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sha Islands

西沙群岛科考手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从它目前筋疲力尽的情况来看,被网缠住有几个小时了,再不施救,很难保命。况且它体型大,掠食量肯定大,饿也能把它饿垮了。皇甫博士叮嘱手下,月亮鱼虽很温驯,但在割网时,动作还是要轻,不然它动一动就够我们受的。此外,还要避开水母,不要被有毒的触手碰到。接着又分配了各自的任务,特别嘱咐大家,要听到她的指令后才能去割那些缠在月亮鱼背鳍和臀鳍上的网。最后,叮嘱船长要注意监视鲨鱼。

交代完毕,几个人相继倒背入水。我们乘着阿山的小船,跟随皇甫博士。只见她游到月亮鱼的头部,并没有抽刀割网,而是围着它先游了几圈,又潜到水下察看,再用手轻轻拍了几下它的头。她在水族馆工作过,和动物培养感情是基本课。然后,她的手不断地在它身上动作,为它清除寄生虫。这些寄生虫不仅吸它的血,啃它的肉,还扰得它烦躁不安。皇甫博士一边清除寄生虫,一边将手里的刀轻盈而准确地飞舞着。她又潜入水中,没多久,就扯出一大串网。待头部的网清除干净,月亮鱼先稍稍动了几下,然后就转起身子,恢复了游动的姿态——可是,它这本能的动作却掀起了一股巨浪,我们站立不稳,差点掉进海里……终于,月亮鱼身上的网被全部割掉。

回去后,李老师一夜都在牵挂月亮鱼。第二天清早,她就催促我去找阿山开船。海况还算好,浪高也只一米。旭日刚刚升起。阿山开着船,很快就到了昨夜救护月亮鱼的海域,可我们搜索了好几遍,也没见它的身影,看来它是游走了。“大叔,看那边。”阿山突然朝前方一指,我们终于看见了苦苦寻觅的月亮鱼的全貌。它悠闲地游着,时而扇动一下鱼鳍,像是信马由缰的马儿。那身前身后的水母,犹如点点花朵盛开在蓝色的草原中,仿佛一副壮美的油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