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不减当年志传统教育托朝阳

——缅怀新四军老战士肖克围

Dajiangnanbei - - 缅怀篇 - 龚德馨

今1 5

年 月 日,新四军老战士,大江南北杂志社泰州联络站原负责人肖克围因病医治无效,

91不幸去世,享年 岁。肖克围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即使是离休后仍然活跃在对青少年学生和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第一线。

肖克围刚出生,就被地主用两斗小麦强迫买去,在地主家受

1940 ,13尽了压迫和欺凌。 年 岁的肖克围以强烈的求解放心理在家乡当上了乡儿童团长,随后升任区儿童团长,为新四军站岗放

1943 ,1944哨。他 年正式参军 年

20 70入党,在部队 多年,历经 余

1

次战斗,立特等功、大功各 次,

1

一、二、三等功各 次,苏南军区两次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他因手,1964术后半身萎缩,走路困难年离开部队回到地方。 38时年 岁的肖克围带着伤病的身躯来泰州安家养伤治病。他想:我还年轻,我是共产党员,能不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来实现共产党人的坚强信念呢?当时,学习宣传雷锋事迹的气氛比较浓,他想,能否把学习雷锋与革命传统教育结合起来呢?他把这个想法说给了周围学校领导听,得到了赞许和支持。于是,他首先到大浦等周围学校讲述自身经历的战斗故事,介绍革命先烈的英雄业绩,受到了师生的欢迎和好评。

1965

年清明前后,他主动到泰州革命烈士祠为前来祭扫者宣讲杨根思等烈士的英勇事迹。从此,许多机关、工厂、部队、街道居委会都相继邀请他讲革命历史、革命传统。省泰中、一职中、实小、大浦

10

等 多所学校,聘请他为校外辅

1964 2002

导员。他从 年至 年,除

90

年代初因患直肠癌手术休养

36

了两年多时间,坚持宣讲 年,

20

宣讲近千场次,听众 万余人,被命名为“江苏省十佳少先队志愿辅导员”。

1998 8

年 月《大江南北》联络站建立后,为了宣传新四军、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肖克围准备组建宣讲团,变一人讲为众人讲。

9

在他的组织下,很快就形成了

5

人宣讲团,其中有位是抗战时

,3期的老战士 位是解放战争时

75

期参加革命的,平均年龄 岁。宣讲团成立后,他和大家一起学习加强对青少年思想政治教育的文件,共同探讨宣讲团的工作对象、任务、方法。他在会上重点

30

介绍了自己 多年的体会:一要有饱满的政治热情,以正确的思想引导人;二要有良好的形象,不接受招待,不接受礼物,保持两

袖清风;三要有适当的方法,坚持宣讲内容、时间、方法均因人而异。老同志们对此作了认真讨论和补充,形成“一股政治热情、两个不予接受、三个因人而异”的宣讲思路,积极地开展了工作。

形势在发展,宣讲覆盖面在扩大,宣讲团人员在变化。宣讲团必须加强建设,确保与时俱进。肖老他们采取了多项措施。一是增添新人员,保证与时俱进。近几年,宣讲团请进了几位新兵,他们政治素质较高,有政治工作经验,多数有大专以上学历、高级职称、荣誉称号,都热心敬业,无私奉献。二是编写新材料,体现与时俱进。肖老曾率团驱车去海安县雅周镇钱庄村寻访烈士足迹,拜谒钱亦青烈士墓,学习烈士的英雄事迹,回来后立即编写成新的材料宣讲。近年来,他编写的宣讲材料数十

篇。三是采用新方法,如:宣讲后拎出几个重点题让听讲对象讨论;讲述与问答相结合,讲述与唱歌相结合,宣讲抗日内容就穿插唱起抗日歌曲,以活跃气氛;讲述与说快板、唱儿歌、说顺口溜等形式穿插起来。宣讲团成立十多年来,已宣

10讲了近千场次,接受教育的达多万人。宣讲的范围南至泰兴南沙,北至罡杨、华港,东至海安,西至江都。听讲人员对宣讲的反映很好,省泰中在反馈表上是这样写的:“宣讲报告内容翔实,感情真挚,具有较高的教育意义,非常感谢宣讲团为学校的德育工作提供这样的帮助。”

英雄不减当年志,传统教育托朝阳。奉献了一辈子的肖克围同志虽已远行,但他的形象、品格和精神风范,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编辑 易化)

10

值得我们学习。今年 月,我会将召开“新四军与上海”学术研讨会,侧重研讨新四军各部队和各根据地对上海的支持,请大家积极支持。座谈中,童志强副会长还回答了关于新四军历史研究中的相关问题。会后,双方互赠了书籍。

调研组来到皖南事变烈士陵园,代表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向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圈,瞻仰了无名烈士墓、纪念碑廊

76

等。今年是皖南事变 周年,正值清明节来临之际,刘苏闽和马元权的父亲都是皖南事变的突围者,抚今思昔,刘苏闽满怀深情写了一首缅怀死难烈士的诗:八省健儿汇铁流,数千将士赴国忧。皖南浴血留遗恨,重振军威撼九州。弋水西山松柏翠,陵园神道意深幽。雄碑雕塑凌云志,烈士英灵浩千秋。

