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救

Dajiangnanbei - - 故事会 - 徐耀良

194012 13

年 月 日下午,驻苏州的一股日军偷袭“江抗”一、二支队驻地张家浜。“江抗”副司令员何克希当即指挥后方机关转移,并以两个大队的兵力,顽强阻击敌人,双方战斗十分激烈。日军不断增兵,参战兵

200

力 多人。“江抗”援军也从侧翼向日军进攻。

为避免更大损失,何克希决定撤出战斗,并命令一纵队政委刘飞急赴西张家浜,组织部队撤往东张家浜。西张家浜与东张家浜中间隔着一条周店塘河。当地群众冒着枪林弹雨,纷纷揺船前来支援,终于顺利地将一批批指战员送过周店塘河,转移到比较安全的东张家浜。为了不遗漏一名伤病员,刘飞又转身返回阵地,直到确认已无一人,才放心地回到渡口准备渡河。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然枪声大作,从南面冲过来一队日军,封锁了周店塘渡口。北面的日军也向渡口蜂拥而来,刘飞前后被日军堵死,身处绝境,他拔出手枪,准备与敌人决一死战。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河边的观音堂里闪出一位大婶,一把将刘飞拉到观音堂旁边的一个干草堆附近。原来,干草堆在两块石板上,石板下面是一条水沟,因为是冬天,水沟里没有水。这位大婶叫刘飞隐藏在干草堆下面的石板底下,外面用柴草掩盖着,十分隐蔽。

刚把刘飞藏好,从南面赶来 的一小队日军已来到跟前,一个姓王的汉奸翻译只看到一位经常在这里摆渡的妇女,就指着她恶狠狠地问:“刚才这里有不少新四军,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大婶不慌不忙地回答:“刚才确实有不少人从这里经过,到哪里去了我可不知道。”汉奸很凶,指着这位大婶吼道:“如果欺骗皇军,你一家人统统的死啦死啦!后果你是知道的。”大婶心里亮堂着,这个汉奸的话不假,前几天村里有人隐藏了一个新四军伤病员,结果一家老小被鬼子全部杀害了。大婶看到鬼子用刺刀在草堆上乱捅,心里非常着急。为了把鬼子引开,她急中生智,故意装成很急的样子,对翻译说:“有几个人刚刚过河,你们马上过去,一定能追上。快点,我来揺船送你们过河。”

日军来到河边,往河东张望,不敢上船。他们不知河东有多少新四军,恐怕中埋伏。此时,河东响起了猛烈的枪声,原来一纵队司令戴克林为了掩护刘飞撤出故意开枪。日军见前方情况不明,不敢贸然进攻,迅速离开渡口,向北与北路的日军会合。

等日军离开渡口,这位大婶才扒开草堆,把刘飞领进观音堂里安顿下来。刚坐下,刘飞又站起来,感激地说:“我叫刘飞,等到把日本鬼子赶跑后,我要把您老接到家里,为您养老送终。”大婶忙说:“别这样,救你是碰巧。我叫宋阿玲,就住在西张家浜, 只有一个已出嫁的女儿,现在我常年在这个渡口摆渡谋生。”刘飞听后马上说:“我从小父母双亡,您这次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您就是我的亲娘!”就这样,他们结下了母子情。第二天,宋阿玲将刘飞转移到陆巷侄女家,后又揺船将刘飞送到常熟东唐市。临别时,她将丈夫的一件棉衣送给了刘飞,笑着说:“你们都是好人,菩萨会保佑你们的。”当时,她只知道刘飞是一名有手枪的“江抗”干部,并不知道他是一个纵队的政委。

1970

年冬,刘飞夫人朱一专程到吴县西张家浜,找到了宋阿玲老妈妈,并把她接到了上海,陪她游玩了几天。因为不习惯城市生活,也放不下女儿家的孩子,宋阿玲决意又回到了老家。此后,他们“母子俩”再没有见过

1974

面。宋阿玲于 年病故,临终前,她拉着女儿翁菊英的手嘱咐说:“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刘飞家人,一定要把我们的友谊传承

1984 10 24

下去。”刘飞也于 年月

80

日在南京逝世,终年 岁。

2017 1 14

年 月 日上午,刘飞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等晚辈,有幸在苏州革命博物馆与宋阿玲的女儿翁菊英、外孙龚巧根相见并合影,苏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原副会长沈伟东见证了这一感人场面。正如刘飞女儿朱行行所说:“我们来到了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是沙家浜人民给了我父亲第二次生命,沙家浜也是我们晚辈的第二故乡。”第二天,他们一起向沙家浜革命历史纪念馆捐赠了刘飞的生前遗物。

(根据周祖荣、周海根、王泉、翁菊英口述整理)

(编辑 何文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