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我的小太公

——抗日英雄赵川

Dajiangnanbei - - 缅怀篇 - 孙韶峰

我的小太公孙寅生又名赵川。提起改名的原因,他本人曾1940

说“: 年流落在山西猗氏县境内,要发展武装抗日,不便用自己的真实姓名,便化名百家姓中第一姓‘赵’,以示老百姓之众‘;川’字暗寓长流不息、永不枯竭之意。

1947

年猗氏县获得解放,出任县长兼独立营营长,赵川的名字就不好再改回来了……” 1937 7 7

年 月 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変”爆发,全国的爱国青年纷纷上街游行抗议。正在杭州商行里办事的热血青年孙寅生小太公义愤填膺,赶回上海加入游行队伍。情绪激昂的小太公走在队伍前列,高喊口号,惨遭特务军警殴打、拘留。在看守所里,小太公有幸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在狱中听说了工农红军长征和革命圣地陕北延安。数日后,我的曾祖父拿着银元到监狱赎回他的小弟寅生,答应出狱后严加看管。可半年后,小太公突然失踪。

1938 ,23

年春 岁的小太公与李克农的外甥一起离上海,经香港去了武汉。由李克农亲笔信推荐,他很快进入延安陕北公学,

9

并于 月中旬加入了中国共产

1939 12

党。 年 月,党组织安排小 太公到山西阎锡山七专署教育课任教官,参加了“牺盟会”,秘密潜伏下来。“晋西事变”后,他的身份暴露,上了阎顽的通缉名单。中共地下党员张兵冒生命危险前来通风报信,小太公连夜仓促撤离,和他一起潜入专署的其他同志全部被捕牺牲。他在秘密战线上的直接领导也失联了,小太公举目无亲,走投无路,只好流落于山西猗氏县山区。他昼伏夜出,在荒山野地里啃草根、挖山薯、抓老鼠充饥。有时白天去集镇乞讨,装疯卖傻,暗地里寻找党组织秘密联络站。

某日,小太公在临猗县城一古戏台旁乞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小太公眼前一亮,原来是小太公在延安的同学,真是喜出望外。那同学带他去了一所宅院,见到了中共地下党员谢芷学,后经谢推荐,到一所学校当教员。小太公终于与太岳区的党组织建立了关系,他的上级领导人之一便是解放后从事外交工作的柴泽民。

之前,在一次战斗转移中,组织档案被敌机炸毁,小太公的入党介绍人和同时入党的几位同志均已牺牲,没有人可以证明

1938

他是 年加入中共的。为此,他向当地党组织递交了第二份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书,

党组织重新对其进行考察。鉴于小太公是从延安派出的热血青年,又是从上海出来的知识分子,既懂文化又懂军事,柴泽民在考察期间多次找小太公谈心,要求他在临猗地区创建一支人

1

民武装力量,并答应先借给他

2

支短枪 支步枪,还给他介绍了当地的地下交通员祁英当助手。

在祁英的引荐和帮助下,小太公很快在当地发展了七八名农民积极分子,组成了一支游击队。他们白天教书的教书,干农活的干农活,悄悄收集情报信息,晚上进行军事训练或打击行动。他们在临猗地区神出鬼没,当地的一些恶霸地主和汉奸走狗终日心惊胆战,生怕游击队哪一天突然要了他们的狗命。这支队伍常年活跃在太岳三分区汾南游击区,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赵川游击队”。 1945 8

年 月中旬,中国人民

14

经历了 年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可是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悍然调动胡宗南大批军队,先后北渡黄河,向晋南解放区发动进攻。为了对付蒋介石的内战阴谋,我解放区扩大武装力量,巩固发展解放区,保卫人民胜利果实。太岳军区任命小太公为临猗县(即猗氏、临晋两县合并)县长兼武装大队长。

