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兹伯里夫妇:一对古稀老人的“长征路”

Dajiangnanbei - -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 - 本刊特约记者郑蔚

1934

国 年的长征不仅仅是象征。中国红军的男女战士用毅力、勇气和实力书写了一部伟大的人间史诗。在我们这个世纪中还没有什么其他事件能像长征一样让人如此神往,也没有什么事件像它一样如此深远地改变了世界的未来。”

这是索尔兹伯里重走长征路后写下的巨著《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的开篇之语。

1984 4 5

年 月 日从北京飞往南昌的索尔兹伯里夫妇,老先生

76 70

岁,老太太 岁。两个半月后,

·

他俩完成了这一壮举,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先生随后写下了有

38

万字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

·

事》,而夏洛特 索尔兹伯里女士

18.6

写下了 万字的《长征日记——中国史诗》。

《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出版后,在美国引起轰动,世界高度关注,先后被译成十多种文字。

“他们简直是‘拼了老命’来重走长征路的”,当年陪同索尔兹伯里夫妇重走长征路的外交部翻译、后来先后担任我国驻新西兰、比利时大使的张援远告诉记者。

“中究竟是什么竟然让这对年逾古稀的美国老人情愿“拼了老命”也要重走长征路呢?

“所有的旅费必须我们自己支付”

“大家都知道,索尔兹伯里最早萌发要写长征的念头是受

·

埃德加 斯诺的《西行漫记》的影

3响。斯诺比索尔兹伯里大 岁,斯

31 ,32诺 岁访问延安 岁写下《西行漫记》,索尔兹伯里为《西行漫

29记》所打动,立此宏愿时年仅岁;但大家不知道的是,索尔兹伯里不同于斯诺。”张援远后来与索尔兹伯里夫妇成为好朋友,他提醒记者。

“索尔兹伯里的个性非常刚烈。他出生在美国中部的明尼阿波利斯,自认有着典型的‘明尼苏达州精神’:愤世嫉俗、多思善问,不随流、不事大,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什么大城市、大权威、大财东、大衙门,统统反对’。他甚至写了一本书就叫《不惧怕,不取悦》。”

早年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化学系的索尔兹伯里,因信奉“明尼苏达州精神”,为学校所不

,19

容。没有读完大学的他 岁进 入合众社当记者。在二战中,他的足迹遍及欧洲、远东的很多战场。在德军的炮火将列宁格勒炸成废墟的日子里,他在列宁格勒的战壕里写下了《列宁格勒被围

20

九百天》,成为 世纪最经典的新闻作品之一。当他获得普利策新闻奖后,明尼苏达大学授予他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他在回校演讲时说,幸亏你们开除了我,世间少了一个平庸的化学家,多了一名杰出的记者。在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之

1972

后的 年,中国的大门也向他打开了,他终于有幸见到了周恩来总理。十多年后,他对此仍记忆犹新:“我注意到,他穿着皮凉鞋,步履轻快,看来是他长征时练出来的。我相信,尽管过了这么多年,他还能在一个早晨打起背包就出发,不歇脚地走一天。那天晚上我和他道别时跟他说,我非常想寻访当年长征的路,和那些幸存者们谈一谈。他在两道浓眉之下,使劲地用我揣摩不透的探询目光看着我,却不作回答。”

但即便如此,索尔兹伯里仍没有放弃寻访长征路的准备。在此后的十多年里,他查阅了大量

索尔兹伯里夫妇在红军长征的出发地于都河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