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 的“真实谎言”

Dajiangnanbei - - 警钟 - □魏斌

“干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认认真真的。别人的东西千千万万不要动,不要贪。”

“大大(爸爸),坏心的事、贪官的事、害人的事,我没做过。我不贪钱,如果贪的话,就走不到今天。母亲我能照顾,姐姐和弟弟我也能照顾。”这是官至副省长的冀文林落马前与老父亲的一段对话。

2013 10

这场对话发生在 年

2

月 日深夜,当时,身患重症、时日无多的老父亲正紧紧拉着冀文林的手,久久不肯松开,他放

5

心不下这一大家子。他有 个孩子,两女三男,冀文林是他们家最有出息,也是他最放心不下的孩子。冀文林从小聪明过人,脑子里也有些许“小诡计”,擅长待人接物,冀父最怕的便是这个聪明的四儿子会贪!冀父的全名叫冀全廉,名字里有一个“廉”字,他也时常提醒儿子做官要牢记廉政。对于他的提醒,儿子每次都会答应下来。这一刻,儿子跪倒在老父亲面前,哭得泪流满面。父亲的手终于松开了。次日

3

凌晨 点,冀文林的父亲离世。

4

然而,就在冀父去世 个月后的一天下午,中纪委公布了一则消息: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2016 3 30

年 月 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以 12

受贿罪判处冀文林有期徒刑100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万元。

忙碌的高官儿子

2012 80

年秋天,年近 岁的冀全廉再三对儿子冀文林说,老两口一辈子也没走出过老家,是不是可以来海南看看他?冀文林从北京的地矿部到海南工作已有好些年,而且现在还是海口市的市长,老父亲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冀文林答应了。于是,在二姐冀翠云陪同下,一家几口人开开心心地来到了海口。

这是冀翠云脑海里仅有的一次全家团聚。来到冀文林住的地方,老父老母吓了一大跳,“为什么是这么大的房子,还楼上楼下的,太大了,这要在咱们村子里,可以住多少人啊……”父亲楼上楼下地观看,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儿子做事是不是太过分了?冀文林说,这是组织上配给他的房子,不是他买的。父亲听了这才放心。

40

在海口的 多天时间里,二老与冀文林在一起吃饭只有两次,时间很短,二老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因为他们只要一开口问他,他就是一副很忙的样子回答他们:“你们放心住在这里就行,我在干什么,我讲了你们也不懂,我真的很忙。”

在他们乡下,冀文林出生的那个村庄——内蒙古凉城县永兴镇西驼厂村里,冀文林一直是 人们心目中的骄傲。他是当地做官做得最大的一个,也是读书读得最有出息的一个。很多高中生和初中生,经常会来他们家问冀翠云,问得最多的就是:“冀文林读中学时,他最爱读的是什么样的书?他心里最崇拜的人是谁?”冀翠云凭着自己不高的文化水平回答常常是这样的——四弟最喜欢读的书是法国名著《茶花女》,他喜欢里面的女主人公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冀翠云说,这些词都是她死记硬背出来的,当年为了两个弟弟去读书,全家人都“牺牲”了,她和姐姐还有最小的刚刚考上高中的弟弟都放弃了进一步的学业,赚钱供两个弟弟去读书。她说,四弟最崇拜

·

的人物是列夫 托尔斯泰的作品《战争与和平》中的主人公安德烈。这是个性格内向、意志坚强、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的人。四弟可能就是照着这个人的模式在做人。但他没有完全做到,“他要是不贪,完全可以成为更优秀的人”。

老父亲在海口的日子里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儿子住在这样的大房子里,会不会经不住外面的诱惑?但他没听到回答,因为儿子一直很忙。其实他们根本不知的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冀文林正在精心地“维护”着他的领导圈子。这个时候的冀文林正忙于海口城市的大拆大建,并且他已在这些大拆迁中,寻找到了“权力寻租的快感”。他从中大把地捞钱,甚至把手伸到了成都和辽宁。

渐行渐远的亲友情

曹裕生是冀文林从小一起玩大的小学同学,他说,自从得知冀文林大学毕业后去了京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