调研组到达合肥后,与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省政协原主席、省新四军研究会会长杨多良等领导进行了亲切会谈。杨多良对调研组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说,安徽与上海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两地新四军研究会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他充分肯定了开展“新四军与上海”这一课题的学术研讨,并表示应给予大力支持。刘苏闽感谢杨会长的热情接待。他说,这次来安徽感觉是到了家,我们是并肩战斗的战友,今后要进一步加强联系,欢迎杨会长等领导来上海指导交流。他还向杨会长等赠送了书籍。

桂建平常务副会长主持召开座谈会,省社科院、省党史研 究室,合肥、宿州、宣城新四军研究会,《云岭》杂志、铁军艺术中

24

心等单位代表 人出席。刘苏闽首先对各位领导、专家学者的出席表示感谢,他说,安徽省新四军研究会对这次活动很重视,认真准备,周密安排,使我们十分感动。我们是来寻根问祖、学习取经的,安徽是新四军“大省”,也是新四军研究宣传的强省,新四军在安徽活动的时间最长,很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发生在安徽,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七个师,有三个在安徽。安徽的新四军研究和宣传工作经验丰富、卓有成

10

效,值得我们学习。我会今年月将召开“新四军与上海”研讨会,敬请安徽党史研究部门和新四军研究会等有关单位大力支持,欢迎各位赐稿、参加研讨。

省新四军研究会顾问王传厚说,安徽人民与上海人民的相互支持、相互依托,不仅是抗日战争时期,而且包括了解放战争时期、解放以后、改革开放以后,直至现在,上海的许多领导都是从新四军中走出来的。因此,研究这一课题思路要更宽一些。年

80

逾 岁的省社科院研究员唐锡

1978

强说,我是 年开始研究新四军的,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确立的“新四军与上海”这个主题,思路很好,拓展了研究的范围,可以写一本好书。宣城市档案局长蔡长雁介绍了他拟撰写的“叶挺与上海”专题论文的思路和提纲。省新四军研究会理事李茂辉作了“新四军七师暨皖江抗日根据地与上海”的发言,从政治基础、经济发展、文化联系、干部交流等方面进行了阐述。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聂皖辉认为,“新四军与上海”这一课题 很好,对深入挖掘史料、拓展新四军研究和宣传很有意义,也促进了各地新四军研究会之间的交流。他还介绍了安徽新四军研究会近年来的主要工作和取得的成绩。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海瞳回顾了父母亲早年在上海参加革命,又到安徽战斗工作的情况。这些,使大家深受教育和启发。调查组的童志强、陈挥、马元权等谈了自己的收获和感受。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

90

军 周年,调研组一行参观了位于巢湖岸边的渡江战役纪念馆。馆内陈列的众多文物和照片,以及视频和场景再现,全景式地展示了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在千里战线上发动的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历史壮举。该馆为国

2

家级一流纪念馆,建筑面积 万

,2012 4

余平方米,气势宏伟 年月

500

开馆,参观者已达 多万人。

淮南新四军纪念林是由新四军老战士首先倡议,由市党史研究室和新四军研究会共同发起、组织兴建的。调研组在市新四军研究会魏耀民会长陪同下

65

进行了参观。纪念林初期占地亩,种植银杏松柏千余棵,纪念树以新四军将领和老战士、老前辈命名。在山岗的至高处耸立着纪念碑,正面铭刻着“新四军精神永放光芒”,背面是“新四军简介”,记述着新四军浴血奋战、抗日救国的光辉历程。随后,这里又建立了纪念馆,成为革命传统教育的场所。目前,在淮南市委的支持下,周围已建立了人才林、学子林、夕阳林等十多个纪

3000

念林,面积达 余亩。淮南新四军研究会连续两届被评为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集体,老战士代表受到了习近平等中央领导

同志的亲切接见。

定远县藕塘镇是皖东抗日根据地的创始地中心区,当年有

1939 11

“小莫斯科”之称。 年 月,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中原局抵达此地,受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张云逸、政治部主任邓子恢等热烈欢迎。中原局先后在定远召开了三次会议,迅速打开了皖东

1940 3

抗日局面。 年 月,国民党顽军派重兵,从东西两面夹击皖东抗日根据地。定远、半塔集自卫战是新四军首次反顽作战,取得

8

了重大胜利,战后建立了 个县

的抗日民主政权。调研组在定远县委组织部陈部长等陪同下,瞻仰了藕塘烈士陵园,参观了藕塘革命纪念馆、中原局旧址和半塔集自卫战旧址等。

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八分校纪念馆坐落于滁州市天长市高邮湖畔的千年古镇龙岗

300的古民居群中。当年龙岗的多户民宅中,家家都住过抗大分校领导或学员,军民一家亲,浓浓鱼水情。刘少奇、陈毅、张云逸、罗炳辉、粟裕等领导人曾在这里战斗和生活过。抗大八分校

3000办学四年多,培训学员近人,为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根据地建设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又创建了我党我军历史上一个拥军爱民的光辉典范。在冒雨参观抗大八分校纪念馆后,调研组踏上了返沪的路程。大家一致感到,安徽之行,收获很大,深受教育。通过参观学习,大家进一步了解了新四军光辉的战斗历程,深化了对革命老区的感情,提高了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红色血脉的自觉性,增强了搞好新四军历史研究和宣传的动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