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七十年前的爱国学生运动

Dajiangnanbei - - 历史研究 - 董奇

五〇 1947 5二 学生运动是 年月发生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一场爱国学生运动,与解放区的军事斗争遥相呼应,形成了反对国民党统治的第二条战线,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各地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

十四年的艰苦抗战终于结束,全国人民渴望和平。但是国民党为了维护其一党专制统治,拒绝联合政府的主张,撕毁和平协议,在美国的支持下,悍然向解放区发起进攻,内战全面爆发。随着战争机器的运转,大量财政被用于战争开支,而用于民生的经费日益减少。国民党政府依靠滥发纸币支持战争,导致物价飞涨,人民生活处于极端贫困的境地。大批的教育经费被挪用于内战,导致国民党统治区的教育危机日趋严重。广大教员生活朝不保夕,学生受到失学、失业的严重威胁。大学公费生每天的伙食费只能买两根半油条或一块豆腐。在前线,国民党军队依靠优势兵力,展开全面进攻,被人民解放军挫败,仅孟良崮一役

74就被歼灭精锐部队整编 师。在后方,国民党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日益加深。广大青年爱国学生纷纷起来抗议,全国各地的学 生运动此起彼伏。

1947

年的四五月间,上海、南京等许多城市的学生发出“抢救教育危机”“向炮口要饭吃”的呼声,学生运动的发展极其迅

5 4

猛。月 日,上海学生走上街头进行反内战宣传,遭到国民党特

5 10

务殴打和逮捕。月 日,南京中央大学学生伙食团贴出公告: “每月两万四千元的副食费不能维持到月底。特召开桌长会议共

11

商办法。” 日桌长会议决定,按

2

照月份的标准开伙,能吃几天算几天,吃完再说,看政府怎么办。中央大学学生系科代表大会

13

通过决议,自 日开始罢课,并向教育部、行政院请愿,被称为“吃光运动”。此举得到大量学生

5 13

拥护。月 日,上海医学院学

,15%生体格检查 的学生因营养不良得了肺结核病,一个学生因贫卖血,暴病死亡。学生情绪激昂。中共上海学委决定运动在上医突破,然后推展到国立名校及

15

其他学校。 日,中央大学、金陵

3000

大学等学校的 多名学生到国民党政府教育部为增加教育

5

经费请愿,未得到满意答复。月

18

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学校的学生上街进行反饥饿、反内战宣传。

同日,蒋介石召开临时国务会议,发表“整饬学风,维护法 纪”的谈话,声称要对学生“采取断然措施”;会上通过了《维持社

10

会秩序临时办法》,禁止 人以上的请愿和一切罢工、罢课、游行示威,并授权各级国民党政府镇压人民运动。

谱写在南京的青春壮歌

为了挽救教育危机,京(南京)、沪、苏、杭等地的中央大学、金陵大学、英士大学、交通大学、暨南大学、复旦大学、苏州社会教育学院、音乐院、浙江大学、上海医学院、国立药专、上海音专、吴淞商船专科学校、上海机械学

16

校、同济大学、工商建训班 所

6000

专科以上学校的 多学生,于

5 19 5

月 日在南京集会,决定在

20

月 日举行联合大游行,派代表向国民党参政会及行政院请愿。请愿的内容共五项:一是五月份伙食费应增加十万元;二是全国教育经费须至国家总预算百分之十五;三是专科以上学校应一律公费;四是提高教职工待遇或生活津贴,并按物价指数调整;五是政府指拨外汇交各学校订购图书仪器及科学器材,并简化向外国

9

订购手续。会议决定于当天上午

30

时 分在中央大学操场集合出发,经中山北路、国府路(今长江路)、碑亭巷、成贤街,向教育部、行政院及国民参政会请愿,同时

在会上成立联合大游行主席团,成员各校一名。

20 9

日上午 时,中央大学本部学生先在操场集合,等候其他各校学生到来。此时已知医学院被军警包围,学生不能赶来,后又陆续传来音乐院、金陵大学均被军警严密封锁的消息,但是英士大学、中央大学农医学院和沪苏杭代表赶来汇合了。主席团宣