捣毁伪编村,建立民主政权,是游击队的当务之急。小太公带领队伍从稷麓根据地出发,

200

跨越 里封锁线,进入临猗地区,从牛杜镇西南的上庄村直插嵋阳镇。第二天黎明,游击队就包围了阎伪编村驻地——东堡 村外的大庙。小太公观察了地形之后,命令中队长韩志成带领两个班爬上屋顶,占领制高点,命令彭飞带领两个班去弄些柴草来火烧大门。阎伪兵听到动静,摸不着头脑,以为大兵压境,抱头鼠窜。游击队破门而入,很快占领了大庙。天明后,小太公命令队员们通知村民开大会。他以洪亮的声音讲话:“父老乡亲们,我们是临猗县人民政府。游击队是人民子弟兵,我们是专门反对阎锡山抢粮抓兵,保护老百姓利益的。今后,有民主政府给大家作主,咱们老百姓翻身抬头的日子来了……”这一番讲话,让老百姓愁苦的面容露出了笑颜。

有一次,游击队住在峰仙村时,一名战士的家属报信说“爱乡团”(反动武装)从猗氏上坡来了,已到西里村。小太公根据这一带地形,分析敌人可能是出西里村北门,到东张白村再插向峰仙,占据东北角的有利地形,企图将游击大队压到峰仙村里全歼。小太公带领队伍立即从南庄向西北走,和敌人转了一个大圈,调换了一下位置,占据了有利地形。部队由两挺机枪掩护,兵分两路插向敌人。敌人在一个高埝下架起一挺机枪,妄想反冲锋。小太公命令小队长杨松亭带一个班、一挺机关枪冲过去。游击队员们兵分两路像两把尖刀,从北门直插过去,如猛虎下山,没战几个回合,敌人从南门仓皇溃逃。

仅一个多月,游击队就先后捣毁了罗村、焦家营、马家窑、黄家庄、闫家庄、峰仙、贝支等沿峨眉岭一带的伪编村。伪编村一瘫痪,阎锡山没有了耳目,消息不灵了,催粮派款落空,民主政府 和游击队的影响日益深入人心。游击队在捣毁伪编村的同时,成立民主区政府,扩大边沿区的斗争成果。

1945 12

年 月下旬,游击队打了一场劫粮车的漂亮仗。阎顽临晋县政府派“爱乡团”一个排,押送三四十辆大车粮食去河津,游击队埋伏在北景至高家庄一段的公路上。当车队全部进入埋伏圈后,小太公鸣枪发号,游击队战士像猛虎下山,边打边冲。敌人分辨不出多少人,无心恋战,落荒而逃,来不及逃窜的举手缴了械,三十多辆大车全部缴获。

这么多的粮食如何处置,如果运往根据地,山高路远,有被敌人重新劫走的危险。小太公决定由区长带领区干部就地分粮。当地老百姓生活艰苦,游击队还粮于民,犹如雪中送炭,老百姓和游击队更亲近了。

气急败坏的敌人不断出来搜刮抢粮。小太公获悉后,派队友秦祥林带一支小分队回西埝底村。秦祥林小分队悄悄堵住村公所,正在西埝底村搜刮抢粮的“爱乡团”和北景村驻军一个连队听到包围喊话,经过几分钟的枪战,乖乖地缴械投降。

猗氏伪县长周仰波仗着“爱乡团”有几百条枪,亲自带队到三管庄抢粮。小太公命令部队迅速插到三管庄,南北两路包围夹击,把敌人逼得无路可走,退到村中间的池塘边,仓皇逃跑。伪县长威风扫地,胆战心惊,连马也扔下不要了,逃回县城,从此再也不敢出来抢粮。阎顽征粮刮民,游击队还粮于民,形成了鲜明对比,临猗游击队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均打了个大胜仗。

小太公带领的游击队节节

1946

胜利,使阎锡山恼羞成怒。

15

年春,伪 专署专员谢克俭受阎锡山指令,企图包剿歼灭游击队

72 215

于孤山脚下。敌 师 团巡回在万荣县周家庄、路家庄、东西姚庄一线,以切断游击队往返稷麓根据地的通道;收编土匪雷文清部分汾南特务团,屯驻孤山西北角;还把临晋土匪头子李直轩部安插在临猗交界的峨眉岭北坡上活动。阎顽以为即使不能把游击队歼灭,也必将其挤出临猗地界,赶离汾南。

