伯利亚暴雪,也能扬蹄踢掉狐狼的脑袋。而体重较轻的女士则可以骑驯鹿进入,我当然要尝试后者。第一次骑鹿,我只敢在脖子上挂一部广角相机,我把相机设为速度优先,快门速度调为1/1000,以保证在鹿背上颠簸时拍出的照片足够清晰。

这里属于泰加针叶林带,人烟稀少,气候严寒,寒风刮着冰渣子,直往我们脖子里灌,我只好用围

巾把自己裹得仅露一双眼睛,就这样艰难地行进了近4个小时,终于到达查坦部落春季放牧的地方。在蒙古国,只有约200人还在牧养驯鹿,他们分为东西两个社群,我们此行探访的是东查坦的一个放牧区。这是一片密林,林中散布着几座锥形小帐篷,这种类似于中国鄂伦春人和鄂温克人“撮罗子”的居所,以树枝为骨架,以前多以桦树皮或驯鹿皮来包裹,现在大都已改用帆布,帐篷顶部漏空,便于采光和透气。

领队带我进入其中一座帐篷休息,帐篷内生着火炉,炉子上煮着奶茶,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冻得发僵的我顿觉温暖无比。帐篷里住着祖孙三代,看到我进来,女主人热情地招呼我坐下,然后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奶茶和一碟面包。小孙女也不认生,好奇地打量着我,从屋顶洒下的光在她眼里闪烁,非常动人,我赶紧把相机开大光圈进行抓拍。随着拍 摄的进行,我和这家人也渐渐熟悉、亲近起来,在欢声笑语中,我感受到了一种简单的幸福。

到达部落的当晚,通过同查坦人交流,我更加深入了解了这个部落的生活。

查坦人以饲养驯鹿为生,长期生活在寒带的针叶林区,需要忍受极寒的天气。不仅如此,随着季节和气候的变化,驯鹿的觅食地也会改变,所以,查坦人每年都会因此搬迁十多次,而驯鹿就是搬迁时主要的交通工具,它们强健的体魄能够负重在山地轻松行走。

除了扮演交通和运输工具的角色,驯鹿全身都

(左右页图)在大片草场旷野上,那一栋栋像积木似的五彩小木屋,让原本单调的草原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