9 45

布为金陵大学解围。上午 时分,队伍高呼口号,以书有“京沪苏杭专科以上学校挽救教育危机请愿团”大旗为先导,中央大学、英士大学校旗随后,每系科排成一小队,各执系科旗帜及大幅漫画,三人一排,向鼓楼进发。

8 30

金陵大学学生上午 时分即集合前往中央大学,但在校门口被堵,与军警对峙一个多小时后,才得以冲出。但是刚出学校,队伍就遭到国民党军警的冲袭,双方发生冲突,外围枪声四

10 20

起,多人被捕。至 时 分,中央大学的队伍赶来,两方汇合。大队伍在鼓楼绕行一圈后,向中山路进发。此时,大批宪兵警察封锁中山路的珠江路口,同时备有水龙和催泪瓦斯。学生三人一

10 50

排,互扣手臂,缓缓前进。 时 分,队伍抵达封锁线,主席团先是派代表进行交涉,请求通过,遭拒。学生们高呼: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队伍停留一刻钟,交涉未果,群情激愤,最后决定冲过封锁线。主席团一马当先,后续队伍陆续跟上。这时候,警察特务们汹涌地扑了上来,抢夺旗帜和标语,水龙也向着队伍狂喷,游行的学生浑身湿透,跌倒了爬起来再冲。当队伍的前三分之一冲过封锁线时,后面的队伍被冲断了。水龙喷射,警察拿着皮带、木棍站在封锁线上。学生队伍的纠察奋力用头抵住水龙头,学生们又继续往前冲,警察手持木棍,四处追打。有的学生被打倒在地,血流满面,有的被逮捕。现场有两名记者替学生解围,竟也惨遭殴打。救护车被隔离,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学生却无法施救。前后历经两小时之久。游行队伍被隔成了前后两

12

队。前队在 时冲破封锁线到达国府路,这里的封锁比珠江路更为严密。横在学生们前面的有五道封锁线,第一道是杀气腾腾的骑宪队,第二道是玄色军服的防护团,第三道是全副美式装备的青年军,第四道是武装宪兵,第

12 5

五道机关枪队。从 时到下午

50

时 分,学生们在这里与军警对

6

峙了近 个小时之久。

2

下午 时,天气突变,雷声四起,暴雨如注,学生们被雨水打湿,毫不气馁。上海代表团与宣 传组的学生携手高唱《团结就是力量》,相互鼓励。暴风雨过后,沿街群众送来开水。学生们也开始街头宣传,向市民讲解示威的

3

意义。时许,宪兵司令部派人与

7

主席团联络,主席团派出 名代表。代表们先到卫戍司令部,向当局提出释放被拘捕学生、受伤学生由卫戍司令部负担医药费、严惩凶手、撤退武装宪警四项要求。后又见了邵力子秘书长,他代表政府完全接受代表们所提的要求,并表示会将请愿书、反对内战等要求转达全体参政员和国民政府。代表们还决定了游行队伍撤回的线路,照原计划经国府路、碑亭巷、成贤街返回中央大学。

主席团代表归队后,向大家宣布交涉的经过,发表演讲:“我们对同学挨打受伤,遭遇暴力的压制,感到万分痛心,各位同学

要记着五二 这一天!今天的行动,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我们还要用有力的行动,来达到我们的目的,誓为受伤同学复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现在我们为避免无谓牺牲,决定先回校,还有更多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全国同学和我们在一起,团结就是力量,武力是吓不退我们的!”学

6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晚时许,骑宪队开始撤退,向国民参政会门口集中。大雨袭来,学生们经碑亭巷、成贤街回校,沿途张贴标语,高呼口号,口号声震天动

7 30地,响彻云霄。时 分,抵达中央大学,伙食团捐赠面包两千余条,慰问全体学生,沪杭区学生代表捐赠十万元,慰问受伤学生。队伍绕礼堂广场站齐,主席致简短辞后,队伍散去,天色已黑。当日,

19 104 ,500学生重伤 人,轻伤 人

北平的学生上街进行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