游击队的对策是:时而公开撤离,给敌人造成错觉;时而又悄悄插入,进行隐蔽袭击;若即若离,使敌人摸不着我们的踪影,而我们却能机警地在暗中注视敌人动静,及时抓住有利战机来惩治敌人。小太公琢磨着粉碎敌人包剿的突破口。小太公想,如果先干掉一股敌人,杀鸡儆猴,反包剿将会出现新局面。

李直轩是晋西南一带有名的土匪头子,在地方上为所欲为,老百姓对他恨之入骨,上级下达了歼灭这股土匪的命令。李直轩获悉后,惶惶不可终日,投靠了阎锡山,被收编为阎的正规军。李直轩仗着阎军后台,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甚至调转枪杆直

1946

接与八路军作战。 年年初,李直轩部与小太公的游击大队狭路相逢,大战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溃不成军退回临猗县。李匪发誓要消灭赵川游击队。

一次,担任道西区区长的杨松亭,擦枪走火脚被打伤,住在黄家庄养伤。小太公到黄家庄看望时,杨说,听他妻子讲,李直轩部下有个叫耿华峰的副官,不想再为李直轩卖命了。根据这一情况,小太公和杨松亭商议,让杨 的妻子做耿华峰妻子的工作,转告他加入游击队。耿华峰准确地提供了李部人员、武器装备、口令、部署等重要情报。

2 13

月 日,游击队的侦察员获得李直轩传递给他朋友的一

15

封信,邀请参加 日在驻地道场村的婚礼喜宴(讨小老婆)。小太公立即召集连队以上干部商议:是去吃他的喜酒呢?还是去提前“道喜”?大家一致同意当晚就给他来个神兵天降。为了确保战斗顺利进行,小

3

太公作了周密部署,确定 名中队长各带一班人,配一名机枪手、一支冲锋枪,分头解决李匪

3

的 个连部。小太公带领警卫班,直取李匪大队部。游击队还做了最坏准备,组织了民工、担架、梯子等,计划万一突击不成,就是强攻也要把李匪全歼。

午夜一点时分,战士们精神抖擞,悄悄行至道场村口。小太公示意大家安静,轻声告诉各中队长:“今晚打一场‘哑巴仗’,没有命令不许开枪,尽可能使用匕首、刺刀。”于是,杨松亭和耿华峰按照预定的计划,径直朝北门李部哨兵走去。哨兵问:“谁?”耿华峰回答:“我,怎么听不出我的声音。”哨兵还没看清楚来者,杨松亭从哨兵后面用一条薄被将哨兵的头一蒙,用绳子捆上了。

小太公直接逼近李直轩住的庭院,警卫班战士拔出匕首,悄悄潜伏过去,干净利索地解决了哨兵。游击队员们破门而入。李直轩及他的小老婆、伪队长和一个小头目,正趴在炕上抽大烟,被吓得目瞪口呆。李直轩是个红鼻子疙瘩,特征明显。小太公命令游击队员把他带走,把村长等人捆了起来。李直轩跪地求 饶,说若能饶过一命,叫他干什么都行。他说他还有很多枪支弹药藏着一个秘密地方,他愿意带游击队去取出来。小太公厉色回答:“我不要你的枪,不要你的人,我今天来只要你的脑袋。”说罢拔出匕首,结束了李直轩的狗命。游击队在李直轩的尸体上附上一张“临猗县民主政府”的布告,揭露其罪行,正告与人民为敌者决无好下场。

村西两个连部,一枪未发被顺利解决了。韩志成带一个中队往东走,哨兵问:“干什么的?”韩志成回答:“大队都出发了,你们怎么还不知道,快走吧!”说话间,韩志成将枪口顶住哨兵的腰上,他不敢作声了。这时,一个出来小便的敌人发现情况不对头,赶紧跑回去抓机枪,游击小队长眼明手快,几步赶上去抓住机枪另一头,敌人乖乖松了手,其余敌人趴在被窝里迷迷糊糊就当了俘虏。

“能打杂牌军一个团,不打李直轩一个连。”这是汾南蒋阎军中盛传的一句话。然而,这支被吹嘘成“不可战胜”的匪军却被小太公的游击队不到半个小时,没费一粒子弹,彻底干净地消灭了。这次“哑巴仗”,共缴获机枪三挺,步枪七八十支。

1946 5

自 年 月蒋阎军入侵汾南解放区以来,赵川游击队坚持汾南敌后游击战争,不断奇袭获胜,经常都是零比二十、三十、四十以上的战绩。他们以无一伤亡,或很少伤亡,换得了较大的胜利,给敌人以歼灭的打击,使敌人无数次的合击、围剿,都告失败,不但汾南顽伪把赵川认作心腹大患,运城、闻喜之地的敌人亦甚感

1947 2 5

头痛。 年 月 日,《新华日

报》太岳版以醒目的标题报道:赵川游击队出奇制胜纵横游击格子网内——创造我敌伤亡零比七十六的辉煌战绩,晋鲁冀军区通令嘉奖号召全区学习。 1947

年,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大转折的一年,由战略防御走向战略反攻的一年,迫使国民党反动派不得不缩短战线,放弃全面进攻,把进攻的重点置于山东和陕甘宁两个解放区。我太岳山区野战军趁“中央军”西调、晋南守备空虚之际,向盘踞在县城里的敌军开火围歼,赵川游击队配

4 15

合大军行动。月 日拂晓,全歼守军,解放了猗氏城。

猗氏解放后,运城守军惊恐万分,胡宗南担心运城孤立,汾

10

南不保,不惜将警卫西安的第

28

旅渡河增援,其主力 团两个营直插嵋阳镇,妄想夺回猗氏。我

22

军野战部队于 日零时,向嵋阳之敌发起强攻。赵川游击队加入作战序列,成为野战军的得力向导。嵋阳镇守军十分猖狂,我野

22

战军部队浴血奋战,到 日下午,敌军抵抗不支,企图从西北方向突围,被游击大队阻击,野战军闻讯增援,最后这股顽军被

10

游击队全歼。进驻临晋之敌第

28

旅部和 团一个营闻风丧胆,立

,4 23

即从吴王渡窜过黄河 月 日,临晋和吴王渡随之解放。紧接着,野战部队直插风陵渡,解放了于乡、水济,一鼓作气解放了

17

晋南 座县城。

1947 8

年 月下旬,运城之敌趁我军主力北上临汾,采取偷袭,突然从北相镇直插过来。由于独立营个别领导放松警惕,以致猗氏县城惨遭敌人践踏。由于

游击大队夺取县城后,拆除了大部分城墙,敌人无关可守,在分区部队的配合下,小太公带领游击大队重新击溃守军,猗氏县城

9

于 月上旬二次解放。

1948

年,临猗游击大队升级编团,编入中国人民野战军序列,参加打太原,后来一路跟着大部队打西安、兰州、青海、四川,后参加抗美援朝。他所带去的这支部队在朝鲜战场上几乎拼了个精光。回国后,组织上委任他为空军某纵队司令,一直干

到离休,后回北京安度晚年。

2004 4 6

年 月 日,百病缠身的小太公,最后不幸被病魔夺去

88

了生命,享年 岁。火化后在他骨灰里取出残留他体内几十年的两块弹片。小太公生前多次要求把骨灰送回临猗,他说要去陪伴那些并肩战斗过的为国捐躯

2004 5 9

的战友们。 年 月 日,临猗县委、县政府以及各界代表千余人,为赵川同志骨灰举行了隆重的安放仪式。

(特约编辑 王克恩)

赵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